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第11章 颜帝出世

时间:2018-06-14作者:雪寂冬深

    秋雨宫。

    水暮颜回来便开始倒酒喝,她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便知道自己日后要与他们争。

    “队友?呵。”水暮颜冷笑,一门心思想着超越她,将她碾压在脚下的就是队友?

    他们同为杀手,谁心里不是寒冰万丈?水暮颜闭目躺下,满脑子都是浮屠山训练场里的机关,还有凶兽。

    生存是残酷的。

    水暮颜轻轻撩开衣袖,看着手腕上那一道道被机关射伤的疤痕,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她试着轻轻按压了腹部还未愈合的新伤,当酥麻疼痛的感觉袭遍全身时,她心中除了悲凉便再无其他。

    “杀手?无情。”水暮颜轻声嘲讽,十分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屋外堆进来的日光。

    训练日复一日,残酷日复一日,水暮颜每日都能感受到被冷兵器深入体内的刺痛,还有新肉长出来的奇痒无比。

    身上的刀疤一道又一道,灵药祛疤一次又一次。这副躯体早已经没了最初的天真,取代的只有无尽的寒心。

    “颜儿。”白兰温柔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水暮颜轻轻睁开眼,和他四目相对的瞬间水暮颜立即闪避,随后坐起身来一言不发。

    白兰沉默片刻,他知道水暮颜为何而生气,而后他轻声安慰道:“不是每个人都认为女人就是弱者,千风只是不相信你能够担此大任。你也知道你是爆发力极强,但终归是后来者。他们四个人已经共事数万年了,情谊自然深些。”

    水暮颜冷冷看着白兰,心中满是不屑,四个人一个队伍她不就是外人?

    她冷眼看向白兰,而后很不客气的回敬:“我也没承认过男人就是强者,他们四人什么关系,感情多深厚与我什么干系?既然他们不服,那就用实力说话,若动起手来谁死了那也是自找的。”

    水暮颜说话越来越无理取闹,越来越冲,白兰不知如何调节水暮颜心情。

    半晌,他才又开口转移话题说:“你整日忙于练功,都没有什么爱好,有没有什么想学的?”

    “杀人。”水暮颜毫不留情的这么回答。

    白兰微微一笑,似乎他总是波澜不惊,他这个人留给水暮颜最好的印象就是温柔大度,笑起来温暖明媚,一身沉稳的王者气度。

    而后他递给水暮颜一把钥匙:“这是藏书阁的钥匙,你有空去看看那里的书。一个人光是武力强盛是不可能称霸的,还要智力和心力强大,多看书,你会更强大。”

    水暮颜将信将疑看着那把钥匙:“看书做什么?浪费时间?”

    白兰对水暮颜一笑:“书中自有纵横之术,你不学?那可是前人累积下来的经验,你若懂了,便要少受许多罪。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好。”水暮颜听到纵横之术时便有了点兴趣,于是欣然接受这把钥匙。

    水暮颜空白的生命里缺很多东西,她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填补,在她心里,这一世便只有无尽的孤寂和杀戮。人生是如此的百无聊赖。

    抚忧殿。

    白兰看着手中的信笺,只是瞥了一眼便眉宇深锁,而后看了一眼邑闲阜,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魔神皇邑闲阜是上一任魔帝绮语留下来的两朝元老,也是白兰最重要的心腹。他常年在外收集情报,是白兰的第三只眼。

    信笺上写了一段话:枭魔在我手中,你永远斗不过我,手下败将。不日,我必亲临无忧宫拜访——逍遥魔尊顾墨云。

    邑闲阜担忧的看向白兰,白兰目光一沉,而后将信纸撕了个粉碎,扬撒在空中。

    “那就让他来。”白兰目光里满是阴冷,也许在水暮颜看不到他时他才会暴露出这样冷漠的一面,只是,这个男人为何偏生要在水暮颜面前留下那样温柔的模样?

    而后白兰对邑闲阜说道:“对了,去找千雅过来。”

    “是。“邑闲阜退下。

    白兰嘴角浮起冷笑,目光里全是冰凉怨恨:“顾墨云,难不成你就一定是天生的赢家?我偏要让你大败!“

    不一会儿雅魅尘便来了,见白兰身边一地的碎纸,便知定然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魔帝。“雅魅尘下跪参拜。

    白兰冷着脸看向他,轻声问道:“她现在状态如何?“

    “她整日除了练功还是练功,偶尔也去藏书阁。“雅魅尘知道白兰想要见到成效很久了,水暮颜现在的状态他很满意。

    白兰想了想而后吩咐道:“过几日便是盛会,到时候我想带上水暮颜,你怎么看?”

