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妖精 89.昨日重现

时间:2018-08-25作者:九州月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邵渝觉得自己可能走入了一点误区。

    他的知识都是大鱼教的, 所以很多的技能都是基于大鱼的本能认知,在他的世界里,这种灵气驱使其实和这个世界有很大不同。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经络很多并不相同, 都是大鱼后来用自己的强大的认知强改下来的, 学习起来也不很容易, 所以现在的学生们虽然都很努力,但进度并不比太快,可按阿鱼说的就是“基础稳固”。

    基础稳固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进度慢, 虽然可以靠着大鱼那无穷的技能加一点技术,但不能遇到大boss,不然巫阳那次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现在看来, 如果意念有用, 可以转换为实力,那么完全可以开发出一套新的法术技能。

    不需要太复杂, 出招时想什么五行生变, 直来直往,就像语言一样简单,这样就容易多了。

    现在的地球不缺少灵气, 按阿鱼的说法, 这里很多地方的浓度已经不输给他的老家了。

    那就趁这个机会, 试试看?

    他回想着自己以前, 那个时候, 他并不知道怎么用心脏里的物品, 很多时候都是靠本能的威慑,如今看来,威慑分明也可以成为一种战斗力。

    仔细想想,当年自己吃掉第一个恶鬼时怎么做的?

    那时候,他还小,并不知道心脏里一种可以让他反复复活的东西,有一次正巧看到村边的小河沟里有影子,将一个欺负他的孩子拉入水下,一时心急,就告诉了大人,那个孩子虽然被救起来,但是也因为窒息时间过长,造成了严重的脑损,智力低下,行走不稳,他看到“鬼”的又能力让人恐惧又不愿相信,都认为是他心怀怨恨,将这欺负他的孩子推下了水。

    那名母亲在照顾了孩子半年后,家里不堪重负,不得不放弃了那个只有六岁的孩子,她精神几近崩溃,在他去河边洗衣服时,趁着周围无人,将他按在水里直到失去意识,才将他推到水底。

    然而他死不了,反而在水底醒了过来,那个影子就漂浮在他身边,像个猴子一样发出了笑声。

    那时他委屈又难过,看到自己被冤枉的祸首,心中气极,瞬间就将它撕成了碎片。

    嗯,对,那时不是吃掉,因为他还不知道这东西能吃。

    然后他从河里爬出来回家,路上遇到那个害他的孩子母亲——本来就心中有鬼的女人瞬间晕倒,醒来后,就疯了,天天念叨着他是鬼,让周围人看他的目光也渐渐变了。

    那时的他,心里积压着无数怨气不能释放,现在回想,那些暗地里欺负他的人,或多或少都倒霉过,当时还觉得是自己心想事成——现在回想,完全就是不会使用自己的天赋啊。

    邵渝一边想着,一边按照记忆对付着面前的鬼物,一边试图将自己每次用出的手法归类。

    嗯,如果将意念加持到体质,可以暂时提高抵抗力,这种算是提高生命存活力的技能,就叫,就叫富强吧。

    再一试,如果将意念加持到四肢,可以解除所有禁锢效果,加70%速度,嗯,这一招,叫自由好还是民主好?嗯,既然是减除禁锢,那就叫自由好了。

    还有这个办法,可以降低敌方鬼物的攻击性,意念越强降低的越厉害,如果低等修士如黄烨一类人来学,遇到一名厉害的鬼,可以降低到和自己等同的杀伤力——那就叫平等好了,平等的进行战斗,如果再运用一点小技巧还可以降低到恶鬼刚刚诞生最柔弱的时候,既然是加强版又是出生强度,那就叫——生而平等好了。

    ……

    很快,十六字的真言已经被他用完,邵渝记得是二十四字的,但一时真的想不起另外八个字是什么了,那就当是十六字好了,反正对于那些普通的,要下放到各地的速成生,十六字应该够用了,毕竟这里的小鬼们,只用八个字就能单手不用灵韵就打得他们满头包了。

    邵渝甚至隐隐有一种预感,哪怕没有遇到姜鱼,他在某个时候也可以自己领悟出这套技能,甚至还会更早更快,开发出属于自己的体系……

    打住打住,吃水不忘挖井人,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呢,要不是鱼自己哪会有今天呢,怎么能乱想这种事情。

    邵渝无奈地笑了笑,又看向面前的恶鬼们。

    恶鬼们已经恐惧地退到水下了,但水下似乎又有什么让他们畏惧的东西,不敢潜入更深。

    突然感觉自己好厉害,想想看,要是这么简单易学,那人类依然还是种族巅峰啊,都没有鬼类存在的余地吧,他不禁感慨道:“我这也是算xx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熏陶下的新一代捉鬼警察呢。”

    他的嘀咕很小声,但也有鬼听见了。

    突然间,面前一只鬼跪在他面前大哭:“警察同志,你不能这样,我虽然是鬼,但也是爱国的啊!”

