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43章 少帝之路险重重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水暮颜看着那四分天下的图纸,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东有冰凌国轩辕雄霸称九天冰帝,系白兰管辖,拥有完整领土的四分之三。剩下四分之一归属东林妖王灵东笑,这却是个反叛的主,心比天高,一心想要吞并整个冰凌国,时不时还能出兵骚扰一回。

    西边不容乐观,四大堕神占领四分之一的土地,西域妖王洛神帝也是占领四分之一的土地,风城皇公冶海宁却只剩下二分之一的土地。

    南边情况最糟糕,南城皇南宫俊天只有四分之一的领土,千秋谷占去二分之一土地,南池妖王泺苍归也有四分之一的土地,而且千秋谷和南池妖王都不是省油的灯,近几年两者更是猖狂至极,南城皇却是无力回天。

    北边算是安定的,雪城皇梁上浚玉占有四分之三的土地,北冥妖王樊城举只有四分之一土地,却也不曾有反叛之心。

    水暮颜轻声说:“依我之见,最好是先集权再剿灭叛贼,最后对抗神界。”

    “可有细致的方案?”白兰道。

    水暮颜犹豫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你信得过的人有多少,如果人多,则即可替换到相应位置,分权而治,直系你管辖。倘若人少,则一人多用,此法最为精简,却也是步险招。”

    “什么是一人多用?你具体说说。”白兰道。

    水暮颜铺开一张纸,拿起笔边画边说:“倘若人少,则不足以分派到所有重要之地,但是一个人却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多个地方,达到一人集权的目的,而这些人都是你的亲信,这也就达到了你集权的目的。打个比方,这北方是军事要地,雪城皇近些年来日夜练兵,眼下虽是忠臣,却不知日后如何。千风最是喜欢征战,倘若派他去岂不是最好?而他想要控制住整个雪城,甚至起到监控作用,那便只能以雪城皇的身份出现。倘若他是储君,则是最方便不过的,既可以事事亲力亲为,也名正言顺。魔界四方只知道魔帝白兰旗下有五大魔将却不知其名,更没见过,况且五大魔将从未现身过,大家一定都以为五大魔将驻守魔帝身边,谁承想早已打入各地。这样一来,一个人便可掌控多处权利,而你一人清楚这些人的身份,想要掌控消息也是易如反掌。敌暗我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白兰看着纸上的图解,眉宇深锁,他深知这的确是一招险棋。

    白兰又问:“你可清楚这背后的难处险处?”

    水暮颜看着白兰深沉的脸色,深呼一口气道:“倘若千风是雪城储君,很多行动受限,身份也就主要转化为雪城太子,一举一动都受到魔界八方的关注。倘若千风有朝一日死了,权利失散,他多年积攒的人脉以及其他都会跟着一起消散。若是被忠臣之后继承倒也还好,倘若是个逆贼,便是如虎添翼。而本身想要把千风悄无声息名正言顺送入雪城也是难事,千风本身能力是否可以承受这么多也是难事。”

    “你很清楚,看来你是想清楚了才这么说的。”白兰挥手将那图纸烧了个干净,看了一眼水暮颜,笑道:“颜儿,你这想法真是兵行险招,倘若你是魔帝,你会如何选择?”

    水暮颜心里咯噔一下,白兰这一问,当真难住了她。她方才只不过是假设的,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现在白兰如此问她,她又该如何回答?倘若试行方案,一旦失败,轻则增加了白兰一统天下的难度,重则导致魔界系统崩盘,到时候即便是再用上三十万年也未必能修复。假若此时其余五界趁虚而入,魔界气运便是走到头了,她也就是千古罪人,而白兰也会和她一样,被魔界众生唾弃。

    白兰看水暮颜一脸难色,便安慰道:“但说无妨,这决定终究是我做出,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水暮颜迟疑了一下说道:“倘若是你,依照你的性子,势必会选择最为稳妥的方式。我性子过于激烈,幸而我不是魔帝,否则,你应该清楚我会做出多可怕的决定。且不说这个难度系数,假若我是魔帝,我不仅要将亲信安插到各处,我还要以最快的方法斩杀掉所有不臣服的势力。虽说神魔大战在即,可这些人若是叛徒,到时候反戈一击,岂不是更大的麻烦,倒不如现下处理干净,以防后患。”

    “继续说。”

    水暮颜忽然单膝跪地,一脸严肃拱手道:“魔帝,可愿听臣一言?”

    白兰看水暮颜一脸认真,却也猜不出水暮颜要说什么。

    “你说。”

    “神魔大战,争的不过是两界的统治权,身为君主,职责便是为民谋福祉,倘若身为君主还要征战天下,民生岂不疾苦?这样的君主必将受到背叛,百姓只想要幸福安乐的生活,而那些喜欢玩弄权术的人则只想着名扬四海,威震天下,丝毫不顾及百姓的痛苦。倘若五万年后魔界一统天下,神魔大战赢了,也未必是好事。倘若一统天下却无力大战,倒不如递交降书,保天下太平,免生灵涂炭。”

    “递交降书?”

