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36章 轩辕一族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冰帝,臣以为迎接四公主回宫是一件好事,如今天下之势渐渐明了,南城日渐强大,且早已有僭越之嫌。倘若我朝与其联姻,即可一探虚实,即便日后南城想有什么动作也会尽在我朝掌握之中。而四公主虽说自小长在宫外,却到底是我朝公主,嫁到南城去也是南城太子的福分。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应该不会有什么非议。”

    说话之人嗓音清亮,却带着几分凉薄,语气不怎么友好,甚至有几分不屑。一身青衣上锈着锦鲤,高高梳起的墨发温顺的流淌在脑后。

    再一看,他眉里眼间皆是对这位还未回宫的四公主的蔑视,仿佛那就只是一枚棋子,再无用处。

    “左丞相这番话说得过了吧,寂颜公主乃我朝长公主,身份地位尊贵,即便是与别国联姻也应当寻个杰出的人,岂可随便一个人便许配了?”

    右丞相许净站出来反驳,眼里鼻尖满是鄙夷,嘴角也弯了弯,讽刺地对着左丞相龙皓天笑了笑。

    南城是四国实力最弱的一国,即便是太子也难免被人看不起。

    龙皓天玩味一笑,轻轻打开流光的折扇,优哉游哉地摇起来笑道:“若寂颜公主知道这是为了冰凌国的大局着想,想必也会深明大义。寂颜公主受主隆恩一千年,难道不应该为我朝做点事吗?”

    许净冷笑,怒斥了一句:“无知小辈!”,之后便不再作声。

    而龙椅上的轩辕钊早就面露尴尬之色,眉宇更是锁得紧,目光也更沉了些。他最是看不惯龙皓天这样嚣张放肆的人,可龙皓天身后的势力盘根错节,他又是左丞相,轩辕钊也奈何不了他。如今龙家依然成了轩辕钊的心腹大患,再不除掉,只怕这个轩辕王朝要变天了。

    群臣屏息凝气,都低头不去看轩辕钊难看的脸色,只有龙皓天还在无所谓的进言:“冰帝,臣以为当下迎接寂颜公主回宫最为妥帖,三月之后便是诸国朝会,到时候各国太子必然会有联姻之意。那时只需顺水推舟与南城联姻,便可万事妥帖。我朝公主虽多,但唯有寂颜公主是自小在宫外长大的,倘若嫁入南城也不会让南城皇有太多疑虑,这便能够更好的打探消息。”

    龙皓天言辞嚣张,他眸光里满是得意,看向轩辕钊时唇角弯弯。一千年来,他都是如此,只因轩辕钊本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倘若不是这个缘故,只怕龙皓天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杀的。

    轩辕钊目光沉沉地望着龙皓天,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冷冷道:“朕现在只想讨论寂颜公主回宫之事,并不想讨论其他。”

    这话摆明了是不想背负虎毒食子的名声,他轩辕钊再怎么无情无义也终究是四国表率,是九天冰帝,岂可如此令人心寒?亲生女儿流落在外,刚想迎入宫中便着急着嫁出去,这事传出去也注定会被天下人耻笑。

    他轩辕钊何时竟然沦落到要利用儿女去巩固地位了?

    正在尴尬之时,三皇子轩辕哲站出来说话:“父皇,儿臣以为寂颜也是时候回宫了。寂颜的母妃虽获罪而流放在外,但其已故,寂颜孤苦伶仃在外活了一千年,甚是可怜。如今中秋佳节将至,儿臣恳请父皇准许寂颜回宫为父皇尽一份孝道,也享一份天伦之乐。”

    左右不过是迎接寂颜回宫,轩辕哲这话就说得深得人心,也给足了轩辕钊面子。

    于是轩辕钊爽快地说道:“嗯,还是三皇子深明朕心,那迎接寂颜公主回宫一事便全权由你去办吧。”

    “是,儿臣领旨。”轩辕哲恭恭敬敬回了话站在一旁。

    下朝之后,龙皓天见大皇子轩辕启眼眶红红的,一看便知是睡眠不足,复又想起前一段时间轩辕启被废太子位,想必现在更是噤若寒蝉,只怕哪天一不小心就会落得更惨的下场。

    而废黜太子位之时,本来可以帮上一把的轩辕哲又恰好没说话,两人之间本来不怎么牢固的关系一瞬间尴尬了许多。

    “大皇子留步。”龙皓天信步走去,一脸得意的看着轩辕启憔悴的面容,问道:“大皇子脸色欠佳,不知是为何事劳烦?”

    轩辕启勉强打起精神,面露尴尬之色说道:“我没事,可能是暮春的空气里还有些让人犯困的东西,所以近日睡眠也不太好。”

    龙皓天闻言心里偷笑,放肆的扫了轩辕启一眼后浅笑:“大皇子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啊,方才冰帝下旨接寂颜公主回宫一事于情于理都应是作为兄长的大皇子你去办,也可能是冰帝见大皇子脸色欠佳,唯恐大皇子身子抱恙。所以才转而托三皇子去办,下回再有重要的事莫不是也要三皇子代劳?”

    龙皓天轻轻松松一句话便凝结了空气中的沉重,压得轩辕启喘不过气来。

    轩辕启惨白的脸色上夹带着仓皇,他眼神闪躲不及,被龙皓天抓个正着!此时像条落水狗,被人肆意欺凌。他不由得瞥向一旁的轩辕哲,那个曾经围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的懦弱皇子,也正因为轩辕哲懦弱,所以当轩辕钊听信轩辕竺谗言罢黜他时,轩辕哲果断选择了明哲保身。

    他这个太子,当得甚是窝囊!

