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39章 什么时候卖身了?!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水暮颜随后问道:“三哥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轩辕哲依旧站在门外:“哦,今日月色不错,母妃派我前来接你一同去赏月,顺便认识几个亲戚。”

    又是亲戚,水暮颜不由得头疼,自入宫以来水暮颜每日就不停的认识这个认识那个。又都和水暮颜没什么关系,白白浪费时间。

    “知道了,我马上来。”水暮颜不耐烦的又起身,而后随轩辕哲一道去了弄月台。

    弄月台。

    娄贵妃身旁坐了个白衣少年郎,年岁与轩辕哲相差无几,穿得极好,一看便知是纨绔子弟。

    水暮颜看了一眼那少年郎,而后娄贵妃连忙介绍:“这位是白沐,你的表哥。”

    “白沐?白姓,你不是冰凌国的人?”水暮颜不知为何,突然就冒出来这一句话,堵得在座的人都尴尬了几分。

    白沐冷眼看着水暮颜,眼里有几分狂傲:“白姓在风城也是名门望族,你既然系娄贵妃膝下,难不成连自己有几房远亲近亲都不知?”

    水暮颜听出这话里的意思,也懒得与这小辈争辩。一旁的轩辕哲连忙说道:“白沐,颜儿才回来没几日,轩辕一族分支众多,一时认不完也是正常。你说话可不要这么小气,好歹你也是她表哥,岂能不照顾颜儿一点?”

    水暮颜扫了一眼白沐,他依旧是那副心高气傲的模样。

    他瞥了一眼水暮颜,而后嘲讽道:“早听闻冰帝对她很是宠爱,连龙左丞都敢随意伤害,这胆子可不小,将来是要成大事的人啊。”

    “呵,可笑。”水暮颜小声道,而后饮了一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娄贵妃说道:“母妃,你让我来便是为了见这样的人?我本打算入睡,是听闻白沐是近亲,是母妃那边的人我才连忙赶来。可似乎见面不如闻名啊,寂颜先行告退。”

    “颜儿!颜儿!”轩辕哲也喊不住抬脚走人的水暮颜,娄贵妃更是说不上话,只得随水暮颜去。

    “哼,什么德行!真以为自己是个公主?左右不过是个贱女人所生,哪里有一点皇家气派。”白沐又嫌弃的冷哼一声。

    娄贵妃连忙皱眉道:“再如何她也是公主,你以后休要胡说,小心你的项上人头。”

    轩辕哲看了一眼他们,而后起身道:“我去安慰一下颜儿,她估计心里也不好过。”

    娄贵妃点点头,而后轩辕哲离去,白沐冷哼一声,撇嘴道:“三哥怎么对她如此上心?莫不是觉得这是靠山?什么眼力劲,一个野丫头,能有什么盼头。”

    娄贵妃一边给他夹东西,一边说道:“再没盼头如今也有冰帝撑腰,总强过阿哲这个无权无势的皇子。”

    白沐闻言就来气,连忙皱眉道:“姑姑,我就没想通,你怎么就收了轩辕哲。他娘亲本就下贱,自己命又不好,不得冰帝青眼,又早年丧母。你倒好,怜惜他无依无靠,收在膝下为子,可他为你带来了什么?除了让人瞧不起,还是让人瞧不起!没出息的东西,就知道连累人!这会子又去哄那野丫头,我看哪,这两个下贱的命总有一天会给姑姑你闯下大祸!”

    娄贵妃越听越觉得心烦,手中夹菜的动作也停下了,她无奈的看了白沐一眼,而后说道:“沐儿,姑姑嫁到这里也是为了咱们白家。你既然心疼姑姑,便要好生争气,不要像轩辕哲一样懦弱无能,连姑姑受了欺负也不敢吭声。姑姑就盼着白家能有如日中天的时候,到时候姑姑也算没白白牺牲自己耗费在这里的韶华。”

    白沐点点头,他知道娄贵妃有多无奈,他也知道娄贵妃对他极好,视如己出,在家里,父亲对他倒是冷淡许多,这个姑姑胜似母亲。

    他好言安慰娄贵妃道:“姑姑对沐儿极好,视如己出,沐儿一定不会辜负姑姑的恩情,将来飞黄腾达的一日必然报答姑姑。”

    “好沐儿,快些吃,今日让你见到她也无非是为了让你认识这个人,以后别冲撞了她。她法力高强,万一使小性子伤了沐儿,那就划不来。你与她处不来也罢了,还有阿哲,拉拢她与否都罢了,只要不连累自己就好,姑姑在这皇宫的日子也不好过。”

    娄贵妃又与白沐吃食到深夜,而后才散去。半路上。

    “颜儿,颜儿你等等我。”轩辕哲追上水暮颜,而后拉住水暮颜说道:“何必与他动这么大的气呢?不值得。”

    水暮颜叹息一声,满眼不耐烦,而后说道:“我没有动气,与这么个无知的人动气不值得。我只是累了,想回去歇息罢了。”

    轩辕哲这才放心,舒了一口气笑道:“没动气便好,平日里母妃对他很是宠爱,所以他难免骄纵了些,你多包涵。”

    水暮颜笑问:“那他是什么身份?竟然得母妃如此宠爱。”

    轩辕哲说道:“他是母妃的亲侄儿,打小便得母妃宠爱,你若问他有什么特别的身份地位,那倒是没有。风城白家家族庞大,白沐只能算中等人才,没有封官位爵。”

    水暮颜若有所思,轩辕哲却笑道:“别想了,这宫里也有这样骄纵之人,难不成你都要耿耿于怀?今日良辰美景,若不去好好赏月,岂不是暴殄天物?”