    水暮颜看见白兰神色骤变,并未惊慌,继续说道:“递交降书的确有损天子君威,可我认为魔帝既然是魔界之主,承得起众生拥戴也当受得起屈辱痛苦。倘若魔界气数全在征战中尽了,何谈再战?倘若忍一时,必然有东山再起的一日,时日虽远,可终究是还有这么一日的。总好过魔界生灵涂炭,还要被五界攻击嘲笑,再无翻身之日。”

    白兰却是一笑,起身道:“就依你之言,一人多用。”

    水暮颜并未接话,她深知,白兰身为魔帝,威严何其重要,身为帝王却投降了,整个魔界都蒙羞。

    这世间,究竟是和平重要还是颜面重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即便是换来了和平,这样的和平必然饱受屈辱,生不如死。那么,若是征战失败呢,似乎也是活得屈辱,只是,好过投降,可,那样又会死多少人?

    所以说,谁为帝王谁说了算,这个世界,肉弱强食,始终不曾变,也不可能会变。

    她原本就不叫轩辕寂颜,她叫水暮颜,可除了白兰与其他四个魔将,谁又知道她是谁呢?一万年的分隔,身为杀手的她怀揣着白兰的梦想,咬着牙度过了无数个漫漫长夜。而她所向往的,不过是寻一个人一世长安罢了。

    借着月光如水,水暮颜冷笑着饮下一杯又一杯烈酒。

    水暮颜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下,默不作声,不一会儿便因为喝得太快呛了喉咙。

    夜未央。

    水暮颜孤零零的站在抚忧殿门外,苦笑着看着背后偌大的抚忧殿。

    白兰还要在这里生活数千年,原以为水暮颜也可以与他一起的,可如今,似乎,陪在他身边的本来就不应该只有水暮颜一个人。

    可眼下叫水暮颜如何舍得走?这一次的逃离,对水暮颜来说又是何其折磨?可不走又能如何?眼睁睁看着别人温柔似水的对白兰,而水暮颜却只能笨拙的喊打喊杀么?

    水暮颜背过身的那一瞬间,清泪滑落,无声无息,悄然寂静,一如水暮颜的离开。

    “白兰,我先走一步,倘若还有归期,只愿我们还能如初,倘若再无归期,愿君一世长安。”水暮颜说完便转过身,红袖一挥,化作红光消失在抚忧殿。

    翌日。

    “还是寻不到寂颜公主的踪迹么?”奇雨薇眉头紧蹙,一脸担忧,同时望向一旁不言不语的白兰。

    “罢了,颜儿兴许是嫌弃这皇宫太闷了,只是出去散散心,不妨事,我玩累了会回来的。”说这话时,白兰眼里满是伤情,仿佛在说,一个不会回来的人还在。

    “太子殿下……”奇雨薇还想说什么,却被白兰一声轻轻的:“都下去吧,我想静静。”给打发了,只得不情不愿的离开。一众宫娥也都离开了抚忧殿。

    白兰看着抚忧殿,喃喃道:“抚忧殿……为何独独无法抚平你的忧伤呢?”

    待众人全都散去,只剩白兰一人,守着这空荡荡冰凉凉的宫殿,他本是习惯了冷清的,可如今却不习惯了。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是否是因为曾经总会有一人跟随他左右,不离不弃。如今这人却不辞而别,甚至,不知归期。

    夜幕降临。

    白兰独自静候许久,始终不见水暮颜归来,便知水暮颜已离去。于是只得失落的进了大殿,垂头一瞥,却看见水暮颜睡的枕边还有一个点心盒子。他打开一看,一盒好好的绿豆糕安静的睡在盒子里,不吵不闹。

    白兰温柔拿起一块轻轻咬下去,微微一笑,眼底却是湿润。

    抚忧殿外,奇雨薇还痴痴地站着。

    奇雨薇望着满天星辰,眼底也是数不尽的泪光,她小心翼翼的咬着娇艳的唇,兀自说道:“论相貌,论才品,她都远不如我。可你为何把她看得这样重?我跟随了你整整两千年,你却不曾把我放在心上,哪怕只是一个角落。她能随意唤你南宫,我却只能唤你太子殿下;你私下唤她颜儿,私下却只唤我雨薇;公开场合你会唤她寂颜,却只会唤我奇丞相。南宫……你是不是太偏心了?”

    说着说着,奇雨薇眼眶里砸下泪珠来,似断线一般簌簌落下。

    “右丞相,夜深了,我们回去吧。”侍女怀柔温柔提醒,可话语却如利刃割喉,让奇雨薇哽咽得说不出话。

    她一直守在抚忧殿外,熬好了莲子汤,就等着白兰出来时可以尝一口,可白兰却再也没出来。莲子汤冷了,奇雨薇的心也冷了。

    一月后。

    南城皇南宫俊天宣布退位,太子南宫傲继位,同日,赐婚白兰和奇雨薇,三日后封后大典,普天同庆。

    喜帖发至冰凌国皇宫,九天冰帝轩辕钊派人送去穆九峰给水暮颜。

    当听到白兰大婚并且继承君位,三日后奇雨薇封后大典的消息时,水暮颜只是拿了拜帖,笑了笑,没说话。

    南城皇宫。

    南城满城张灯结彩,当真是普天同庆,万民齐乐。

    水暮颜骑着白马,一身红衣,散落三千青丝于红衣之上,无悲无喜。穿过南城的大街,直达南城皇宫太极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