    雅魅尘不知如何作答,他甚至不清楚白兰在问什么。

    “你去告诉她,她将在这次宴会上以八大帝王之首颜帝的身份出世。”白兰终是舍得让水暮颜出世了,一直以来他尽量将水暮颜藏起来,就是怕被顾墨云找到。

    “是,我这就去通知她。”雅魅尘退下了。

    藏书阁。

    雅魅尘来时水暮颜还沉浸在话文本子里,眉宇深锁,满目悲伤还带着些许怒气,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解的结一般。

    雅魅尘悄悄坐在她身边,轻声问道:“今日又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

    水暮颜这才合上书,哀怨地说道:“你说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蠢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甘愿被人杀死。有什么好下场吗?最后还不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两个人一块儿死。”

    她说话间语气里满是对那个男人的鄙夷和讽刺,雅魅尘心里不由得感到好笑,而后说道:“你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水暮颜狠狠白了一眼雅魅尘,而后咋咋舌说道:“你明知故问,我至今不是一个人?”

    雅魅尘倚在书架上笑问:“你不喜欢魔帝?”

    水暮颜当即冷下脸问道:“为什么我要喜欢他?就因为他是魔帝,天下共主?”

    “哦?你不喜欢这样的?”雅魅尘有些吃惊,又试探着问了一次。

    水暮颜将书砸向雅魅尘,一脸嫌弃地说道:“我跟你说两句体己话,你可别告诉魔帝。”

    “你说吧。”

    水暮颜悄悄靠近雅魅尘一脸调皮笑道:“白兰有些古板,而且还有一种伪君子的气息。”

    雅魅尘闻言怔住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像一条死鱼。

    水暮颜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不由得额上冒汗,她又补充道:“我可是觉得咱俩合得来才和你说这些话的,你要敢去告状我打不死你。”

    雅魅尘微微一笑:“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喜欢的一定不是他这样的。”水暮颜一脸认真的讨论着,微微抬头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喜欢的人一定要阴狠毒辣,机智过人,最好天下无敌!”

    “……”雅魅尘顿时不敢说话,仿佛被噎着了一般。

    水暮颜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是这样的表情,于是又说道:“你说这样的人为什么没有人爱呢?我看到话本里那些登峰造极的人却被天下人视为仇人,其实……是他的错吧……可他善良的时候那些人又尊重过他么?诶……所以说怎么可以怪他无情无义呢!”

    水暮颜说话间眼里满是同情和爱怜,她不过是看了几个话文本子罢了,竟然喜欢上这样的人。如果说白兰捷足先登带走了她,那这阴差阳错的让她又重新喜欢了阴狠毒辣的人,算不算上天对顾墨云的一点恩赐?抑或是公平?

    “阿颜。”雅魅尘忽然打断她,脸上满是温柔。

    水暮颜好奇的看着他,而后雅魅尘微微笑道:“在魔界最常见的就是无情的背叛,所有人的生长环境都差不多。所以一个人最后修炼成什么样子取决于他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不能怪给别人。”

    “你这话说得太无理了吧!难道受了刺激和伤害还要去忘记和原谅?有仇必报你懂不懂?这才是生存之道!不然就只能任人宰割。”水暮颜满眼的鄙夷,脸上写着不开心和倔强。她还做不到不怨天尤人,起码现在的她觉得凡事有因必有果。

    雅魅尘不做任何争辩,只是轻声说:“等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人,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想你会知道什么是情爱,这种东西会是我们的软肋,我们却逃不脱。”

    听到这里水暮颜斩钉截铁地说道:“那我情愿一生无情,独孤不败!”

    雅魅尘忽略掉她眼里的倔强和坚持,他知道一个人在不懂情之前都是这样。

    雅魅尘看了一眼日暮余辉,而后笑道:“夕阳美不美?”

    水暮颜知道他不想继续话题,也知趣的不说话了,转过身又抽出一个话本子看起来,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想一个人看看书,你自己去看夕阳吧。”

    雅魅尘无叹息,而后坐在她身旁伸着头问:“这本又是什么书?”

    “《镜花缘》,你也想看?”水暮颜抛过去一个冷眼。

    “看,让我也感受感受什么是罪大恶极的无辜。”雅魅尘无视掉水暮颜那杀人不偿命的眼神,将头靠近水暮颜肩头,和她继续看着。

    可不一会儿水暮颜就发现雅魅尘看得心不在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惹得水暮颜也看不进去书,于是她皱眉问道:“你怎么了?有事就说。”

    雅魅尘一脸认真看着她,水暮颜要离开无忧宫了,可她浑然不知,雅魅尘舍不得。

    “下月初有个宴会,魔帝想让你去见见外面的人。”雅魅尘最终还是说出口,他没有能力控住这只鸟,他也没资格。

    “真是白兰说的?”水暮颜心中一阵恐慌,白兰要放她出去?她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即将迎来一场血雨腥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