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四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回忆完这段往事,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抬头看到卿风依然在桌前站着,愣了一下,想起来还没给她安排事情,就开口道:“你暂且和卿音一道吧,我身边不需要有人候着,要是有事我自会叫你们,这段时间你就先跟卿音学些基础的内功心法,回崖后我再选合适你的武功给你修炼。”

    “是。”卿风回答一声,就转身出屋了。

    就要跨出房门的时候,她听见傅烟沉淡淡的声音传来:“正是该玩该闹的时候,就不要拘着自己的性子了,我这里还是安全的。”

    卿风脚下一顿,并不回头看她,只回道:“谢谢。”

    随即转身就出了房间。

    身后传来傅烟沉低低的笑声,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她自言自语的声音:“被人道谢的感觉还不赖嘛。”

    房内,待傅烟沉笑过后,感觉心情愉悦了许多,又将豆豆送来的信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信是她娘从断虹崖内传过来的,却不是她娘的字迹,但她却知道是谁写的,信写的很简洁,只有四个字:我想见她。落款是叶铧。

    那是她爹的名字。

    她一直都知道她爹的消息,听说她娘当初还怀着她的时候,她爹迎娶了飞鹰堡堡主的掌上明珠薛宝怡,为了不委屈这位千金,她娘愣是被她爹改了名分,成了二夫人,奈何她娘出崖时与外祖怄气,封住了全身武功,受了薛宝怡不少气也法还手。

    好在外祖及时赶到将娘接了回去,否则她极有可能会死在她娘肚子里。

    因为断虹崖一直被外人称作魔教妖地,叶铧自从知道她娘是断虹崖的人,就开始冷落她娘,叶家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他自是丢不起这个脸,怕被世人嘲笑,就对外称她娘是他从强盗手里救回来的,世人皆称他有慈悲心肠。

    奈何她娘当时是真心喜欢叶铧,觉得他是为了自己,竟也由着他,因此,她娘在叶家的地位一直都不高,连下人都对她指手画脚,就算如此,她也不觉得有什么,认为他们之间只要有爱就行。

    可叶铧对她从来就没有爱,他不过是看上她娘的容貌而已。

    当年落鸿苑的白霜被称为当世第一美人,听说她有秋水之姿,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美,两年前她曾因好奇去看过已经成为落鸿苑管事的白霜,虽已过去了不少年头,但白霜不愧为当年的第一美人,岁月丝毫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痕迹,反倒是让她增添了许多风韵,仍旧有无数男人为她一掷千金。

    但她娘比之白霜,是毫不逊色的。

    若不是她外祖不许她娘出崖,她娘怕早就是闻名江湖的美人了。在她看来,若不是她外祖将她娘保护得过了头,她娘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叶铧给骗到手了。

    但这都是他们上一辈的事,也轮不到她再去评头论足。

    只是崖里的规矩着实严苛,她从出生到现在,已有双十年华,却只出过崖几次,除去第一次的三年时间,之后的每一次都只有短短数月。这次若不是叶铧提出要见她,她须得立即回崖的,不过自她娘回来之后外祖就不许他们再联系,也不知道这次娘是如何说服外祖的。

    断虹崖每隔几十年会换一套守则,新的崖主具有重新制定规则的权利,本来她这次出来是为了继承崖主之位一事,等她真正继承了这个位置,就不用受崖里的规则所控制了,到时候她所制定的守则就是断虹崖的新制度。

    待她回过神来,已到了夕阳西下的时间,海上看夕阳自有一番不同的意味。

    傅烟沉感觉自己在屋内呆的有些久了,就让莫叔将晚饭布置在船的甲板上,准备看着夕阳好好吃上一餐。好改善自己的心情。

    莫叔已年近60了,但因身怀武艺而并不显得羸弱,他常年在外活动,整个人有些瘦小,大概是在海上给晒的,整个人都十分黝黑,而他又留着一把白花花的小山羊胡子,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此时太阳差不多都落了一半了,就像浸在水里的一个发光的大球,将海面都染上了金黄的颜色,衬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着实是让人赏心悦目。

    “诶,小姐快看,那边有一群大鱼在跳呢!”卿音兴奋的声音从船舷边传来,卿风也好奇的凑了过去。傅烟沉也有些新奇,这也是她第一次乘船,出来办事时她是走的陆路,回来的时候想着时间还够才决定走水路的。

    这些鱼看起来十分可爱,个头很大,一直跟着他们的船跳跃。“这种鱼叫豚,传说在海上看到这些鱼是很幸运的,它们是能保人平安的鱼哟!”最有经验的莫叔说到。

    傅烟沉一群人觉得能看到这些鱼真的是难遇的一件事,决定多欣赏一会儿,就俯身在船舷边上,一派惬意的欣赏起来。此时卿风和卿音在离她较远的船尾处。她看着夕阳下的海面,又思考起了叶铧见她的目的,一时间又陷入了沉思。

    这些豚随着船行进了一会儿,渐渐地离开了她们的视线。

    就在傅烟沉正准备回船舱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了一丝奇怪的气息,这气息隐隐约约,似有似无,夹杂着一丝杀气,像是弥漫在整个船上。

    傅烟沉站定不动,装作依然沉思的样子,立即扫视起水下。但她并没有看到什么人的影子。

    她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什么事儿,转身对卿音和莫叔做了一个向下的手势。卿音点了点头,抬手点住还在看夕阳的卿风的睡穴,将她平放在甲板上,转身跳入了水下。傅烟沉站在船舷边,凝视水下,不一会从船下开始弥漫出一团一团的血水,像是这艘小船受了伤一般,血水以这艘船为源头,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卿音拍水而上,手里提着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男人。

    “奶奶的,这个人不知道穿的什么,滑溜溜的,害我抓老半天抓不住,差点就让他跑了!”

    “你,你们要对我做什么?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穿着奇怪的男子说完后为了体现他坚定的意志,还特意挺了挺并不壮实的胸脯。

    “小姐,我看这个人这么倔,不如……嘿嘿。”卿音一脸奸笑,双眼发亮,似乎有什么提议。

    傅烟沉转头看了看那个男人,只见他明显的抖了一抖,就觉得好笑,明明他们还没说什么呢。突然很想戏弄他看看,就接着卿风的话说:“那就你来吧,记住不要弄死了,等会儿不好收拾”,又看到这男人不停点头,好像很赞同她的说法,于是她又做出灵光一闪的样子道:“哦,对了,这是海上嘛,死了可以喂鱼”,又一幅懊恼的样子“看我这脑子”。

    再转头看这男子,一副被霜打了的茄子的样子。再道:“我听闻十指连心,不如将他的指甲盖一个一个的拔下来,再将这些手指放入烈酒之中,看看传闻是否真实。”

    卿音得令立即捋好衣袖,一脸奸笑的慢慢靠近这男子,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这男子时,这个男人突然大吼一声:“我招!”

    这一声吼将船上的人都镇住了,卿音停住手捂住自己的耳朵,默默地退回到原处。傅烟沉看着这个男子用一幅“这不是我愿意的不要怪我错的是这群变态不是我”的痛苦表情说出他所知道的事。

    这男子原来是江湖有名的飞鹰堡的旁系子弟,名曰薛战,因为某些原因,他爹娘皆死于族中长老之手,他悲痛之下决定离开飞鹰堡历练一番,打算回去为他爹娘报仇,机缘巧合之下就进了这个杀手组织,没多久就接到了来杀她这个单子。

    “早知道你手下这么厉害打死我都不接这个单啊,谁说的你只是个又丑又弱的蠢女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