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妖精 118.很努力了

时间:2018-09-12作者:九州月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然后, 医生缓缓抬手, 在对方困惑的神情里,一耳光猛然扇出。

    那力度之重,将人生生扇飞了数米, 将墙上都撞出裂纹,阿鹰都在手术台上缩了下脖子。

    郝医生这才淡然地拿消毒布擦了擦手,柔和道:“我弟活着回来,你好像很不开心啊。”

    那军官捂着流血的左脸, 愤怒的几乎不用油盐就对将医生吞下去:“你们是死了么, 给我把他拿下!”

    周围的士兵一脸为难, 却没有一个敢于上前, 他们可不像上官那样没脑子,知道哪些柿子是能捏哪些捏不动。

    郝医生甚至狠话都懒得放:“熊璋, 赶出去, 除非成了尸体,以后都不准他进来。”

    门后那个扛过鲟鱼大小动物的高大男人沉静地点头, 走到一众人面前:“请吧。”

    “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 我很快就会回来查的!”戒备地看了高大男人一眼,那青年军官放下狠话,愤怒地带人走了, 甚至比刚刚来的还快。

    “就这么容易?”邵渝一时回不过神来。

    “不然呢?”阿鹰兴致勃勃地给朋友解释道, “我哥可是独创一部的天才, 他这里的妖怪数量大到能把普通人吓死。那家伙也就以为能拿点把柄换好处, 我哥怎么可能理会他?别说我哥没用药剂, 就算有,那最多被上面说一句……啊,哥你放手,痛啊!”

    “我给你的存灵剂,你为什么没用?”郝医生拎着弟弟肩头的硬肉,冷冷问。

    “给这次的一位兄弟了,哥你能救我的不是么?”阿鹰一脸乖巧柔弱,伸手就把孪生哥哥抱住埋头,“好痛啊,我胸口还冷,哥你抱我一下,这次我好怕见不到你了嘤嘤……”

    郝爱国气得不行,又心疼地生不了气,愤怒地把他拍开后,带着熊璋走了:“你有本事惹事,回头可要记得有本事吃药!”

    看哥哥走远,阿鹰松了一口气,从手术台上爬起来落到邵渝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你回来了,听说路上遇到麻烦了?没事吧。”

    “一点小麻烦,已经收拾掉了。”邵渝皱眉道,“你伤那么重,不歇息一下么?”

    身上的旧伤疤就算了,胸口还绑着绑带呢。

    “我哥给我打过药了,都是筋脉的内伤,躺着站着没有区别。”阿鹰轻巧地解释了一句,然后压低了声音,“快走吧,我带你去仓库拿东西,我哥这好东西特别多。”

    邵渝淡定地点头:“嗯,我相信,但你要不要先把衣服穿上?”

    “……”

    -

    在路上,阿鹰简单介绍了一下如今的修道界情况。

    由于灵异任务通常没有预兆,只会显示某些地方有异常事件,这时就需要有人去调查处理,国家机器会收集各种资料汇集到特殊事物部门,然后就由特殊部情报部门分析总结,划分危险程度,再交给合适的队伍处理。

    队伍完成任务后,上传任务录像至总部,总部确认后会在app账户上返还功勋点,凭借功勋点,就可以换取各种资源,灵石灵草古代道籍还有大能们的讲课都要靠功勋点来换取。

    “功勋点的其中一个作用就是可以来我们兽医站换取门票,如果能勾搭走一只妖兽,就算自己的。”阿鹰微笑着指了指在建筑里避雨的各种动物们。

    雨声依旧,巨大的建筑群里,他带着邵渝从主道穿过,一路上,各种狮子老虎老鹰毒蛇悠然经过,叼着肉衔着骨,拿着平板戴着耳机,从一个叫“食堂”的巨大房间里走出来。

    而它们身边大多不止一个带着人类士兵,后者表现的十分殷勤,不断嘘寒问暖,一点不介意对方有些不耐烦的模样,而周围的一些老鼠麻雀穿山甲之类的动物就显得十分的寒酸,无人问冿,只能羡慕地看着那些大妖怪吃香喝辣有人陪。

    “你们这是种族歧视啊!?”邵渝摸了一把黑鱼,有点心疼,要是自家鱼在这里,肯定也是低等待遇,而黑鱼看着这些以貌取动物的人,就很不屑。

    “这没办法,他们要是能带一只厉害的大妖怪走,不但组队方便,赚功勋也快多了,真养宠物也不是来这找。”阿鹰很是无奈地摇头,解释道,“我们在道校五六岁入学,至十六岁学完五行基础就开始实习了,一般是自由组队,然后去部里接任务,用任务功勋换取各种修炼物资,起步快,成长就快。”

    “那刚刚那个人找麻烦,也是因为想要两只妖兽?”邵渝好奇地问。

    “对,那个人叫谢苏,是特殊部长的儿子,因为当年的绑架事件伤了经脉无法修炼后,就一心想找大妖怪来做召唤师,”阿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他性子急,看动物们都不搭理他,就想用强,被我哥发现了,当时我哥放了上百种无毒蛇咬他,把他吓出心理阴影,就这么结仇了。”

    “那位部长没有生气?”

