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15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知府大人看着后来赶来的县太爷和随从,迷迷糊糊吼道:“这女人哪儿找来的?”

    县太爷见水暮颜被知府的儿子抱在怀里挣脱不得,整个人连忙伏在地上磕头谢罪:“知府大人恕罪,知府大人恕罪!这疯女人自己跑进来的,下官拦不住!”

    水暮颜闻言放弃了挣扎,满脸震惊的看着县太爷,而后却听得县太爷谄媚的笑道:“既然少公子喜欢,那就将她收下,以供消遣。”

    “混账东西!你还是人嘛!”水暮颜在男子怀中声嘶力竭的吼着,她越是绝望的嘶吼,越是挣扎得厉害,身后的人笑得越是张狂。

    “现在就跟大爷我回去找找乐子!”那男子粗暴的将她生拉硬拽,水暮颜手腕处传来异样的感觉,她渐渐开始绝望心慌,她不知为何,心里想不起任何人会来救她……

    男子关上门后将她扔向床榻,水暮颜喘着粗气,愤怒和恐惧填满了她的内心……

    她看着靠近的男人,心里满是厌恶和恐惧。男子忽然就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她拼了命的挣扎,可听到的除了自己撕心裂肺的嘶吼,便只剩下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不要……不要……我求你……”水暮颜终于怕了,肯低下头求饶。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求饶,颤抖的声音里传来深深的恐惧,身上的男子笑得更得意。他笑得更加放肆:“哭吧!我最喜欢听女人在我身下哭泣!哈哈哈哈……求饶?大点声!我的耳朵好享受……”

    水暮颜这才知道求饶是徒劳的,她是弱者,变没有资格求饶,生杀大权不在她手里。她想起来在无忧宫时被千风瞧不起,想起自己日夜练功,想起自己受过的伤,还有来崆峒山时受到的屈辱……

    水暮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而后心中意识到这是幻境,她当即试着再次幻化出彼岸魂,果然成功了!而此时她周围的幻境都变了,一眨眼她到了大街上,她听见了一阵阵声嘶力竭。她死死握住手中的彼岸魂,刚才的耻辱像鬼魅一般缠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水暮颜一边流着泪一边往声源处跑去,却看见乡绅正带着家丁强行抢走那些穷苦人家的女儿,水暮颜哪里还受得了这个刺激,当即扔过去彼岸魂,将抓住少女的男人穿透,魂飞魄散!

    众人吓得屁滚尿流,水暮颜一步一步上前,泪水不断的流出,她模糊的双眼看不清这个世界,她明知道是幻境却走不出去!而眼前的一切,既然是幻境,又有什么打破的必要呢?

    水暮颜恍神了,而后一个乡绅对她吼道:“你以为你是侠女了不起?有本事护得了她一时护不了她一世!杀了我一个还有千万个我,你以为你杀得完?天下恶人除不尽的!”

    水暮颜闻言眉宇深锁,她知道,有人想通过幻境告诉她这个理,她抖着唇悲凉的笑着,而后眼泪刷刷流,将她内心的绝望发泄出来。

    地上的男子和四周的人都在笑,无情的嘲笑她!

    水暮颜走到他们面前,也开始笑,笑得放肆悲凉,她承认这个道理,所以笑得跟失心疯一样。

    “天下恶人杀不尽,哈哈哈哈……”水暮颜忽然变了脸,又拔起彼岸魂开始拼尽全力向周围的人砍去!

    她胡乱的挥剑,那些人的身体七零八落,血液喷溅,被她砍断掉落得满地都是,惨叫声不绝于耳,水暮颜一身红衣分不清是血色还是本身的红色。

    “那就杀到我死为止!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水暮颜嘶吼着,丝毫不顾自己有多残忍,她只觉得唯有杀戮才能洗掉她内心的无助和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筋疲力尽,她丢开彼岸魂,抬起两只手腕凄凉的笑着:“怎么就成了命门?为何会无力?是寒毒?”

    她忽然想起了赤子鸢,鹤影仙人说只要她走出这环幻境便将赤子鸢给她。

    水暮颜冷笑,她眸光里闪烁着冰冷,随后她闭上眼,身子缓缓升起。闭上眼后的世界真实多了,她仿佛被困在某个狭小的空间里,她感受到的除了死寂便只剩下一点点的声音,像是从某个方向传来的……

    水暮颜努力的听着那细微的声音,像有人在窃窃私语,又断断续续,隐隐约约。水暮颜知道自己要彻底静下心来,她安静的侧耳倾听,世界仿佛静止了,耳畔没有风声,哪怕一丝一毫细微的风声。

    “她在干嘛呢?”

    “不知道,不过看她刚才那求饶的模样甚是可笑,啧啧,女人就是女人,一旦到了男人手里,还不是乖乖听话求饶。”

    “哈哈哈,是这样。”

    “真想听她再求饶一次,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高高在上的脸!”

    水暮颜在无忧宫时练过许多招式,她害怕有一天眼睛看不到,因此闭上眼根据声音判断敌人方向的能力她练得很好。既然判断了方向,便该出手了!

