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13章 拜师崆峒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水暮颜不知道白兰为何突然这么问,她只是从白兰眼里看到了卑微和痛苦。

    这一刻,她仿佛明白了身为帝王的难处,他肩上扛着守护魔界的大任,他的一言一行都要与魔界的利益牵扯在一起。

    是不是他才是那个必须强大起来的人,而水暮颜之所以要强大起来不过是因为她要生存。她完全可以脆弱一下下,还有白兰保护他,可白兰一旦脆弱,便没有人保护他。他是王,是保护者。

    “白兰。”水暮颜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望着他,满脸心疼地说道:“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的,有朝一日我定然会强大到将那些不臣之人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水暮颜目光如此坚定,白兰也险些信了,可这是枭魔,他心里更清楚一旦枭魔恢复记忆,他将无法掌控水暮颜。所以,他必须在此之前得到水暮颜的心。

    白兰笑了笑,递给她一块点心,温柔地说道:“我知道,即便天下人都背叛我,你也绝不会背叛我。”

    水暮颜心中的软弱被撩动,她心疼白兰,他们同样孤寂,同样独孤。所以他们是一类人,从这一刻起,水暮颜有了一个同伴,叫白兰。

    这日暴雨倾盆,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浮屠山上山体滑坡,无数碎石滚石掉落,于是在浮屠山训练场的水暮颜被困住了。

    已是深夜时分,白兰听着屋外嘈杂的声音无法入睡,他推开窗棂,被猛然吹进来的雨滴砸中,胸前湿了一大块。他急忙关上窗,转身的瞬间想起水暮颜,于是他有些想去探望水暮颜去,可此时夜已深,水暮颜睡了吧?

    一夜的风雨声未曾停歇一刻,直到天明,雨水将大地洗刷得格外清亮。白兰的寝宫外芳草碧绿,旺盛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

    白兰正往外抬脚,却撞上红了眼的雅魅尘,雅魅尘望向白兰的瞬间眼里带着恨意,他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此时一身的怒气冲天,拳头咯咯作响,湿透了的衣服还在快速的落着水滴。

    雅魅尘咬牙切齿的说道:“阿颜恐怕不行了……”

    白兰身子猛然颤抖,满眼不可思议,疯了一般冲向秋雨宫。

    秋雨宫。

    白兰踏入秋雨宫的刹那便看见水暮颜面色苍白的在原地打坐,四周泛起强烈的红光,她额上已经出现一朵极其妖冶的彼岸花。而那双长眉紧紧锁在一起,汗水顺着脏兮兮的脸颊滑落在浑身是泥水的衣服上……

    白兰皱起眉头扑到她面前,不可思议的看着水暮颜,低沉浑厚的声音吼道:“怎么会这样!”

    雅魅尘冰冷的声音问道:“魔帝是不是忘了她除了是枭魔外还是个女人?她的灵体现在才出现,意味着什么你清楚。你只顾着逼她成魔,是不是从来没考虑过她的生死?”

    “你在说什么?”白兰猛然回头瞪着雅魅尘,雅魅尘今日的反叛让白兰很反感。

    雅魅尘毫不客气的吼道:“他若是个男人,任由你欺骗利用!可她是个女人!一颗心就只够容得下一个人!白兰,你想要天下一统便可以牺牲一切,哪怕她如今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你心里眼里都只是惦记着她的妖力,你不配得到她的真心!”

    雅魅尘一番话吓到了在座的几人,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白兰说话,兴许是因为水暮颜这后半夜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吓坏了他。他无法忍受一个要强又那么脆弱的女子就因为一个男人的私心而毁灭。

    水暮颜似乎更痛苦,一身湿透了的衣服升起明显的寒气,她眉梢染了霜雪,呼出的气息仿佛被冰冻!

    “寒毒……”千木颤抖着声音,他两眼死死盯着水暮颜,这世间能够给水暮颜下寒毒的便只有一个人——顾墨云!

    白兰猛然伸手去碰水暮颜,却被水暮颜周围的红光弹回,这一刻他才体会到水暮颜体内的妖力有多强大!可水暮颜就要死了,她的身子渐渐被冰冻!

    “千木!救她!救她啊!”白兰方寸大乱,无助的嘶吼着,眼中滑落热泪。

    千木颤巍巍的说道:“这是顾墨云配制的寒毒,无药可解。”

    “顾墨云……又是他!怎么又是他!”白兰内心崩溃,为什么他总是被顾墨云欺压?水暮颜什么时候中的寒毒他也不清楚,甚至水暮颜寒毒发作时他也不知道……

    雅魅尘跪在水暮颜面前,轻声道:“阿颜,我是魅尘,你听到了吗?快醒来好不好?”

    水暮颜眼角滑落了泪,她痛苦的咬着牙,汗水滑落成冰,寒气越来越重……

    雅魅尘无限爱怜的看着水暮颜,他眉间的枫叶灵体泛着同样红得妖冶的光,他微微抬起手,似乎想做什么。

    “不要!”千木扑过去拦住他,连忙劝解道:“不要!就算你将灵体取下为她抵御寒毒也是治标不治本,不要这么傻!”

    “那你要我怎么办!眼睁睁看着阿颜死吗!她在你们眼里就只是一把刀,可她在我心里是个活生生的人,是我雅魅尘今生唯一在意的人!”雅魅尘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到了众人,谁都没看出来雅魅尘有喜欢水暮颜旳迹象,再者,那是枭魔,与他身份悬殊,他怎么敢喜欢?

