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49章 相怜天涯同路人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乱世引摇摇头,他不清楚卫翎霄为何要来,这般不合时机。莫非卫翎霄也想探水暮颜的话?乱世引这样想,随后他笑道:“不过是一起聊了两句无关要紧的,没问出什么。”

    “哦。”卫翎霄点点头,她清楚乱世引的性子,想要从他这里套话几乎不可能。

    而后乱世引转而问她:“你觉得她如何?”

    卫翎霄勾唇一笑,乱世引说出的话永远都像是经过精密计算的,她笑他还是改不了这习惯。

    而后卫翎霄淡淡说道:“只是不似寻常公主一般罢了,倒是通身的江湖之气。”

    “嗯,是这样。”乱世引点点头,而后将壶中酒倒尽,饮下。

    卫翎霄见他眉间忧愁几许,知道他又在想往事,于是劝道:“少想点,神伤太久伤心伤身。”

    “好。”乱世引淡淡一笑,眉宇间那一抹忧愁却还是未能减却。

    不一会儿,水暮颜便回来了,身后十个侍女皆一人抱着两坛酒。

    卫翎霄见状笑道:“这么多酒如何喝得完?况且你大病初愈,不宜多饮。”

    水暮颜示意侍女放下酒坛子,侍女随后离去。水暮颜拿起一坛开封,酒香四溢。

    水暮颜拜上三只碗,倒满酒,一脸兴奋说道:“喝酒便喝酒,其余都不要管才是。莫不是卫大人心疼这点酒了?”

    卫翎霄大笑:“哪里的话,你若喝得下便喝,尽兴才好。”

    “我先干为敬。”水暮颜端起一碗酒,豪爽的对着卫翎霄敬了敬,一饮而尽,而后又敬了乱世引一碗酒。

    见水暮颜喝得这样豪爽大方,两人兴致也来了,便都一碗又一碗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卫翎霄不胜酒力,有些微醉。眼神开始迷离,却喝得格外尽兴。

    卫翎霄忽然说道:“有没有什么可以助兴的?这良辰美景,美酒在手,岂能暴殄天物?”

    水暮颜也喝得有点多,趁着这良辰美景,她也舍不得浪费,况且,到了夜里她总忍不住要多想。

    她大笑道:“在下不才,音律不通,却也还能弹奏一曲,如若不弃,我便为两位大人献上一曲。”

    “好啊,来一曲。”卫翎霄点点头大笑。

    水暮颜幻化出赤子鸢,十指抚琴,琴音缓缓流淌,聒噪的秋夜里也多了几分温柔。

    不过三两下抚琴,那琴音中却满是温柔,尽带伤感,仿佛是在回忆什么,又好像是在祭奠什么。

    水暮颜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温柔和伤感,她轻轻闭上眼,侧耳倾听那琴音,脑海里满是思姬雅和她的过往,那张纯洁的笑脸像一枚烙印,深深的烙在她内心深处。纵使世界再恶毒,她也始终相信着在这世间会有绝对的纯善,一如思姬雅。

    乱世引听得如痴如醉,琴音勾起了他心底的回忆,他眼角微微闪着晶莹的光,他忍不住连连赞道:“琴音妙,妙,妙!”

    琴音温柔如水,却不失清爽,如山间清风,天边明月。又如海之辽阔,山之沉稳。最重要的是,琴音似乎具有一种强烈的思念之感。闻者不由自主便会平静下来,思忆往昔。

    卫翎霄笑道:“这曲子好温柔,听着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一般。那些年,也是如琴音一般潇洒不羁。”

    水暮颜笑而不语,也陶醉在琴音中。

    灵动如风,温柔如水,温暖如故,甜蜜如旧,此曲只应天上有。

    这时,白凌鸢来了,见卫翎霄果然在这里,便有些不满的说道:“这时候还不回去,原来是贪杯了。”

    一瞥三个碗,便不由得笑道:“哟,还是用碗,你这身子最不能贪杯你不知道还是故意的?回头伤了身子莫不是又要我照顾你?”

    水暮颜闻言连忙说道:“卫大人不能多喝么?对不起,我不知道。”

    卫翎霄摆摆手,摇摇晃晃起身笑道:“不妨事,偶尔喝一杯罢了。”

    白凌鸢白了水暮颜一眼,走过去便扶起有些站不稳的卫翎霄,愤愤说道:“不能喝还逞强,谁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喝了还是怎样?喝成这样,像什么话?”

    卫翎霄连声安慰道:“不闹不闹,走,回宫。”

    白凌鸢看了乱世引一眼,带着提醒似的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二谷主少喝点酒,这可不是好东西。再者,这更深夜重的,回头感染风寒就不好了。”

    水暮颜闻言不语,白凌鸢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指责水暮颜的不对。

    “好,慢走不送。”乱世引淡淡一笑。

    待白凌鸢走后,乱世引见水暮颜脸上的微微失落和难过,便好言宽慰她道:“六谷主对大谷主素来关心得紧,言语上若有得罪你别太放在心上。”

    水暮颜淡淡一笑,心下说不出的羡慕,若思姬雅和自己也能如此,该多幸福?