    水暮颜横眉一挑,将彼岸魂双手紧握,默念口诀,而后周围泛起强烈的红光,还笼罩着一层浓厚的黑气,被笼罩的她一袭红衣那般邪魅!

    “万城灭——”她忽然高举彼岸魂,双目凌厉,狠狠朝声源处劈去!

    只听得一声巨响——轰!

    尘缘镜那块巨石被劈开,水暮颜好好的站在众人面前,只是她衣衫还有些凌乱,青丝还有些凌乱,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了淡定从容,唯有无尽的杀气和怨恨。

    “啊!她竟然走出尘缘镜了!”

    “太可怕了……这女人什么来头?”

    水暮颜一直盯着声源的方向,只见两个白衣男子就站在鹤影仙人身后窃窃私语,而鹤影仙人眼里除了微微震惊外便再也没了其他情绪。同样站在一旁的虞疏影和木左逸则是一脸不忍,于是水暮颜决定放过他们。

    再往旁边看,顾墨云那张脸上写了什么?他微微皱眉,眼里也没有奚落,水暮颜盯着他的那一瞬间眼里满是落魄,仿佛受尽了屈辱般无助。顾墨云那眼神,大概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水暮颜提着剑朝鹤影仙人走去,两眼却盯着那两个奚落她的男子,那两个男子不由得慌神了。

    鹤影仙人忽然拦住她:“既然过了尘缘镜,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鹤影仙人的人关门弟子了,还不跪下行拜师礼?”

    水暮颜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鹤影仙人,仿佛想将他瞪死!

    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呵呵呵……老东西!你也配?看看你教出来的徒弟,一个个和那些下流痞子有什么区别?你鹤影仙人有教无类?你是借着有教无类的旗帜为自己招收走狗呢?上梁不正下梁歪!”

    水暮颜啐了他一脸,而后指着他身后那两个人吼道:“今天我便要当着你的面将他们废了,你不是他们的师父么?让你的徒儿看看你是护他们还是不护。”

    鹤影仙人依旧没有表态,一旁的木左逸却站出来阻拦:“师父门徒上万,他不可能管到每个人,你怎么能都怪给师父?”

    “呵呵……”水暮颜闻言觉得可笑,却又觉得是这个理,而后冷眼看向木左逸,警告似的说道:“那我也告诉你,今日这两个畜生惹了我,他们必死!谁要敢拦着我我就杀了谁!他这个做师父的不管教徒弟品行,那就没有资格管我杀不杀他们!”

    话音刚落那两个人便跪在了地上忙不迭求饶:“师父!救命!师父,徒儿知错了!”

    鹤影仙人死死盯着水暮颜那张笑得极为讽刺的脸,还有她满目悲凉和冷漠。

    “身为男人很骄傲?那我碾碎你们所谓的尊严,让你们永远记住今日!”水暮颜冲过去,手起刀落,极快的速度便将两人变成了太监,还砍断了他们的右手。

    水暮颜这才似乎满意了,她收起了彼岸魂,眼中掉落两行泪来,她是那样痛恨自己是个女人!这个世道不好,她不得不承认几乎所有的男人都认定了女人就是弱者!

    水暮颜抬脚往外走,却猛然听得鹤影仙人一声吼:“费了这么多功夫不就是为了得到赤子鸢?现在你要功亏一篑?”

    “功亏一篑?呵,可笑!”水暮颜微微摇头,不屑的看着鹤影仙人骂道:“不仔细看还真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呢,一脸正派,仙风道骨,其实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师父,我一定羞愧得撞墙而死!”

    这话夸张了些,水暮颜才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撞墙,不过会感到羞耻倒是真的。她不是好人,甚至是个小人,可那也是个真小人,比伪君子好太多!

    水暮颜冷哼一声,而后大步流星离开,顾墨云和鹤影仙人都陷入了沉思,两个人眼里流露出来的皆是一点点的恍惚。

    鹤影仙人看向顾墨云,冷冷道:“她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顾墨云知道鹤影仙人话里的意思,可他顾墨云又岂是个听人指挥的?鹤影仙人越是不允许他靠近水暮颜他便越是要这样!而且今日好容易重新见到枭魔,他还有好多疑问,他迫不及待想要找枭魔谈谈。

    看着顾墨云一声不吭离去,鹤影仙人意识到他必然去找了水暮颜,于是狠狠皱眉,转身吩咐木左逸:“去找她,尽快说服她留在玄崆门。”

    “是,师父。”木左逸点点头,而后目送一脸不悦的鹤影仙人离去。跟在鹤影仙人身旁的虞疏影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摇头。

    雾气缭绕的湖泊里一个身影狠狠皱着眉,用力的洗着身子,不甘心的泪从她眼中不断滑落,她似乎觉得恶心无比,尽管身子被搓红了她还是拼命地搓。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渐渐下了山,湖泊里的水开始变得冰冷,她才缓缓停止了动作,又在水里泡了好久才上岸。

    夜里的风很冷,水暮颜拖着疲惫的身子没走两步便遇到了正在添柴的顾墨云,水暮颜一瞬间绷紧了神经。

    她狠狠皱着眉走过去,看着篝火面前面无表情的顾墨云,轻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