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鬼神盗墓系统 第37章 王一飞

时间:2018-06-14作者:师兄附体

    一举获得科目和科目的双料第一,石天在众学员的注目礼中,走出了华夏盗墓研究所。

    这时,石天接到一个电话。

    “石天,你现在在哪?”

    是金曼玲的声音。

    “曼玲啊,你猜我考了多少分?”石天很臭屁地道。

    “别臭屁了,才拿了两轮的第一而已。拿到资格证再来显摆不迟。”

    金曼玲的声音显得云淡风轻,这语气给了石天当头一盆冷水。

    “啊……你怎么知道的?”石天被呛得不轻。

    “不要低估了皇朝集团的能量,我们在研究所可是有内线的。”金曼玲很傲娇地说道。

    这搞得石天很没有心情。他原以为,金曼玲听到这个成绩会惊叫什么的。

    “你不为我高兴吗,你不觉得考很难吗?你知道考官怎么说吗,二十年来没见过我这样的考生……”

    “你快来,我这有急事。”金曼玲的声音很焦急,打断了石天的说话。

    呃,这个金曼玲,很没有礼貌啊。

    石天可是一点也不急,慢悠悠地道:“现在我也有内线,根据可靠情报,盗墓师可是很抢手的职业。作为未来的高级盗墓师,你要请我,可是很贵的。”

    石天的话声,有点坐地起价的味道。

    金曼玲无语,严肃道:“只要是人才,皇朝集团绝对会根据他的水平提供薪水。”

    “你放心,老子是人才中的人才。”

    挂了电话,石天直接打车去了皇朝集团。

    金曼玲办公室门口。门关着,里面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一个男子声音道:“一顿晚饭而已,曼玲,以咱们表兄妹的关系,这点面子都不给?”

    “我今天有重要的客人,改天吧。”金曼玲很委婉地拒绝。

    那个男子就冷哼了一声,“客人?我就是你最重要的客人。没有我,你们皇朝集团能有今天?”

    听到这个,金曼玲一下子就毛了,“王一飞你记住,没有我们皇朝集团,你同样没有今天的成就。”

    二十年前,国家经济还不发达,考古只是个烧钱的玩意儿。金曼玲记得那时老爸收藏了一批明朝官窑青花碗,批发元一个都没人买。

    这十年来,皇朝集团的确上窜得很快,成为地方上古玩行业的龙头。

    这其中,王一飞虽然出了力。但是,他也捞了不少。

    非要说谁成就了谁,这不废话吗?

    “行行行,我们是互相成就,行了吧。”见到金曼玲来了脾气,王一飞怂了,“表妹,你是技术研究部主管,我则是风水信息部主管,我们皇朝集团的两大巨头会面,何等大事?有什么客人都推掉吧……”

    这个男人名叫王一飞,二十年前在老家跟一个风水道人做道场,算是有点本事。十多年前被金德昌挖过来,从风水顾问干到部门主管,算是公司元老之一。

    此时,石天在门口听得明白,金曼玲称自己为“重要客人”,很器重的样子。

    但是这个王一飞,口气比脚气大,居然要把他这个重要的客人推掉。

    可气。

    从门缝中望进去,这个男的二十多岁,戴着眼镜,穿着得体的西服,头发抹得油光发亮,显得非常的精明。

    金曼玲坐在老板椅上,王一飞就站在她身后,一双眼睛贼咪咪的。

    以石天的推算,王一飞可能正在偷看金曼玲的沟。

    有了这个想法后,石天莫名的觉得不舒服,一推门就走了进去。

    进去后,也没跟金曼玲打招呼,就直接坐在了会客沙发上。

    王一飞看见石天走进来,还以为是金曼玲新请的茶水员,一下就火了。道:“小瘪三,没看见集团的两大巨头正在谈大事?给我滚出去!”

    石天已经预料到王一飞会发火,因此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反而盯着他们俩的头。

    巨头……什么意思?

    他直接问了出来。“两大巨头,请问是什么意思?”

    “巨头就是……”王一飞也是醉了,心想金曼玲居然请了一个文盲。正想解释,忽然发现自己也不是很懂。况且,对一个茶水员何必解释?“滚出去,你不配跟老子问问题。”

    石天也正在端视着他。

    “巨头。你的头很小嘛……”石天又看了看他下面,道:“下面的头也很小。”

    王一飞穿了条紧身的西裤,但没有什么凹凸,因此石天认为他很小。石天就算穿很宽松的裤子,那部位也顶得神气的。

    王一飞一听,气得脸都绿了。他那地方确实很小,被自认为是缺陷,但没想到石天会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你被开除了,滚出去,滚出集团!”王一飞嘶吼道。

    这时金曼玲说道:“他没有被开除。他就是我在等的客人。”

    金曼玲的语气很严肃,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王一飞眼镜都差点掉下来:“什么?这个是你的客人?”

