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三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江湖传闻傅烟沉以一人之力对战二百二十六位凌云山土匪,大败匪类,截获土匪囤积的粮食,还于难民,救上万难民于水火之中。

    卿风以前在茶馆门前乞讨的时候,其实听茶馆里说书的大叔讲过这么一段故事,那大叔是当年从那一场天灾中逃生的人,他的故事自然是可信的,大叔说当年去沂州的其实不止她一个人,还有一位白衣少侠,与她差不多年纪,据说是她的情郎,除开那次,之后她每每被人看到,身边都带着这位俊俏非凡的情郎。

    想了想,今天却不曾见过这位大侠。

    卿风又偷偷瞄了傅烟沉一眼,却见她半倚在椅子里,看似牢牢的看着手里的酒杯,实是已经陷入深深的回忆里。

    傅烟沉的回忆,自然和外界所传道的又有些不同了。

    她之所以去沂州,当然不是如外界所说的那样专程赶去救助百姓的。慈悲之心她是没有,反倒是这害人的心,她是大大的有。所以当梨子与她提及这个话题,感叹天命无常,旦夕祸福的时候,她心里其实不过是在想,今晨的早点口味倒是不错。

    所以当她到了沂州的时候,即使带了足够多的干粮和钱币,多到她和容裳两个人都用不完,即便是拿去打了水漂,也没有想过要给沂州的难民分一点儿。

    那几年刚好轮到断虹崖继任掌门大选。断虹崖居住的大多是江湖上归隐了的前辈以及穷凶极恶被朝廷追杀的魔头,还有些是惹上江湖仇家到此避难的武林家族。但因那些德高望重的前辈不愿出世,被追杀的人也不愿透露自己行踪,因此世人以为断虹崖是专收魔头的组织,实在是与魔教相差无二,但崖里的人懒得解释,也一直由着世人瞎掰。

    傅烟沉从小是由外祖带大的,她从没见过她的父亲,但这件事母亲一直没有瞒过她,她知道父亲是谁,也知道他在哪里,只是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见,所以一直没相认。崖主是她的外祖,她听崖里的佘爷爷讲过,当年她娘因为她爹的事和外祖闹掰了,一气之下出了崖,和她爹生活了几年,后来他们听来崖里做客的白老头说娘过得很不好,外祖就把她接了回来,那个时候她娘正好怀了她。

    她从小就备受崖里父老乡亲的疼爱,小时候掏鸟蛋摸河鱼,上房揭瓦,恶作剧没少做过,大家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对女红什么的不感兴趣,却独独喜欢舞刀弄枪,但因为外祖深感对她娘教育失败,才害得他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女儿瞎了眼似的看上了她爹,因此决心吸取教训要把她养成个大家闺秀,所以她也被迫读了不少书,也学了好些年的琴棋书画,崖里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倒是常教她习些内功心法,各派武功她林林总总也差不多学了个全。

    因着她外祖的关系,再加上她武功的造诣着实已有一定境界,更何况也没人愿意做什么掌门,这崖主的位置本来就是她的,但是这个过程就算再水,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也是不能省的。

    其中有一条,是需要继位者出崖磨练一段时间。

    恰巧出谷前两日她的小跟班梨子不知从哪儿听说用茶泡脚可以活血养颜,她深觉自己虽然还年轻,但也应该注意一下,不是说保养要从娃娃抓起嘛。于是,她趁着崖里钱爷爷出门遛弯的时候把他收藏多年,宝贝的跟心肝儿似的珍贵茶叶一股脑儿的泡了脚。

    此事之后的两三日,她一直没有见到钱爷爷,直到她出谷的那天,全崖的人都去送她了,也没看到他。听说他还在她留下来的洗脚水前发呆。

    她心里挺内疚的,在江湖混迹了快到一年时间,她接到消息说沂州的凌云山产一种世间最为奇妙的茶叶,只能在月下进行采摘,产量极少,其味似苦实甜,清香扑鼻,令人回味无穷。本来这沂州天灾,茶叶也应该没了,但她花了大把银子,从夜未央那里听来一个消息,说是凌云山上的土匪们还藏了一些,就等着天灾过后赚一笔。