    “我哥可是谢部长面前的红人,他不但没生气,还把那小子训了一顿,关了一个月的禁闭。”阿鹰耸耸肩,“谢苏拿我哥没办法,就成天找我麻烦。看在谢部长的面子上,这些小事,我和哥就忍了。”

    “谢苏?”邵渝觉得好像在哪听过,但想不起来,便抛在脑后,“那先前你一个人来山区做测量,也是他给你找的麻烦吧?”

    否则以阿鹰的关系,不应该去那种小山沟里。

    “被你猜中了,他当时想把我和队长拆开,加入队长的队伍里,就给想办法让我去了那个山区,结果遇到你了,还真要感谢他。”阿鹰青春的面容上满是得意,他与郝医生明明长着同一张脸,但气质却是两个不同的极端,让邵渝感觉生命真微妙。

    “仓库到了!”阿鹰带着他下了电梯,进入地下。

    仓库的灯光很微弱,一进门便看到各种枪械,从□□到□□,从轻狙到重狙,马克沁到加特林,应该有尽有,宛如武器库,旁边还有各种弹/药,邵渝好奇地拿起一把手/枪,发现上边刻写着各种红色纹路,子/弹为铜银合金,每一颗弹都有纹路,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这是开光子/弹,就是用特殊的手法,将我们体内的力量附着至弹药上,一般的子弹对灵异没有效果。”阿鹰捏着一颗子弹,“上边的刻纹是机床车出来的,开光是道教的一些散人,价格贵产量低,所以暂时不能大规模装备。”

    黑鱼好奇地转了一圈,还伸鱼鳍摸了摸。

    “来,这是你要的阴石。”阿鹰带起手套打开楠木箱,瞬间,一股诡异浓烈的气息涌出,被邵渝敏捷地伸手吸到手心里,“全是你的了!”

    “这不太好吧,”邵渝勉强拒绝,但力度十分微弱,感觉真的很美味啊,自己和黑鱼都可以吃很饱呢,好难,“我、我要几块就好……”

    黑鱼贴在上面,闻言看了他一眼,低头在饭难吃和没饭吃之间纠结。

    “这么多,不好拿啊……”邵渝弱弱地道。

    “是有点不方便。”阿鹰考虑着要怎么拿走,就这样给出去外面的小兵看到会炸的,虽然他是刷了哥哥的功勋点……

    就在这里,黑鱼突然道:“我帮你拿。”

    邵渝:“嗯?”

    什么意思?

    黑鱼懒得解释,淡定地钻进他心口,下一秒,邵渝神情淡然,勾手招来一枚子/弹,指尖一勾一划,瞬间,弹上神光一闪而逝,光芒笼罩,像电影特效一样,将那箱石头全数收入其中。

    阿鹰一时目瞪口呆:“这、这个是什么?”

    “须弥纳介,一种储物开光之术罢了,”说罢,黑鱼渝又招来一颗子弹开光成储物弹,淡然地丢给阿鹰,“给你抵债,不必找了。”

    直到邵渝瞪她一眼,冷冷道:“不把你掉下的东西捡回去么?”

    阴冷的寒意瞬间浸入骨髓,女人似乎被吓到了,急忙弯腰,手忙脚乱地把这些已经吓僵的小动物们捡到篮子里。

    邵渝更加不悦,最烦这种事情,没办法,他动物缘就是这么差。从来没有什么动物愿意靠近他,哪怕他用着省下来的肉勾搭村口温顺的大黄狗,也只会把对方吓得屎尿齐流,引来更多人对他指指点点。年幼的他不死心的结果就是强行摸了一只小狗把它吓破胆死掉,从此他就再也没有遇到主动靠近动物。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摸了一把黑鱼,觉得它真是太可爱了。

    黑鱼看在蹭了网的份上,瞥了他一眼,没有反抗。

    邵渝心花怒放,又摸了一把,感觉自己也是有主子的人了,可以告别云吸猫吸狗,成为人生赢家了。

    黑鱼见没热闹可以看,游到车头的标记上,继续带路。

    邵渝这才幽幽转头,问道:“这位美女,你这些东西是要拿去卖吗?”

    “不、我,我就……”女人面色青白而恐惧,“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过去。”

    明子辛猛然刹车:“谁,谁不让我们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