    邵渝一呆,这个,这个和他以前遇到过的鬼不一样啊。

    “对啊,同声,生是国家的人,死是国家的鬼。”又有鬼归过来哭喊磕头,“国家怎么能抛弃鬼

    ……”

    “对啊,我们活着交过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我们被关在这里可惨了,您都不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

    ……

    如果这群鬼是像刚刚那样凶神恶煞的进来咬人,邵渝还可以面不改色的打回去,但现在这种态势,他反而不好动手了,而且他们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行吧,反正超度鬼魂也算是功德,邵渝便温和道:“那你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恶鬼们同时开口,数百个鬼物各有苦衷仿若尖叫,生怕小声了被别鬼压下去这位大人听不见,于是无数重叠的声音犹如恶咒,几乎让邵渝受到精神攻击,不得不不指着一个鬼让他第一个说,然后告诉其它鬼每人有十五秒的讲解时间给他说,过了就下一个,所以自己精简语言。

    这些鬼哪敢不听,纷纷照做。

    邵渝越听越是皱眉。

    这里的主人似乎是一个很偏激的妖怪,住在水下的蚌壳里,它喜欢看别人牺牲自己挽救别人,认为有愿意牺牲的人这个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如果来这里的人愿意在考验后继续付出生命的代价,它会微微收手,给对方处理后事的时间,若是有人中途退出,不愿意牺牲,就会被它杀死,强行交易,然后将灵魂扣在这里,任它驱策。

    “它是在水下么?”邵渝花了快一个小时,听完了他们的讲述。

    众鬼纷纷点头,指着那莲花下方。

    “进去要考验,才能下到水底。”

    “是的,只有经过那个莲花,才能下去,”有一个鬼物小声地道,它面色畏惧,又恐惧地重复道,“只有走过那里,才可以。”

    “那个莲花,很难过去么?”

    “进去会经历自己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然后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才能过去,”有鬼小声道,“过不了关,就下不去,下去了,我们也打不过它。”

    “原来如此。”邵渝自然能看出它们说的真假,这是片警的基本素养。

    他平静地向那莲花走去。

    越是靠拢,周围的一切便离他越远,仿佛他在渐渐缩小,而花朵,化成了另外的世界。

    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呢?

    不过是当年被抛弃的时候,可我已经知道原因了,不会再痛苦了。

    邵渝这样想着。

    但事情并不是这样。

    周围的景色渐渐幻化,成为一处腐朽而黑暗的地下室,周围气息潮湿而闷热,他的身体仿佛变小了,而且感觉到了心痛,那是心口仿佛被生生挖出来,无法呼吸的窒息。

    随后,他听到陌生又有一丝熟悉的声音,那是一声惨叫。

    他又看到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在阴影的房间里,抱着他,尖叫着,哭泣着,仿佛已经不能活下去。

    “真不小心,失手了,”邵渝听到了伏南的声音,他握着一颗幼小的心脏,淡淡道,“这里有另外一个孩子需要它,只能让你儿子牺牲一下了。”

    他的母亲正抱着孩子恸哭,根没听不下任何声音,就像,就像那个疯了的女人。

    “这个孩子的生辰和体质正好可以用来使用做东西,夫人,抱歉了,我们也不想的,但谁让你丈夫杀了教主的家人呢?”伏南轻哼一声,关上门,“火架已经生好,就看你交不交出陨石,毕竟,它可是很耐烧的。教主已经决定,还谢狗两瓶骨灰,我杀了你儿子,不过让他少受一点哭而已。”

    “救救我的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母亲拼命地捂住他的胸口,想把血液堵上,想把他弱小的生命留住。

    但于事无补。

    “你想救他么?”突然,有声音问。

    母亲立刻起身,看向周围:“我要救他,谁都可以,让我救他啊!”

    “天道恒常,万物都有代价。”那声音突然说。

    “我要我的孩子活,想他逃出去,什么代价都没关系。”

    “这是两个愿望。我的力量还很微弱,只能达成一个。你选择自己,还是你的孩子?”

    “一个么……”母亲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一个也够了。反正,我现在也没有选择,我选择,让我逃出去!”

    “你确定么?”

