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30章 入坑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思姬雅愣神,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思姬雅当然知道!瞿灭就是将她捧在了手心,百依百顺。

    水暮颜突然沉重的叹息一声,兀自说道:“我经常在话文本子里看到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甘愿付出生命,是友情也好,是爱情也罢,那样执着又热烈的感情我都没有。有时候我在想,像我这样的人不会有朋友的吧,我这样坏,杀人不眨眼。”

    思姬雅看着闭上眼睛却一脸忧伤的水暮颜,她听着水暮颜的话心里微微难过,她能知道水暮颜在说什么。水暮颜和顾墨云一样孤寂,可是他们在人前却表现得那样孤高不近人情,想来可能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思姬雅动了恻隐之心,她看向水暮颜,柔声道:“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呀。”

    水暮颜闻言眯着的眼睛打开,她借着昏暗的夜色努力看向另一头的人,那张脸上是什么表情?水暮颜只是从思姬雅的声音里听出来诚恳。

    水暮颜默不作声,心里有些悲凉:我要的是一生一世的朋友,你怎么陪得了我。

    思姬雅见她不做声,不免尴尬,随后水暮颜察觉到思姬雅的感受,坐起身来揉了揉她的头,宠溺的声音说道:“你还不了解我,或许等你了解我以后就不会和我做朋友了。”

    思姬雅又是斩钉截铁说道:“不管你什么样子,我们都是好朋友。”

    水暮颜摇摇头笑了:“倘若我是顾墨云那样的坏人呢?你不怕我害了你?”

    思姬雅委屈巴巴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片刻后又一副豁出去的声音说道:“哎呀!管他的!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害我的!不说这个,我们去吃东西吧?”

    思姬雅不知道的是,水暮颜的心被她逐步暖化了,那颗孤寂高傲的心已经开始接纳这个单纯的丫头。水暮颜在心里告诉自己,要珍惜这个可爱的人。

    上岸时,水暮颜忽然朝思姬雅喊道:“思姬雅!”

    思姬雅啊了一声,习惯性回头。

    水暮颜一脸笑意走过去,脸色微红,眼里却满是欣喜。她看着思姬雅,忽然伸出双手抱住了思姬雅,温柔又带着霸道地说道:“以后谁欺负你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会一直护着你的。”

    思姬雅也受到了感动,她安慰似的说道:“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岚烟池。

    水暮颜傻傻看着月光,想着今日的事情,心里突突跳。她满脑子都是那个小丫头。

    水暮颜不了解思姬雅,可她愿意了解思姬雅。水暮颜可以在确定思姬雅想和她做最好的朋友之后为她做任何水暮颜能做到的事,可首先得思姬雅和水暮颜确定为打算做最好的朋友。

    那今日的表白算不算?水暮颜自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思姬雅适合她?那句永远是不是童言无忌?明明思姬雅还那么小,还很天真。

    水暮颜想起那些话文本子里描述的友情,爱情,她在想自己属于哪一类?大概,她是属于占有型密友,她对密友的好是出于想控制密友的野心,她想要用感情来束缚一个人。而世间最难以定论好坏功过的也就是这样的感情。比如,白兰。

    所以,水暮颜在想,如果思姬雅清楚她的为人,思姬雅还会认可她吗?她只是一个无情的杀手,还是魔界中人。

    或许,思姬雅会远离她。

    多愁善感,心灵脆弱,又极其偏执,这是水暮颜的病,而水暮颜一直不太愿意表现出来,她也不愿意告诉别人。不能理解她的人会觉得水暮颜有毒,甚至嘲笑。

    因为绝大多数人认为,人与人之间最亲密的关系莫过于爱情,而非友情。

    水暮颜却偏生认为世间有绝对的友情,比爱情更好,爱情依靠两个人的爱慕,如同她和白兰,她还是喜欢上那个伪君子气息满满的人,当初嚷着不喜欢的。

    感情来时,最是无常,水暮颜却总是后知后觉。

    面对单纯的思姬雅,水暮颜有些慌乱,她万般不愿意成为思姬雅的负担,她也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她又想起来话文本子里为了一个女人功亏一篑的男人,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分?她不懂,却内心羡慕,世间有一人肯与她生死相托,那该多好?

    水暮颜望着窗外的月光,回想起今日思姬雅那一句永远,她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来。

    什么才算永远?什么才算一辈子?她们是神魔,如果不被毁灭,生命就是无止境的,可一段情能维持到无止境?水暮颜万般不信,话文本子里也没写过,这世间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情分?

    霸王别姬里有一段话是这样的: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那思姬雅能懂这段话里的承诺有多重么?她笑靥如花脱口而出的永远,又能有多远?

    水暮颜不由得自嘲,真信了一个小丫头的话?和思姬雅比起来,水暮颜资历不知道老多少,她可是上古妖魔。可失去记忆的她完全不自知。倘若她知晓,还会在这里失眠,为了一个小丫头的话彻夜无眠?

    有时候,感动是藏在心里的,说出来难为情,不说出来又觉得仿佛缺了什么。有时候不溢于言表是有诸多顾忌。比如,水暮颜怕自己说了思姬雅会想多,会觉得水暮颜对她是带着其他目的的。比如爱情。

    思姬雅根本想不到,眼前这个无情的杀手最是多情。水暮颜能够为她付出的绝对不止一点两点,可她们之间的窗户纸还未捅破,水暮颜似乎有点小期待。倘若两个人真成了朋友,那水暮颜又该如何与其相处?

