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45章 贩卖水暮颜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他是知晓水暮颜的心意的,水暮颜跟了他几万年,从第一眼见了他便对他念念不忘。

    几万年来为了做了多少事,受了多少伤,他都是知道的。而水暮颜问他索要的,不过是自由和放肆,还有一个为他戎马天下的心愿。

    白兰又饮了一口酒,而后扪心自问:“白兰……你到底是对她动心了,怎么就这样伤了她呢?明知她是那样一个骄傲不肯低头的醋坛子……”

    正想着,背后听得一声焦急的喊声:“南城皇,南城皇。”

    白兰回过头去,只见奇雨薇一身凤冠霞帔,妆容极美。

    大婚之日,竟然让两个女人都伤心欲绝,白兰一下觉得心里难过。

    奇雨薇不等他开口便上前跪下,梨花带雨说道:“更深露重,南城皇要保重身子。臣妾自知犯下大错,还请南城皇看在臣妾无知,只是为南城皇着想的份儿上原谅臣妾的错。”

    白兰知道她在说什么,如果不是奇雨薇提议迎她入宫,铲除旧臣势力,也许就不会有今日。也许,今日与他成亲的人便是水暮颜。

    白兰无奈的摆摆手,不忍直视哭成泪人的奇雨薇,而后说道:“这不是你的错,起来吧。”

    奇雨薇这才有几分安心,连忙道谢:“臣妾谢南城皇宽恕。”

    奇雨薇又抬眸看他,只见得白兰脸色难看,满目伤情,那分明是伤心。只可惜,他的伤心是为了水暮颜。

    那一身喜服似乎也在嘲笑奇雨薇,笑她不自量力,低估了水暮颜在他心里的份量,可他们又相识多久?不过一月。

    奇雨薇红着眼眶,不甘心的试探着问道:“南城皇,你与四公主是一见钟情么?世间像南城皇这样的痴情帝王已经没有了。”

    白兰感慨似的笑了笑,脸上略微尴尬,而后说道:“她对我是一见钟情,我对她……是日久生情吧。”

    “日久生情?一个月?”奇雨薇不由得笑了,嘴角冷笑,眼神讽刺。

    白兰没有抬头看她,也就没有看到奇雨薇神情有多么不屑。

    他只是笑了笑,而后说道:“早一点休息,日后南城的事便有劳皇后了。”

    “呵……”奇雨薇不由得冷笑,眼角滑落一滴泪,果然,她只是铲除不臣势力的工具罢了,白兰娶她,没有半分情意。

    “是,臣妾伺候南城皇休息吧。”奇雨薇往前走了一步,而后白兰避开,起身往案牍走去。

    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回抚忧殿歇息吧,我睡不着,看会儿折子。你不用陪着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句话堵得奇雨薇无言以对,愤怒爬满了她娇媚的脸,但她只得退下,“是,臣妾告退。”

    刚出了墨兰殿奇雨薇便止不住恨得牙痒痒,低声说道:“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这个仇我一定会十倍让你还回来!”

    怀柔连忙扶她回了抚忧殿,可奇雨薇却是一步三回头,梨花带雨,大婚之夜,竟然分房而睡。

    她要的是做白兰的女人,而不是这个皇后之位。

    奇雨薇不由得凄然的笑,一步一步似踏着利剑一般往那个布置得欢天喜地的皇后寝宫抚忧殿走去。晚风更像是恶意的吹拂,将她撕裂的心拼命吹散,越是温柔的仲夏,便越显得她现在的婚礼多么的可笑。

    抚忧殿。

    刚走到抚忧殿,复又想起之前水暮颜刚来便住的这里,而在此之前,这里是白兰的寝宫,谁也没住过。

    她曾想有一天住进来,她应该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也应该是最后一个……她是皇后!

    “轩辕寂颜……”奇雨薇一边流泪一边念着这个名字,她不会轻饶了水暮颜的。

    绝情崖。

    水暮颜静静地坐在这里已经半日,乌云将明月遮了起来,天地无光。风干了水暮颜的泪,哭得红肿的双眼像核桃。无数幻想终于伴着过往被风吹散在这多梦的季节,她重温了一次当年与思姬雅决裂的撕心裂肺,如今过了几千年,她已经放下了许多,那是不是也意味着用不了多久她也会放下白兰?

    “本就是帝王,早知他娶谁都是身不由己,也是避无可避。呵,我还在痴心妄想什么?”水暮颜又落下泪来,水暮颜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比不得旁人有家族,有背景,水暮颜只有自己。

    从头到尾,她都是那个格格不入之人,不管走到哪里,其实她永远都是一个人。

    寒风刺骨,水暮颜咳嗽几声,着了凉。

    “是不是以后都只能看着你幸福了?”水暮颜苦笑,她心心念念几万年,本以为两人会有什么结果,如今却只能看着白兰与旁人幸福了。

    兴许是夜里路太黑,水暮颜没看清。兴许是绝情崖的风太大了,水暮颜站不稳。兴许是水暮颜以为前面还有路,所以水暮颜往前走了几步,便掉入了绝情崖。

    “白兰,你我就此别过……”水暮颜眼角滑落了泪,整个人飞速坠入绝情崖。

    半年前。

    千秋谷。翎天宫。

    “大谷主,西域妖王洛神帝前来拜见。”侍卫进了宫殿,禀告那位修为已有五万年的千秋谷一把手。

    “请。”卫翎霄话虽不算多,可往往一出口便是言辞锋利。

    自她继任千秋谷以来,便将这千秋谷一日一日的迅速扩大,千秋谷创立不过五千年,却已经将这南边的土地占领了二分之一,放眼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千秋谷的。

