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妖精 102.计划进行

时间:2018-08-25作者:九州月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那怎么不下山打工啊, 搬砖小工现在一天也有一百多块呢。”邵渝顺着话往下说。

    “农闲时哪不去干两天, 只是家里走不开人, ”男人本能地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我家里总要有人看着, 就一个女的,哪放心的下。”

    “要我再早两天, 还能蹭上喜酒啊。”

    “蹭个鬼, 那死老七, 讨个二婆娘还办喜事, 害我们送两次情, 脸皮都不要了, ”男人啐了一口,“他前一个婆娘才死几天,就又娶?种猪都没他那么快的。”

    “有钱嘛~”邵渝应道。

    “都是黑心钱,一天在山头打鲮鲤(穿山甲),上次还被他找到一头彪子,赚了大钱,我要还有土枪,一样可以去发财。”男人轻易就把对方的底揭了,似乎早就对他心生嫉妒。

    就是那个卖穿山甲的男人。

    邵渝心中有数,应付着他, 把晚饭吃了, 住在了他们隔出来的小床上——听说他们的孩子在镇上上小学, 每年的费用都是他们最烦恼的事情。

    夜渐渐深了, 村里的灯火也渐渐熄灭,邵渝跨过门槛,在屋檐下看着远方。

    白天看不清的黑影在村庄的上方围绕,几乎将整个村子都笼罩进去。

    骤然,一声尖厉的惨叫划破天空,连雨声也压不下去,那是一个少女在尖锐的呼救,而周围的门户紧闭,仿佛没有一个人听到。

    邵渝骤然捏紧了拳头,思考了大约那么一秒,顺着那呼救的声音跑过去。

    那正是白天卖穿山甲的汉子家。

    他看着篱笆外的空地,轻盈地翻身进去,熟练地仿佛做过无数次,然后从钥匙上扳开一根铁丝,从门缝里伸入,将这老式的弹簧锁飞快地拔开,推门进去。

    床上赤/裸的男人正兴奋地对着身下的女子施暴,丝毫未觉身后的动静,邵渝抄起身边的锄头,盯准后颈就是一棍,没有意外,对方噗通一声栽倒。

    “能起来么,能的话,我就离开这里。”邵渝看着地面,低声道。

    对面的女子低声抽泣着:“出不去的,路堵上了,我们跑不过他们。”

    “我们只要躲起来就好,还有和你一起卖来的姑娘么?我们一起走,放心吧,他们很快就没时间顾及我们了。”那女鬼看起来要搞大事了,邵渝觉得还是先救面前的人再说。

    女子将头埋在怀里,身体颤抖着:“好,谢谢你。”

    她飞快将衣服穿上,面色红肿的她看起来依然清秀,不过二十出头,从床上艰难地爬下来,看着那个男人,突然拿锄头猛然敲在他头上,瞬间,血花四溅,几秒后,男人的五官都开始流血。

    邵渝愣了一瞬间,转头看她。

    却见这个清秀的少女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古怪僵硬:“谢谢你救我……回你的住处吧。”

    “不行,他们不会放过你的!”邵渝伸手就去拉她。

    “你滚,听不懂么!”女子大怒,将他用力推出门外,将门反锁。

    邵渝敲着门,正想再用铁丝掏窗户,却发现插销已经被别上了,自己那看犯人手法学来的二调子已经打不开严销的门窗了。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尖叫:“杀人了!快来人啊!”

    那女鬼开始行动了么?

    邵渝心想要不在这等着,只要让那女鬼不找过来就好,这里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人注意,还是先过去看看情况。

    “妹子你先不要出来,我已经通知警察了,天一亮会有人来接应我们的。”邵渝敲着窗说了一句,便飞快向声音处跑去。

    他没发现自己的黑鱼停在原地,没有跟上去,而是叹息一声,盘起尾巴叹息,真是年轻人。

    -

    邵渝到时,已经有三四个人围在村头的房子里,那男人死的很惨,大半夜里上茅房,结果整个人被吊在粱上,而绳子是他的肠子,肚皮贴到背脊,却没有一点伤口。

    这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看他很久不回房,就过来看看……”那女人被吓的几乎精神失常,“报仇了,那女人来报仇了!”