    她想着带些回去赔给钱爷爷,这才动身去了沂州,却不曾想刚好让她撞上三年来的第一场大雨。土匪藏的粮食能有多少,又如何能救得了这样多的灾民?这场大雨才是救命的东西啊。

    所以说传言害人,她后来听到江湖传闻,深感以前外祖与她说江湖中卧虎藏龙这话着实是有一些道理的。

    其实初出江湖的时候,傅烟沉嫌自己名字不够响亮,所以从来没在外人面前说过自己的姓名,就是有人问起,她就说:“你就叫我姑娘吧。”简单又方便,就是容易撞名,毕竟大街上叫姑娘的太多了。=.=

    后来在去沂州的路上,她路过婺江的时候,决定留宿一晚,稍事休息,但因她选的是近路,所以都是在山间赶路,虽然山里偏僻,人烟荒芜,她也没怎么在意,但此季正是梅雨季节,山中不一会儿就下起蒙蒙细雨。

    雨下的并不大,山中景致实是优美,她一时没忍住,就摘下一片树叶,吹起曲子来,一时间山林里都回荡着曲子悠长的声音。奈何她正吹得动情之时,一坨庞然大物突然从天而降,正正掉在她面前。

    那是她与华容裳的初次见面。后来她无数次的回忆起这个场景,觉得那个时候她真应该忍住,不吹曲子,那样或许就没有后面的许多烦心事了。

    她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就看见一袭白衣的华容裳喋喋不休的跟她做自我介绍,她迷迷糊糊的听了好半晌,才听明白他说他是到婺江来捉老虎的,她又想了想,婺江这地方好像是号称没有活物的,不说别的,她来这半天了,也没听到一声鸟叫。她当时后退了两步,觉得此人大概有病。

    他看起来十分兴奋,可能是因为在山里呆久了没见到一个活物的缘故,说起话来都刹不住嘴,等他讲得有些累了的时候,天都暗下来了,傅烟沉已经烧好水开始煮蘑菇了。他眼睛一亮,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坐到火堆旁,问道:“诶,你叫什么名字?”

    傅烟沉偏着脑袋想了想,说:“你就叫我姑娘吧!”

    “噗,这也能叫名字,你不会告诉我你姓姑名娘吧?”趁着傅烟沉说话的档,华容裳偷偷的喝了一口蘑菇汤,却在听完她说的话后一口给喷了出来。

    “哦,”不过一会儿他又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又用同情的口吻对她说“你难道是孤儿?因为从小被父母抛弃所以没有名字,还是,你的父母在你年幼的时候不幸去世,其实你们家本是某个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因为得罪朝中权势或者江湖流派而被满门追杀,你父母拼死救下了你,却逃不过死神的魔爪,最后双双死在了敌人的刀下,啊,多么感人的故事,多么让人唏嘘的过往!”

    此时华容裳一脸兴奋还夹杂着同情,似乎这个故事真的感人至深,他的眼角竟然还挂了一颗泪珠!

    傅烟沉又退了几步,离他更远了些,觉得此地着实不大安全,正准备逃之夭夭,奈何她刚转过身就被华容裳叫住。

    “你要是没名字的话,我来给你取个如何?”

    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竟愣在那里,想了想,娘说脑子有病的人惹不起,她觉得他不只是有病,简直是病的不轻,就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好……好吧。”

    于是后来她就叫雨音了。

    这个名字其实取自御音的谐音,是指她御音之术颇高,恰逢当时天有小雨,便取了雨字。

    后来她才知道,华容裳本是在树上睡觉来的,如果她不是一时兴起在树下吹叶子,他也不会醒过来。

    知道这件事后她简直想狠狠地扇自己两个大耳瓜子,奈何下不了手,也就认命了。

    之后华容裳就死皮赖脸的跟着她去了沂州,本来她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名字,奈何每当有人问及她姓名的时候,华容裳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上去为她做自我介绍。于是这个称号就传了出去,反倒是她自己的名字,知道的人倒没有几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