    “确定。”

    “可以,但做为代价,你将在三天生死亡,无法生还,交易已经达成,无法更改。”仿佛带着一点怒气,那声音如是说。

    “三天,足够了!”

    然后,她的母亲不知用什么法术,强行将自己的心挖出来,放入他的胸口,甚至心脏大大,卡在窟窿上,放不下去,母亲强行挤出血液,压入他的胸口,没有针线,便只是用衣服包上。

    她惨白着脸,从心口的旁边,挖出一颗米粒大小的白石,然而,失去这块白石,她便瞬间倒地,最后的力气,将那粒白石,卡进了心脏。

    她的灵魂渐渐脱离身体,却看到那颗白石强行将孩子的魂魄扣入体内,并且有诡异的力量汇聚,涌心脏,让那颗心瞬间活了过来,缩小了数分,血管如蛇一般自动找到了肉/体断开的动静脉接合,强行让血液重新循环。

    几乎同时黑暗的室内出现一盏莲灯,静静的释放出光芒,将她的魂魄强行扣入身体。

    “你的选择让我很感动,那么,请珍惜这三天的时间,三天后,这股力量即将消失。”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谢谢你!”她抱着孩子,脸上带着微笑的泪,在黑暗里,向灯台叩首。

    ……

    画面骤然定格。

    “看到了么?”那声音淡淡问,“你早就死去了很多年,是那粒石头,强行将你的魂魄扣下,所以你生存至今。”

    “原来如此,我居然忘记了。”剜心太痛,幼小的他本能遗忘了死前那一幕——或者说,他那时还太小,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那么,你现在有机会,用你自己的命,换回你的母亲。”那声音缓缓道,“我拥有你无法想像的力量,给她新的生命。”

    “你的意思是,她的灵魂在还在你这里?”邵渝平静地问。

    “当然,这是她选择的交易。”那声音淡淡道,“可是她是一个愿意牺牲的人,所以可以去美好的地方,而你先前见到的,只是一群自私卑劣,不愿意牺牲的鬼物。”

    “谢谢你。”邵渝突然道。

    “嗯?什么意思?”

    “谢谢你,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帮助了她。”

    “这是一个平等的交易而已。”那声音冷冷说。

    “不,那是希望。”邵渝轻轻按住了胸口,低声道。

    “不要转移话题,回答我,你愿意牺牲自己,救回你的母亲么?”那声音问。

    “不愿意!”邵渝没有一点犹豫,径直道。

    “为什么,你难道没有一点动容吗?”那声音冷厉道,“她为了你付出了什么,你都看到了!”

    “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让她的牺牲白费。”邵渝低下头,“她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再让她出来换我一次,又是何苦?”

    “借口,你就是不愿意牺牲自己,你想活着,你舍不得放下现在的一切。”那声音渐渐变冷,周围的景色变化,仿佛知道恶鬼对他无用,变成回了无垠水面,“接受你的惩罚,永远留在这里吧!”

    “我不会留下的。”邵渝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珠,微笑着看着面前的水面。

    然后,虚空中开始浮现无数字符。

    金色的,灿烂的,跳跃着,照亮整个虚空,仿佛无数星辰。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需要什么,该如何选择。

    他想见到母亲,想要感谢她,如果她愿意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便帮助她,若是不愿意,就完成她的心愿,好好地活在世上。

    他的路很长很远,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需要守护很多人,帮助很多事,那是属于他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就像这个虚幻的世界,让他解除心中最后的一丝困惑,感悟到整个精神世界的升华。

    再者,他一进来,就已经在分析这里的精神流动,灵蕴变化——那都是随着自己内心改变的世界,所以,这个考验,他可以通过。

    只要在这里,认清真正的自己,就不会再有幻觉。

    他就是他,没有迟疑没有改变的他,看清了从前,也是让他更坚定自己的路。

    所以,随着他意念越来越坚定,先前的莲台在无数真言的照耀下,渐渐浮现。

    邵渝平静地走上去。

    “不,不可能,你怎么能通过的,你明明就不愿意牺牲!”那个声音咆哮道,“伏南明明说过,只有愿意牺牲的人,才可以通过这里!”

    “没有人可以强迫别人牺牲。”邵渝轻声说着,从莲台走入水下,“哪怕父母,哪怕亲人,谁都有活着的权力。”

    “因为……”他静立水中,轻轻打了个响指,无数真言漂浮,照亮虚空,也照亮了水下那巨大的蚌壳,壳里,一个几岁的孩童赤裸着身体,正怨恨地看着他,“人,生而平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