    他看着石天。这小子土的掉渣,穿着几十块钱的衣服,鞋子上全是污泥,怎么也不像重要客人的样子。

    “哦,对了,这就是你在古墓里就是碰见的这个小瘪三对吧。”王一飞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说是谁呢,就为了这个屎一样的小子,你居然不理我了。最近连电话都不接。”

    王一飞再看了看石天,眼神愤懑。

    金曼玲留学美国镀过金,在王一飞心中,是白天鹅一般的存在。而眼前这个土包子,简直不能跟金曼玲有一丝交集才对。

    金曼玲生气道:“王一飞,请注意你的用词。”

    “曼玲,我可是好心提醒你。现在外面的骗子又升级了,经常装作傻不拉几的农民骗取别人的同情,等你入坑,可就晚了。”王一飞言之凿凿,又望向石天道,“小瘪三,你骗术很高明啊,居然把我们金大小姐骗了……”

    石天坐在沙发椅上,很是郁闷。他本来就看王一飞不爽,还被他左一句瘪三,又一句骗子。

    很郑重地说道:“我不是骗子,我有本事。”

    他的话简短有力。

    王一飞就愣了,没想石天能来这么一句,呵呵了:“行啊,能装啊。你有什么本事,给我瞧瞧。”

    王一飞再看石天,决定了,今天就给这小子喝一壶。

    不过石天也是这么想的。

    “我的本事可不是给人看的。不过你一定要看,我也可以给你展示一下。”石天很平静地说。

    “哈哈,骗子都是这样,逢人就说自己有本事。来呀来呀,快展示来看看。”

    “彭”……

    石天直接一拳,打在王一飞的鼻梁上。

    王一飞立刻就倒地了,鼻血流得一脸都是。爬在地上哼哼。

    “不好意思了,我的本事是很多的。但是能在这里展示的,也就是拳头了。怎么样,够硬吧。”

    石天很解气地说道。

    爆发之后,终于爽了。石天捂着拳头,感觉心头一震舒畅。

    金曼玲一看动手了,第一反应是上去劝,但转念一想,觉得反正事情都闹大了,索性随便了。

    坐在老板椅上一言不发。

    王一飞本来还在地上呼痛,等着金曼玲来安慰,没想到表妹居然这么绝情。爬起来想要干石天,但敌我实力差距大。

    恨恨地指着石天道:“有种你给我等着,老子不喊人来弄死你。”

    石天听他这么说,就坐到沙发上,看看表:“我就坐在这里,不过只等你半小时,因为我饿了。过后就是我的晚饭时间。”

    王一飞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金曼玲看见王一飞终于走了,长出一口气。

    今晚确实有重要的事,不然也不会叫石天赶过来。皇朝集团虽然大,但人才还是紧缺。想来想去,金曼玲还是觉得石天最适合。

    而且不知为什么,有石天在身边,她总觉得能更心安。

    很麻利地到更衣室拿了一套西服出来。“把这个换上,等会跟我出去。”

    石天一看,是西服。

    进口羊毛的料子泛着柔和的贵族光泽,剪裁相当得体,就算揉来揉去也不出一丝皱纹。

    “这衣服不错啊,得好几百吧。”石天像个农民似的摸着西服。举起来迎着灯光看细节。“这手工没的说,比我缝得还好。”

    金曼玲被他的一副贱相给打败了,“几百?再加两个零。”

    “什么,要几万……”石天的眼睛瞪得比牛大,摸着西服,跟摸宝贝似的。

    他穿过最贵的就是一百块,那是他盗了一个将军墓,用一把残剑去跟一个小摊贩换的。不过由于是物物交换就没砍价,很可能那件衣服只值,或者是也说不定。

    “我会从你工钱里扣除的。”金曼玲很镇定地说道。

    石天差点没一跤跌到地上。老子还没领工资,就已经负资产几万了?

    “而且你已经摸过了,上面有你的指纹,不能退了。”金曼玲看着他的表情,很享受地说道:“快换上吧。”

    石天懵逼。

    但他也不是个拖沓的男人,很快就决定了。

    “衣服就像女人,既然你这么贵,那我必须试试你了。”石天嘴里嗫嚅道。就开始脱衣,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

    金曼玲没听见他说什么,见他要脱衣,惊叫道:“你就在这里脱?”随即说道:“好吧,你就在这里换,换好了我出来。”

    又偷瞄了他的八块腹肌,随即自己躲到更衣室去了。

    里面有她的内衣什么的,要是被石天看见可就糟糕了。

    等到石天换好衣服,金曼玲急匆匆地拉着他就走。但石天不肯:“我还要等你表哥呢。”

    其实石天经常认怂。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在金曼玲面前认怂。

    王一飞既然喊人去了,石天就必须在这里等他,不然岂不是让她看不起?

    金曼玲也是服了,看看时间,都快来不及了。

    今晚这事很重要,关系到未来几年集团的发展方向,可是一点不能耽搁。

    道:“我表哥经常说话不算数,你等也是白等。而且你现在穿着这个,怎么跟他打?”

    石天一看,身上好几万的衣服,确实挺可惜的。“好吧。不过下次见到你表哥要跟他解释清楚,可不是我不等他。”

    (本章完)</>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