    轩辕哲在一旁听了也不做声,低着头便匆匆走了。

    轩辕启偷偷瞥了一眼轩辕哲,微微叹息,眼里多了许多的落寞,却被龙皓天尽收眼底。

    “暮春的雨也有些重,惟愿大皇子身体安康,臣先行告退。”龙皓天微微欠身,轻摇纸扇昂首阔步离去,丢下轩辕启一人落寞。

    冰冷的宫殿,肃穆的庄严,活得战战兢兢,却还无法摆脱威胁和恐惧。也许今日你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日你便什么也不是。

    轩辕启自小便不是个帝王之材,但系皇后诗韵影之故立为太子,一言一行都受到众人关注。兄弟中也唯有两个算是靠得住,可以说一说心里话的,一个是一母同胞的五皇子轩辕靖,另一个便是自小不争不斗的三皇子轩辕哲。

    轩辕哲之所以不争不斗,是因为他没有天生的睿智,也没有雄厚的背景,他就是个死了娘亲被娄贵妃收养的下贱皇子。

    可眼下这光景,轩辕哲只怕也是对他避之不及。轩辕哲本就人轻言微的,能在这皇城中保住性命便是最大的造化,出事了难免无法顾及旁人。

    昭和殿。

    轩辕哲刚步入大殿便看见母妃娄倩倩带着礼品早早地等在了大殿内,于是加快了脚步上前请安。

    “儿臣给母妃请安,母妃福寿安康。”轩辕哲低头跪下,行了礼起身望着温柔和顺的娄贵妃,满眼悲伤。

    娄贵妃笑道:“听说今日你父皇下旨令你前去迎接素未蒙面的皇妹,母妃准备了点礼品,不算贵重。你送给皇妹,也算是一点心意。如今你父皇突然召她回宫,想必是另有打算,我们虽不争什么,但是在这深宫里还是多为自己筹划筹划,以免他日遭遇横祸却连自保都做不到。”

    轩辕哲闻言更是心中悲伤,活了几千年,却还是连自保都做不到。他不免苦笑,轻轻对着娄贵妃点了点头。

    月色温柔,大殿上的案牍上也多了几分柔和。

    “母妃,你说,寂颜会不会也和我一样,以后活在这深宫里噤若寒蝉,事事小心却还唯恐出了差错?她自小便没了母妃的照顾,在偌大的皇城中一个亲信也没有,无依无靠的,日后是不是也会像我小时候一样孤孤单单?”轩辕哲眼里满是惶恐无助,像溺水的人,可他竟然想不起谁还能做他的救命稻草。

    他从来都被人蔑视,如今来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出身的轩辕寂颜,似乎像看到了一点点的安慰。这样的安慰像是黑夜里寒风中微弱的灯火,其实只要稍微用点力,这灯火便悄无声息的灭了。

    想到这里轩辕哲一脸哀求的看着娄贵妃,折身下跪道:“母妃,您是大善人,若是他日寂颜无依无靠,您可以恳请父皇将她收入膝下么?我与她也有个伴,以慰心中凄苦。”

    娄贵妃闻言眉宇深锁,缄口不言。她虽是贵妃,可也不过是冰帝碍于其兄娄月成为国尽忠职守,所以才有点地位。可她一无实权,二无子嗣,想要开口都是难事。

    如今寂颜回宫,即便是无依无靠,想必别的妃子也会收其入宫,哪里轮得上她。

    “母妃……您别难过,是皇儿思虑不周。”轩辕哲看出来娄贵妃一脸的难色,自知有错,连忙低头认错。

    这种感觉就像穷苦人家的孩子伸手问父母要一文钱去买馋了很久的糖葫芦,可母亲大人却连一文钱都拿不出来。娄贵妃便好言安慰,两人相视良久,都默默苦笑。

    晚风清凉,略过宫人身边的时候,更像是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寒冷从他们的心里走过了一遭后,才嚣张跋扈的离去。

    穆九峰。

    苍茫的夜色悲凉,晚风有些温和,从今日起,水暮颜便要开始着手最后的布局了,她不知道是否一定会成功。她也不知道未来到底会有多少变数,可她清楚,白兰等一统天下的那一天太久了。

    她一身红衣单薄,英气逼人,散下的三千青丝只是让她面无表情的脸多了几分柔和。

    她看着穆九峰辽阔险要的地势,心里盘算着和轩辕钊的交易能为她带来什么好处。或许这穆九峰很快就会成为她和赤血楼最新的居所。

    她的计划,开始了。

    十日后。寂颜公主回宫。

    水暮颜便是他们口中那个流落在外的所谓的公主,从接到圣旨的那一刹起,她便懂得一个道理,所谓皇权,就是一道圣旨便能决定她是什么的东西。只是,在白兰那里这个道理体现得不是很好,如今她与轩辕钊做了一笔交易,她入宫,轩辕钊许她穆九峰作为赤血楼的根据地。

    那一日,皇城内张灯结彩,轩辕钊与朝臣在乾坤殿外候着。十里长廊,处处云霞绽放,暮春的夜色多少都有些悲凉。

    轩辕哲骑着白马,一身白衣飘然,面容却有些茫然无措,大概是方才被她吓的。

    那顶华丽富贵的大红轿顶本该坐的是她,可现在坐的却是一尊灵位,赫然写着——母妃寂窕昭之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