    “啊——”忽然传来水暮颜的一声惨叫,她身上不断的流失着法力,嘴角溢出血来,身上的寒气渐渐退去……

    千木急忙捏住她的脉搏,确定她脉息正在慢慢平稳后赶忙报喜:“寒毒还不是太重,这次是扛过去了!”

    众人都舒了一口气,千木怀中躺着昏迷不醒的水暮颜,她虚弱的身子还很冰凉,千木仿佛正抱着一个死人。

    侍女将水暮颜带了下去,秋雨宫内死寂一片。

    白兰冷静下来,他看着雅魅尘,只是不咸不淡的问了句:“你要背叛我?”

    雅魅尘面具下的脸冻成冰,他沉默片刻后冷冷道:“我不想背叛你。”

    白兰扭过头去,而后转移话题:“她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雅魅尘低沉了声音说道:“她每天都在机关谷练到累得受不了才回来,昨夜暴雨,浮屠山的机关谷被滚落的巨石填充。我昨日来看她时,她就已经浑身湿透了,满身是伤的在这里打坐……我去看了机关谷,已经被完全毁掉,想必是她逃出来时施法过度所致,大概是因为寒毒发作了,所以她才身上多处被砸伤。”

    白兰扭头看向千木:“有什么法子可以克制寒毒?”

    千木顿了顿,而后轻声说道:“如果有上古魔器赤子鸢封存于她体内,或许可以抑制寒毒的发作时限。”

    “这赤子鸢何在?”白兰问。

    千木低头轻声道:“顾墨云那儿……”

    死寂无声……

    崆峒山。玄崆门。

    水暮颜抬眼望着那千万个阶梯,还有高耸入云的山峰,满眼的郁郁葱葱和仙雾缭绕。她觉得白兰说的在理,寒毒一日不除,便是个最不稳定的因素,指不定哪一日自己就因为寒毒发作而死,太不值得了!

    玄崆门的是鹤影仙人创的门派,鹤影仙人是神界之人,他在六界之内威望极高,出了名的有教无类。可他收徒有个规矩——看眼缘!于是在水暮颜被无情拒绝后她得出一个结论——看眼缘就是看心情!

    水暮颜在一众白衣翩然的门徒轻蔑的目光中面色尴尬,那个白胡子怪老头不收他,连眼睛都没舍得睁开看一眼便说:“我对你没有眼缘,所以不收你。”

    水暮颜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忍不住大骂:“不收就算了,干嘛这么瞧不起人?哼,你不收,我还不拜师呢!”

    她还是心高气傲,不过她才转身便又想起来那日寒毒发作时,她竟然连山体滑坡的巨石都险些扛不住,若不是上天垂怜让她捡了一条命回来,此刻她是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水暮颜忽然觉得,忍辱负重吧,毕竟自己是有利可图才来拜师的,干嘛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换做是自己,也不会乱收一个人啊……

    随后水暮颜转身满眼歉意的看着鹤影仙人,想着戏文本子你所说的诚意,便试探着跪下来。这一跪吓到了鹤影仙人身旁的木左逸,那是个面容清秀,颇有几分书生气息的人,眉峰如聚,一副正派君子模样,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水暮颜的举动。

    水暮颜很快便低下了头,因为四周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嘲笑的,鄙夷,同情,甚至是看热闹一样的目光。

    “什么货色也敢来拜师?”

    “你看她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啧啧,还是个女人吗?”

    “她这不是红了脸?算半个女人吧……”

    “哪里来的东西,以为跪上几个时辰师父就收她了?做梦呢!”

    “天色不好,我看要下雨,哈哈,看她还起来不起来!”

    水暮颜听着这些刺耳的话,只觉得难过,她这才意识到话文本子里的故事始终是个幻象,现实就是现实,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她为什么要拜师?还不是为了赤子鸢!因为顾墨云在这里,因为鹤影仙人是他师父!因为她受不了寒毒发作的痛苦,她如果可以靠近顾墨云,或许会拿到药方子。

    她忽然觉得自己也不过小人一个,和顾墨云有什么区别呢?他们都是同一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是看个人手法高明不高明罢了。

    “你跪下做什么?”鹤影仙人这才打开一条缝,眯着眼满脸惬意的看着她。

    水暮颜跪下去的脚仿佛生了根,她很想起来,可有一股力量迫使她跪下,羞愤填充着她的心房。她咬着牙,不知道该不该实话实说。

    “我在问你,你为什么跪下?你不知道人这一生只能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随便一个人你也跪?”鹤影仙人这话仿佛是刻意在奚落她,惹来周围人又一次嘲笑,有的人甚至是刻意大声嘲笑,那夸张的声音成了水暮颜心里的阴影。

    她抬起头看向鹤影仙人的瞬间眼里全是怨恨,她扫视四周的人,吓得四周的人胆寒,便都没敢再嘲笑她。

    她微微张口,冷冷回答:“因为你医术独步天下,我病了,别人治不好我的病,我想学医自救。”

    “学医自救?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鹤影仙人又轻蔑的笑了,而后瞥了一眼暗沉沉的天色,加重了嘲讽意味的说道:“那你便跪着吧,你这脑袋估计是傻的,医术岂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撒谎!”

    水暮颜顿时红了脸,鹤影仙人拆穿了她,她并不感到羞耻,她只是觉得……自己可笑!

    可她怎么能直白的说自己想要魔界第一魔器赤子鸢?她想过去抢,可她又觉得那样很不好,她知道其实在魔界或许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这时,天空轰隆隆的雷声开始朝他们席卷而来,青石板上的枯叶被风卷积着扑向水暮颜,砸向她的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