    “说得也是,那三哥与我一同饮酒赏月,如何?”水暮颜笑道。

    轩辕哲点点头,而后与水暮颜一同回了梧桐殿,两人喝得酩酊大醉才散场。

    崎龙殿。

    轩辕钊正与太子轩辕竺在一同下棋,海公公便进来了,轩辕钊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娄贵妃那边如何?”

    海公公说道:“回禀冰帝,娄贵妃与往日一样,对白沐很是疼爱。今日四公主也去见了白沐一面,据一旁的宫女回报,四公主与白沐脾性不合,最后不欢而散。不过,三皇子倒是去劝了四公主,两人又一同回了梧桐殿赏月喝酒,夜深了才散去。”

    “三皇子与她走得这样近?这四公主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轩辕竺不由得好奇的问了问。

    轩辕钊淡漠的看了一眼棋局,而后说道:“三皇子母妃下贱,四公主也是罪妃之女,想来是两个人有共同语言才会走得近,你就别多心了。”

    “是,父皇。”轩辕竺应声,而后又继续与轩辕钊下棋。

    “对了父皇,三月后便是诸国朝会,听说诸国皇子都想要与我们联姻,不知父皇可有满意的人选。”轩辕竺问道。

    轩辕钊停在空中的手往回收,他丢了手中的棋子,而后看着轩辕竺,问道:“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

    轩辕竺连忙低头道:“儿臣不敢妄言,愿洗耳恭听父皇高见。”

    轩辕钊淡淡一笑,气吞山河之势,而后说道:“如今雪城最是强大,与之联姻利弊参半。若一起征伐南城,那倒是极好的。可若雪城非要与我们作对呢?眼下魔界四国都想一统天下,冰凌国天下共主名存实亡,若不能尽快一统天下,只怕轩辕一族气数会尽得很快。”

    轩辕竺闻言不由得皱眉,忧心忡忡,朝中龙家势力强大,一手遮天。外戚干政,邻国蠢蠢欲动,随时举兵进犯,内忧外患,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轩辕钊又看了一眼轩辕竺看不出表情的脸,而后问道:“你怎么看待四公主进宫一事?”

    轩辕竺又多了一份心,又提到水暮颜了,水暮颜到底什么来头,轩辕钊竟然给水暮颜如此大的面子。

    “中秋将至,父皇是想念四公主,所以特意接她回宫共享天伦之乐。”轩辕竺刚说完就听得轩辕钊一声轻蔑的冷哼。

    而后轩辕钊扫了他一眼,冷冷道:“四公主的事你不要插手,不要妨碍她做事就是了。”

    “是,父皇。”轩辕竺点头应声,心里一直猜想水暮颜可能是轩辕钊请回宫的帮手一事总算落实了。

    三月后。繁雅轩。

    这日不知来了多少王公贵族,听闻轩辕钊对水暮颜宠溺得很,便都想拉拢水暮颜,因此连那些已有家室之人都纷纷来提亲,说是休了原配便是,这倒是让水暮颜背上了横刀夺爱的黑锅。

    而闻言盛怒的水暮颜一直躲在梧桐殿不肯出席,繁雅轩里一干众人等了许久,纷纷面有不悦之色。

    “我等慕名而来,却一直未见到长公主,不知何时才能一睹芳容?”说话的是风城太子公冶承乾,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眼里满是放肆。可那双眼里的阴狠和奸诈却十分让人难忘,成熟的容颜轮廓分明,尤其是他那一身暗红色的华服为他健硕的身躯添了几分霸气。

    他来会之时带了许多的宝物钱财,仿佛他穷得只剩下了钱一样。

    “寂颜公主身子不大舒服,晚些时候才能来,还请诸位见谅。”轩辕钊随便编了个借口,他也不知道水暮颜到底怎么回事,若是不愿意见客为何不早说?他现在是尴尬至极。

    “冰帝,长公主说她身子不适,今儿个不能来了。”海公公小声的传达了消息,轩辕钊听完眉宇锁成一条直线。

    水暮颜倒也真会找借口!这么烂的借口,就不能换个高级一点的?

    “那你去问她,婚事如何处理?”没想到轩辕钊也有不能做主的时候。一旁的海公公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他,直到轩辕钊又瞪了他一眼后他才恍过神来去办事。

    梧桐殿。

    “长公主,冰帝请您前去繁雅轩,各国王公贵族都在那儿等着您哪!婚姻大事到底重要,您不能再无动于衷啊。那么多皇子贵胄,总有一个适合您不是?万一对得上眼,您日后嫁过去也舒坦些啊。俗话不是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吗。”海公公苦口婆心的劝着,听得水暮颜都想给他一耳光了。

    “非要我去?”水暮颜用一种杀人不偿命的眼神扫了一眼他,海公公只是低下了头不吭声,随后水暮颜继续说道:“去传话,稍后就来。”

    “哎!是是是,小人这就去传话。”

    “答应帮你清君侧,何时答应卖身给你了?”水暮颜对着镜子看了看那张写着生人勿近的脸,长叹一口气,转身去换了身衣裳。

    繁雅轩。

    “长公主到——”伴随一声传唤,一个窈窕的身材映入众人眼帘,红黑相间的长袍华服,眉间一朵妖冶的朱红色彼岸花。一头墨发顺着肩头滑落,半张精致的红色面具遮住了眉眼,只能看到紧紧闭着的唇。三尺长剑握在手心,腰间还带着一把匕首。

    “这……这是要干嘛?”不知是谁说了这句话,引得一干众人议论纷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