    不一会儿便进来一个人。卫翎霄抬眼看去,却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女子,引得她不住的打量眼前的人。

    修长的身子穿着雕翎雪绒装,一袭银白色的长袍加身,高高盘起的银发顺着雪绒的衣领流淌下来。额前显现出来狐狸尾巴一样的灵体,泛着强烈的白光,高傲的脸庞和高挑的眉梢写满了尊者的威严和神圣不可侵犯。

    银玉白金装饰的皇冠后垂下一帘璀璨夺目的珍珠,遮住了额前的大片光影,让原本寒面如霜的脸庞显得更加冷漠。紧闭的双唇,狭长却勾人魂魄的双眼,眼里藏着一层浅淡的雾气,双睫上沾满了氤氲湿润的水气,让她犹如雪天绽放的雪冰花,一方瑰丽,夺人心魄。

    “西域妖王洛神帝,果然气宇不凡。”卫翎霄笑着起身相迎,而一旁候着的其余五位也跟着起身行礼作揖,恭迎洛神帝。

    洛神帝毫不客气地就坐下了,笑看几人,回道:“久闻几位谷主大名,今日能够相见真是本王的福气。”

    洛神帝霸气的一身足以震慑整个西域,她身上的桀骜不驯和嚣张更是出了名的,连上一任西域妖王洛明书都要礼让三分。

    卫翎霄也不差,作为千秋六魔的首领,威震四海,而今日穿的这一身和洛神帝比起来也是旗鼓相当。

    那一头墨色的长发高高束起,黑色的帝王冠上左右两边垂下来两株黑血石,在一支黑色的玉簪上紧紧缠绕着,黑色的皇冠在日光的照耀下更显得阴冷。

    她的额前是一朵黑色的梅花,俊逸的双眉如寒月,一双勾人魂魄的吊梢眼露出暗淡却深邃的黑色的光芒,眸子不清亮却成就了她冷漠的帝王之气。她眉里眼间都霸气与温柔共存,薄唇微微勾起,高挑的鼻梁显出王者的孤高姿态。

    一身霸气十足的束领长袍,肩头的雕翎装束上也泛着寒光,银铁制成的腰带宽而且大,上面雕刻着九条龙,银色的长靴上也雕刻着很复杂的图案,修长的身材藏在霸气的服饰之下,丝毫不见她那女子该有的气息。

    洛神帝霸气的坐在椅子上,睥睨几人,开口便是一句:“本王来是想与你做一笔交易。”

    “哦,什么交易?”卫翎霄勾起唇角,饶有兴致。

    “卫谷主早有一统南城天下之心,本王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只愿卫谷主也竭尽全力为我寻得一味药引子。”

    “好。”卫翎霄只一个字便结束了这段对话。

    现在。

    千秋谷西面,雁门关山脚下。

    卫翎霄与白凌鸢行至此处,忽见一袭红衣倒在水边,两人遂走近。

    “咦?这不是轩辕家的四公主么?怎么好端端倒在这里?”白凌鸢眼尖,一眼便认出来那个重伤的人是水暮颜,还看到了水暮颜眉心若隐若现的彼岸花。

    卫翎霄笑道:“有点意思,好端端来了这里。”

    白凌鸢忽然想起洛神帝想要寻找的药引子,彼岸花的灵体么?呵,这不就有现成的?

    白凌鸢俯下身便要拉水暮颜起来,卫翎霄问道;“鸢儿你救她做什么?”

    白凌鸢勾起唇角浅浅一笑,眼神奸诈:“洛神帝的药引子,这不就是?”

    卫翎霄闻言会心一笑,便同意了白凌鸢将水暮颜带回千秋谷疗养。

    凝情殿。

    千霏正巧回来,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赶上其余几人都在。便笑道:“你们猜猜我这趟听到了个什么笑话?”

    白凌鸢笑道:“什么笑话能让你这么开心?谁又倒霉了?”

    千霏坐下喝了一口茶,那双明月般温柔的双眸瞥向众人,笑道:“昨日不是白兰大婚之日么?听说婚礼上轩辕寂颜去大闹了一场,还当众给了退婚书。扬言此生与白兰再无瓜葛。你们说,放着一个好好的冰凌国公主不娶,反倒是娶了一个身边的女人,白兰这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众人不由得笑起来,而一旁的卫翎霄瞬时明白了为何水暮颜会无故出现在雁门关,原来是因为情伤,可水暮颜是自己跳下来的?

    卫翎霄忽然想到雁门关之上便是绝情崖。

    白凌鸢也笑道:“那你猜猜今日我和阿霄遇到了什么好事。”

    众人想了一会儿,还是猜不出来,于是都不做声。

    白凌鸢眉眼笑开,说道:“今儿个我们在雁门关山后的河边捡到了轩辕寂颜。”

    “什么?她?怎么会出现在雁门关?”长相思第一个觉得不可思议,连连皱眉,方才的笑意全无。

    千霏想了想,又看向白凌鸢那一脸算盘的表情,笑道:“你们不会是想将她卖给洛神帝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