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16章 反手就是 一巴掌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顾墨云抬头看她,又别过脸去往篝火里添了几根柴,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没有偷看你,别动怒,快来烤烤火,你体内有寒毒,以后别这么冷的天进湖泊。”

    “……”水暮颜不知道该不该生气,可终究是觉得没脸,顾墨云跟了她一路她竟然没发现!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

    “我叫你过来烤火,愣在那里做什么?”顾墨云又抬头看她,而后对上水暮颜倔强的眼神。

    顾墨云不由得摇头叹息:“真是本性难移,你到了哪里都改不了你这倔脾气?”

    “关你什么事?我和你又不熟!”水暮颜在寒风中抖了抖,而后在顾墨云一脸质疑的表情里很怂的走过去坐在了火堆旁,伸出冻僵的双手烤着。

    顾墨云看着对面连谢谢都没有的水暮颜,又是摇头:“你不记得我了?还是已经忘了我?我叫顾墨云你还记得么?”

    水暮颜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逍遥魔尊的名号谁没听过?可如今见了你本尊才觉得你浪费了这个名字,一脸的古板,哪里配得上逍遥二字。”

    顾墨云表情瞬间凝固,他不敢确定水暮颜是真的忘了他还是被人封存了记忆。

    “这么凶看着我做什么?”水暮颜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她有些想白兰,想无忧宫。

    “你叫什么名字?”顾墨云这样问,眼神死死盯着她,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否记得他,是否记得临安。

    “水暮颜。”水暮颜头也不抬。

    “真名?”顾墨云满是怀疑的语气。

    水暮颜又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你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

    “那你从哪来的?”

    水暮颜用一种拷问的眼光打量他:“你是来查户口的吗?”

    “……”顾墨云默了默,而后假装可怜地说道:“我没有家,一个人在魔界。”

    “……”水暮颜略带同情的看着他,而后又想起来话文本子里那些孤苦无依,没人管教受人欺凌,最后成了反派大魔王的人。

    “你也无依无靠,没有家?”顾墨云斜着眼看她,一脸套近乎的模样。

    水暮颜抖了抖身子,一脸无所谓地说道:“我连自己从哪儿来的都不知道,大概是脑子被大雪冻坏了,所以就不记得了。不过不记得也好,像我这样的人,只怕也没个好的过去,人嘛,总要往前看。”

    顾墨云顿时确定了水暮颜是被封存了记忆,否则,她该记得她叫林阿九,也叫枭魔,是顾墨云从临安将她带回来的。被暴风雪冻伤了脑袋?呵,看来是有人将她带走。

    “水暮颜,水姓很少见。”他笑了笑,而后有意无意问了句:“你去过人间么?有个叫临安的地方很美。”

    水暮颜摇摇头,轻声叹息:“我在话文本子里见过,可我没去过,说不定有一天我也能像话文本子里的妖精一样去人间一遭。”

    顾墨云不由得摇头心里感慨:“难道女人就是这般善变?在人间时想着逃离人间,在魔界时又想去人间。”

    他不知道的是,水暮颜一直以来什么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好奇心,还有无穷无尽的想象力。

    “你无亲无故活到现在也不容易,想必是有贵人相助吧?”顾墨云被火烤得有些炙热,眼睛温柔几许,水暮颜听到这句话时竟然没察觉到顾墨云的居心叵测。

    水暮颜只是默默抱紧自己的膝盖,看着那旺旺的篝火出神,她在想白兰,那个一笑就犹如春光般的人,虽然她也知道白兰心底寒冰万丈。

    “顾墨云,你想要什么?我想和你做个交易,把寒毒的解药给我,条件你开,合理我都答应你。”水暮颜是对配制出恶寒这样罪恶的人祈求?

    顾墨云脸微微红了,大概火真的有点大了。他看了看水暮颜,语气里似乎有些歉意地说道:“无药可解。”

    水暮颜失落的埋下头,抓紧了双臂,像个沉默的木偶。

    许久之后,顾墨云忽然说道:“师父不是说了吗,拜他为师他送你赤子鸢,你何必与他赌这个气?她有足够的资格做你师父,这一点你不用质疑。”

    水暮颜不由得笑了:“足够的资格?你指的是什么?除了人品以外的其他?”

    “人品?”顾墨云嗤之以鼻,满脸不屑:“能当饭吃?还是可以为你带来什么?”

    水暮颜冷哼一声,心想,这人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品这东西顾墨云绝对没有!