    话文本子里写了许多浪漫,或许正是因为浪漫,所以被人记得牢牢的。

    可浪漫不是爱情专属的,平淡也不是友情应该有的模样,每个人性格不一样,所以看法不一样。而水暮颜想带给这个小丫头惊喜和欢喜,都是因为水暮颜希望以后思姬雅回忆起来,会觉得颇为暖心,不至于什么也想不起来。

    “代沟?”

    水暮颜又是低头一笑,她也在想,她们是不是有代沟。就算是同时出生,水暮颜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心理年龄自然比思姬雅大很多,而现实里,思姬雅本身又年纪小。代沟是不是变成了鸿沟?

    水暮颜是个占有欲和控制欲很强的人,可她只对她要当做目标的这个人有占有欲和控制欲。

    思姬雅年少,自然还未曾想过关于友情的准则之类,没有过深入的思考。而水暮颜对这个话题已经思考了五万年之久,那么,她们的差距也不是一点两点,她又怎么敢奢望思姬雅能懂我要表达的所有意思?

    水暮颜痴痴的笑了笑,怎么就想到了以后?明明一切都还未开始,连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自己那颗心已经被融化了。原以为能够融化她的该是怎样的温暖,却原来一个单纯的小丫头就可以。

    水暮颜性子薄凉,骨子里就是个孤傲冷漠的人,只是她有一个好面具,可以随意切换温暖的面孔和热情去对待别人。

    如果她们在一起,思姬雅会发现很多时候水暮颜可能不说话,可能沉默,可能没有以前那般风趣。甚至有时候她们会无话可说。

    很正常,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了,那思姬雅能接受?

    成长带给人最大的烙印就是沉默。

    水暮颜这个人是醋坛子,一丁点事情也会吃醋,还不爱说,默默藏在心里。

    那思姬雅能及时体会得到?体会不到,那吃苦的人只能是水暮颜。

    水暮颜并非思姬雅看到的那般,但也不完全不是那般模样。水暮颜有很多面孔,就看思姬雅能否都接受。

    “小丫头,真没想到,让我这般心绪不宁的人竟然是你。神魔不两立?呵,或许根本就是个笑话!”水暮颜心情豁然开朗,她决定试一试这个小丫头,若是合格,她便要将这颗心交付于她。

    当有一个人被需要,那这个人的存在才是很有意义的。

    有的事,尽力了未必有结果,有的事,不去做必然后悔,所以,水暮颜向来选择做事义无反顾。即便她们不会有后来,她也希望今时今日她对思姬雅的关心和祝愿能够传达给思姬雅,起码,此时此刻,她是挺喜欢思姬雅的,蛮在意思姬雅的。

    人生最是无常。而承诺不过是一个有时限,有条件的约束力。在达到承诺人的条件时,赋予一定的时限,这就是承诺。

    对于思姬雅的天真,是思姬雅这个年纪本该有的。有时候思姬雅认为的成熟,只是冰山一角。那是因为思姬雅未曾经历过诸多伤害,自然不会懂得那些成熟,所以水暮颜选择接受她的幼稚。

    嗯……老牛吃嫩草……很可耻……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到……

    翌日。

    思姬雅在岚烟池等着,日暮渐微水暮颜才来了。远远的水暮颜便看见思姬雅有些焦急等待的模样,似乎她在赶时间。

    水暮颜绕到她背后,忽然抱住她,吓得思姬雅尖叫,水暮颜捧腹大笑,而后一脸宠溺揉了揉她的头。

    思姬雅欲言又止,水暮颜端详着她这副可爱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思姬雅憋了半天,从怀里拿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来,水暮颜猜到是送给她的礼物。心里却起了坏主意,趁着思姬雅还没开口便说道:“这么幼稚的东西是不是不太符合我霸气的形象?我不要。”

    思姬雅顿时语塞,顿了顿后硬塞进水暮颜手里,一脸傲娇说道:“我不管!我都送了!你必须收!”

    水暮颜的心被那个软软的毛球融化了,她看着手中的小狐狸模样的物件,又瞥向一脸傲娇的思姬雅,打趣道:“你看你像不像它?”

    思姬雅头摇得像拨浪鼓,她瞪着水暮颜,一脸委屈。

    水暮颜咳嗽两声,而后说道:“这么可爱的东西,万一被我扯坏了怎么办?”

    思姬雅看过去,水暮颜果然很报应的扯着那只小狐狸,而且还有些用力。思姬雅心疼死了,立刻警告道:“你敢扯断它我就扯断你!”

    “哦哟,好可怕!”水暮颜吊儿郎当的,下一秒心里一咯噔!

    她低下头瑟瑟发抖看着断成两截的小狐狸,哆嗦着看向思姬雅,一脸讨好的问道:“小狐狸真可爱,哪里买的?”

    思姬雅看着她一副谄媚的模样,刷一下冲过去从她手里抢回来,两段软毛在她手里仿佛要捏碎一般。

    水暮颜愧疚的看着思姬雅,谄媚笑着抢回来那残败的软毛,放进了怀里。下一刻就听见一声河东狮吼:“水暮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