    水暮颜笑道:“有个如此关怀自己的人,想必卫大人很幸福了。”

    “是,大谷主是很幸福,六谷主陪了她几万年,两人关系匪浅。”乱世引又喝了一口酒,似乎还有些心事。

    水暮颜见他还不走,心里也没个主意。再一看,似乎乱世引真的有心事,愁眉不展的喝着闷酒,于是水暮颜好心问道:“乱大人似乎有心事,从一开始就脸色不太好看。怎么了?”

    乱世引淡淡一笑,脸上略微带着凄凉:“不过是一个人太久了,有些空虚。这不,又多喝了点酒,更觉得寂寥。”

    水暮颜见他碗中酒已尽,又见乱世引一脸惆怅,顿时起了恻隐之心,于是笑道:“那我陪乱大人一醉方休如何?”

    “好。”乱世引淡淡一笑,水暮颜为他倒酒。

    “干。”

    “干。”

    又喝了几碗后,水暮颜问道:“乱大人为什么烦心呢?”

    乱世引叹息一声,不知道是信任水暮颜还是喝多了,话语里满是信息:“千秋谷虽小,却是经营不易,眼下局势不稳,外交方面也有些不顺。再者,这么多年来总是一个人,也累了。”

    水暮颜点点头,心中有几分感慨,乱世中生存总是不易。千秋谷是杀手聚集地,而赤血楼也是,两者本没有什么不同的。

    而后水暮颜说道:“魔界局势太过于复杂,想要生存下去着实不易。可千秋谷也算是佼佼者,未来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乱世引又饮了一碗酒,略带醉意,扶额说道:“我们地理位置不好啊!往下是南池妖王泺苍归的地盘,往东是南城,西边临近西域妖王洛神帝。可谓是被夹在了中间,唯有北方与我们没什么瓜葛,所以不算有威胁。可那北方雪城也是狼子野心,若千秋谷有一日被举兵进犯,难保雪城不会来分一杯羹。”

    水暮颜点点头,确实是这样,特别是西域,近年来越发猖狂,大有独占鳌头的趋势。

    可千秋谷不是吃素的,否则白兰怎么会想着第一个铲除千秋谷?于是水暮颜又道:“西域妖王不是省油的灯,但也不会越过风城进犯千秋谷吧?南城尚在发展中,也不会威胁到千秋谷。至于南池妖王,近年来倒是颇为猖獗,但是千秋谷应该是强过南池的才是。”

    乱世引长叹一声,苦楚漫上心头,他无奈笑道:“眼下是没什么问题,可南宫傲狼子野心,称霸魔界之心早有。他第一步便应该是踏平我千秋谷,随后一统南方。”

    水暮颜沉默片刻,不知道乱世引是又回到了话题还是无心一说。应该是无心的吧,南宫傲就是白兰这个消息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水暮颜,不也是后来见了面才知道?

    水暮颜心里怦怦跳,她又为乱世引倒上一杯酒,而后跳开话题问道:“千秋谷孤立无援,怎么不想着结盟呢?”

    乱世引摇摇头,一脸无奈,说道:“不可。千秋谷本就是亡命之徒聚集地,与其他的组织性质大不相同,连西边风月林也比我们好太多了。且不论有没有人愿意与我们结盟,就算结盟了,不也得是防着盟军?稍有不慎,第一个捅我们刀子的便是盟军。所以这个险实在不敢冒。”

    水暮颜闻言又是一阵沉默,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手里的赤血楼,若没有白兰的暗中帮助,水暮颜一人如何撑得起来?

    乱世引看着水暮颜陷入沉思,便笑道:“是不是影响到你心情了?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水暮颜回过神来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只是在想,千秋谷存在得太不容易了,一批亡命之徒,仅靠着六位大人来管理,会不会太累了?”

    乱世引无奈的点点头,笑道:“是,会很累,毕竟都是些不好管教的,稍有不慎就会乱了人心,所以在处理很多事情上要格外小心。必须顾及别人的感受,不然很容易引发内乱。”

    水暮颜点点头,深切感受到了乱世引的无奈。她的赤血楼也存在一样的问题,人心总是最难管理的,否则一个赤血楼也不会分成寒月宫和冷月宫两部分。

    水暮颜道:“那如果有一天失控了呢?千秋谷岂不是要内乱?”

    乱世引苦笑:“是哟,就怕失控,所以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的维护。”

    “诶,维护人心的平衡,谈何容易。”水暮颜不免感慨,仰面喝了一碗酒,眼神也有些迷离。

    乱世引见水暮颜一脸不忍,便安慰似的感叹道:“不过我不后悔,天下之大,这些人若我们不收留他们便再无去处了。”

    水暮颜愣了愣,乱世引也这么想的么?这世间,竟然还真的有人和她一样会怜悯那些走投无路之人。

    水暮颜笑着说道:“救命之恩应当铭记于心的,千秋谷的人也会很感激几位大人吧。”

    乱世引淡淡一笑,不言语。他又喝了一口酒,也有些醉意了。天边的明月渐渐隐在了云里,月色也朦胧了许多。

    乱世引也跳开话题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想过与雪城联姻呢?抑或风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