    “人品就是你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有的东西,它能带给我朋友,而你,只能孤独终老。”水暮颜哼了一声,而后又添了几根柴火,目不斜视的看着顾墨云那冻成霜的面孔。

    顾墨云懒得理她,只是心里在盘算着如何才能让水暮颜拜师,如果朝夕相处,就算短时间内水暮颜不能为她所用,但起码白兰找不到水暮颜。

    想到这里顾墨云不由得弯起唇角,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够讨得水暮颜的欢心,让水暮颜为他所用。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带着水暮颜站在白兰面前,无情嘲笑白兰的那一幕。

    水暮颜看着对面神经病一样笑着的顾墨云,心里满是嫌弃。她仔细看了看顾墨云那刚毅的轮廓,还有那奸诈深邃的眼眸,妖冶的妆容和一身的邪气,忍不住摇头叹息。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鸟叫,水暮颜抬头望去,一只信鸽在头顶盘旋。

    顾墨云也抬头看了一眼信鸽,而后水暮颜当着他的面伸出手去将那只信鸽召回,从信鸽身上取下纸条,看了一眼以后烧成灰烬。

    顾墨云看见水暮颜眉宇深锁,一张脸写着讽刺和无奈。顾墨云很是好奇水暮颜究竟收到了什么信息,但是他感到不安,因为如果那个信鸽是某个人给水暮颜交代了事情,就意味着水暮颜极有可能已经归属谁了。

    一想到这里顾墨云便再也坐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看着水暮颜,质问道:“谁给你旳信?你的上级?”

    水暮颜朝他走去,嘴角尽是嘲讽,满脸不屑地说道:“我就是自己的上级。”

    而后不再理会顾墨云,踏着夜色又往崆峒山上去。

    顾墨云心中确信,一定有人让她拜师崆峒山,刚才那信里不知道写了什么,顾墨云皱着眉头望着那堆熊熊燃烧的大火,而后转身跟着水暮颜往崆峒山去。

    顾墨云追上了水暮颜,轻声问道:“你想通了?要拜师父?”

    水暮颜停下脚步,冷眼看向他,讽刺道:“顾墨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讨厌,就像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你!”顾墨云第一次被人这样怼,怒火中烧,抬起手险些打下去。

    水暮颜看了看他抬起的手,又对上顾墨云那一双阴冷深邃的双眸,还有那写满了愤怒的脸。她不由得想起了无忧宫那日,顾墨云满眼嚣张怼白兰的模样,一瞬间水暮颜很想打顾墨云。

    “顾墨云,很想打我?是不是缺乏足够的理由?”水暮颜挑衅的看着他,又往前迈了一步,与顾墨云近在咫尺。

    顾墨云看着眼前突然变得恶意的水暮颜,想不通怎么突然就这样,重点是!他从来没有被谁如此怼过!他才不是狗皮膏药!要不是因为五万年前水暮颜从他手里溜走了,现在它用得着讨好水暮颜?

    水暮颜趁着他愣神,抬手狠狠一巴掌打过去!

    顾墨云这下彻底怒了,冲上来一把捏住那只打他的手,却发现眼前的人异常的淡定,那张脸上除了强忍住的疼痛之外,丝毫不惧。

    水暮颜却不卑不亢,冷冷给了句:“你在别人眼前放肆时,是否也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被极度不尊重?”

    水暮颜的话让顾墨云感到心虚,这话从何说起?难道自己嚣张放肆的模样曾被水暮颜看到过?那水暮颜究竟在何处见过他?

    顾墨云感觉自己心态要爆炸了,他厉声吼过去:“从里没有人敢对我动手!”

    “哦。”水暮颜淡淡回答,而后还是以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他说道:“那你现在是要杀了我?”

    顾墨云手上的力道又中了几分,眼里要喷出火来,水暮颜和他一样放肆!他无可奈何的看着水暮颜,而后猛然放开水暮颜,皱眉道:“好男不跟女斗!”

    水暮颜看着他气呼呼走在前头的身影,长舒一口气,心里窃喜:“幸好没动手!吓死我了!哼,让你欺负白兰,这一巴掌就当作是回礼!”

    当水暮颜跟着木左逸回到机缘殿时,正好看见鹤影仙人坐前有一把红色的琴,鲜红妖冶的彼岸花雕刻在琴身上,水暮颜一眼便喜欢上了,两眼直勾勾看着那赤子鸢。

    鹤影仙人知道她来了,却依旧不懂声色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水暮颜与木左逸站在殿上,似乎都在等着鹤影仙人醒来,可鹤影仙人醒不来,他也在等着什么。

    终于,水暮颜没有耐性等下去了,上前两步,尴尬的看了木左逸一眼,而后扯着嗓门大喊:“失火了失火了!快救火啊!”

    鹤影仙人被她震天响的喊声吓得一哆嗦,从软榻上跌下来身子骨差点散架。他狼狈的爬起来,正了正衣冠,而后瞥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水暮颜。

    水暮颜先发制人,随口说道:“听说你想清楚了,非要收我?”

    这是什么话?鹤影仙人气得又站起身子来,指着水暮颜吼道:“谁说的!胡说!”

    水暮颜立刻伸手指着木左逸,一脸无辜的说道:“你最最最宝贝的二徒弟,左逸。”

    木左逸哑巴吃黄连,连忙摆手,又发现摆手也不是,不摆手也不是,那双手举在胸前不知所措。

    鹤影仙人看着水暮颜那张傲娇的脸,再看向木左逸吃亏的表情,便知道水暮颜是拉不下面子,他不也是?!

    “咳咳,老夫这是言而有信,你既然过了尘缘镜,那老夫便要兑现诺言,收你为徒。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鹤影仙人的关门弟子了。”鹤影仙人说话时颇有几分命令语气,让水暮颜感到很不舒服,这样一个摆架子的人做她师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