    “说什么呢!哪有鬼!”一个老头愤怒地杵着拐杖,“快把人放下来!凶手一定没有跑远!把人都喊到祠堂来,一个个说刚才在哪里!”

    然而话音未落,又是一声惊叫,又有人狂奔着过来,说出人命了。

    去到那房间时,进门就闻到浓烈的肉香味,老旧的桌上放着碗筷,还有一盘被人挑过两筷子的炒脑花,食物的主人倒在桌上,五官的血浸出桌面,将整个盘子浸透。

    “看,这肯定是下了毒!”那被称为村长的老头怒目圆睁,指着周围人咆哮,“无法无天,他老婆呢?怎么没出来,是不是她做的?”

    有人悄悄捅了捅他,指了指一边的门帘,老头掀开布看了一眼,却见又是一盘脑花,女人目然地坐着,一声一声仿佛乌鸦夜啼:“她拿了他的脑子,她拿了他的脑子……”

    “狗子,狗子呢?”突然有人问,“狗子刚刚来报信,怎么不见了?”

    “人刚刚还在的!”

    ……

    很快,又有人找到了睁着眼睛用力掐住自己,已经没有气息的报信人。

    恐慌开始蔓延。

    村里能动的人都已经开始聚集在祠堂里,他们拿着各种传说中辟邪的东西,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外来人消失不见——因为他们很多本村人也没有来齐。

    邵渝正进了房间,拉着那个妹子:“快走,这里不安全,必须出村,这鬼气才会注意不到你。”

    妹子一脸冷漠:“别碰我!”

    “我不碰你,快倒是快点离开啊!”邵渝威胁道,“你不想我打晕你吧,我告诉你,你还有大好青春,刚刚那男人是你被侵犯时的正当防卫,我可以做证的,不要为一个人渣陪上自己,不值得……”

    就在他唠叨时,旁边已经凉的尸体缓缓冒出一个五官流血的鬼物,带着怨恨的目光看向两人……

    邵渝伸手一捏,阴冷的鬼物被抽走鬼气,只剩下单薄的魂魄被夜风一吹,不知去了哪个世界。

    “这里真的很危险,这鬼气会让死人无法安息,我刚刚才抓了一个,别不相信了……”

    妹子被他捏着跑出很远,挣扎不开,生气极了,整个眼睛都红了,可惜夜色太暗,看不清楚。

    大雨泥泞,邵渝顺了一件雨衣披在她的身上:“我们从山上走,我来时在周围看过了,旁边的老林子里很好藏人,别怕有野兽,我长这么大就没有一个动物敢靠近我。”

    “还有一个。”妹子突然说。

    “还有一个在哪?”邵渝知道对方说的是和他一起卖来的女孩。

    “你住的那家里,后院有一个地窖,那是他们帮表弟买的,准备明天过门,看有外人,才先藏起来的。”妹子冷淡道。

    “你刚刚应该说的。”邵渝抱怨了一句,将女孩子赶到处可以暂时挡雨的山岩下,给她一根警棍防身,让她好好等着,他很快就回来。

    他飞快回到先前那家人里,在后院的柴房找到一个盖板,下到地下时,果然看到一个被困住的狼狈女孩子,他将女孩身上的绳子解开,拿下堵嘴的布条,顺手将一个新鲜的鬼魂吃掉,背着女孩子爬出这闷热又浑浊的地下。

    他带着女孩想去村外回合,正好看到先前的妹子正赤足走来,沉浸在黑沉沉的阴影里。

    对方一眼看到他,仿佛看到什么讨厌的东西,转身就跑。

    “你别走!”邵渝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瞬间挡在她的去路上,“那边是祠堂,有危险!”

    天知道那些人会对这个无辜少女做出什么事情!

    妹子手指抽动,忍了又忍:“他们都是我杀的。”

    “你开什么玩笑,你明明在这里……”邵渝的声音猛然一顿,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少年,”女子勾起唇角,阴恻恻地道,“你听过,夺舍么?”

    “那可以问他以前的饲主么?”邵渝安抚着黑鱼,轻声问。

    “那位年纪很大,目前患上老年痴呆,对这些事情已经没有印象。”郝医生非常遗憾。

    邵渝和黑鱼嘀咕了一下,问大黑犬道:“要不然,等你去世后,我试试用你的魂去找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