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妖精 第47章 并不简单

时间:2018-06-28作者:九州月下

    ,!

    此为防盗章

    好在他本身就是协警, 档案齐全,这次上山的原因理由都清楚明确,并没有太被为难就放走了, 两个姑娘醒来后也向他表示了感谢,随即被各自的焦急的家人接走。

    随后,邵渝被专车送回了西锦县城,一路不知自己经过的是什么地方。

    好在他并没什么过盛的好奇心,很快就自己回所里报告, 自己的同事明警官可算松了一口气,冷着脸把他训斥了一番, 批评他这次太乱来了, 邵渝点头应是把他应付了过去。

    明子辛骂完之后,领他到所里的小食堂, 专门出钱给他开了个小灶,算是压压惊。

    邵渝一边吃一边嫌弃明子辛话越来越多了, 该早点找个老婆。

    明子辛冷哼一声,表示那样的话就是两个人一起说他了。

    邵渝忍不住笑了,说这也不错啊, 他愿意为了兄弟牺牲小我。

    “滚, 你当我儿子都够了!”明子辛喝了一口白酒, “我家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妈身体不好, 钱也没存几个, 我们这行又加班, 越拖越找不到,倒是你,年轻有颜,还是早点解决自己,别老大徒伤悲。”

    “那老大你徒伤悲了?”邵渝抓紧机会倒打一耙。

    “滚滚滚,真是越大越不听话!”明子辛没好气地道,“忘恩负义说的就是你这种,明明啥事都是我帮你,结果你才吃几顿饭,就已经站到我妈那边。”

    邵渝微笑道:“报恩啊,而且阿姨说了,要能给你成了,就给我包大红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穷。”

    “对了,你老家的人又来找你要钱,被我打发了,我说你老这样也不是个事,我在省城有个兄弟,脾气特别正,要不,你去投奔他,”明子辛对邵渝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我以前还奇怪呢,你怎么像后妈养的。”

    邵渝低下头,默默吃饭,没有说话。

    明子辛在一边看着他,点一根烟抽着,也没催他。

    邵渝的家也在贫困村,他当年想为兄弟多积德,就跟着潮流,去捐助了几个山区学生,邵渝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没让自己失望,每年成绩都非常优秀,可就在前几年,那边突然就不寄成绩单了,他电话也联系不上,担心之下,就亲自去那里看了看。

    这才知道邵渝初中毕业了,家里把自己的捐助都给他们小儿子,而邵渝被赶去县城打工。

    明子辛答应给他们小儿子一样的捐助,才保住了邵渝上学的资格,邵渝那两年读书简直是拼命,读了一年高中就参加了高考,然后落榜了,后来是自考的大学——明子辛当时气疯了,对此不知骂了他多少次,哪用得着为他省钱,老婆本什么的,他就没想存过。

    甚至他觉得邵渝就是为了报恩才在这留那么久,否则凭他的头脑,一个协警有什么好当的?

    他深吸了一口烟:“我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把我妈送走,之后的事情随他去,你别听她成天念叨,死在路上就死在路上,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死后是让狗啃了还是烧成灰了还是扔在棺材里成了骷髅,和我有什么关系?”

    邵渝还是不说话。

    “唉,大人的麻烦你是不会懂的,”对面的中年警官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吃饱了就回去休息,没事就这样吧,再让我抓到你打我小报告我抽死你!”

    邵渝不说话,明家奶奶特别疼他,那种宛如家人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一个缺爱的孩子可以抵挡,早就已经坚定了战线,只能和明哥战斗到底了。

    “对了,这次的体检报告下来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大医院做一下检查!”明子辛拿出一份体检报告,抽出基中的一张纸,“增加的ct检查这项,发现你心脏有点问题。”

    小地方的公务体检是非常简单的,差不多就是查个血验个尿,今年上半年才多了几项检查。

    “没什么,我心脏里有异物,早知道了。”邵渝喝了一口汤,“当年我被送到现在的家里,那段时间就一直心口痛,就去检查出来了,不过家里本来就没什么钱,只能带回来。”

    他小时心口总会一抽一抽的痛,直到学会利用邪崇为食,才渐渐可以安抚抽痛的心脏,他觉得这应该就是当年母亲抛弃他的原因,加上他的眼睛可以看到鬼物,村里人都视之不祥,养父母一家渐渐厌恶他也是正常的,后来他们居然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然就更不会在意他。

    “你怎么不早……”明子辛说到一半,又闭上嘴,冷冷道,“一周之内我要看到检查报告,钱不够找我借,不然我告诉我妈,让她来劝你。”

    邵渝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哪有你这样的弟兄!?”

    “相互伤害谁不会啊。”明子辛冷笑道,“假给你请好了,自己休息一天,记住了。”

    邵渝无奈地喝完最后的汤,起身离开了,这折腾的两天确实也累了,毕竟太曲折了,他追问了一下:“那个事,怎么处理的?”

    “女孩被找回来了,山里那两个村子都被定性为泥石流,已经被划为严重地质灾害区,禁止通过,那天给我们送蛇的女人也是一个被拐卖的女人,算是唯一活着的人。”明子辛神色有点沉重,邵渝这次可是差点回不来了。

    “那可是重大灾害,领导会吃挂落吧?”邵渝问。

    “平时可能会,这次肯定不会!”明子辛眉头紧锁,“从前天开始,出现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降雨,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国家已经启动了最高级的洪灾警报,预测有可能是比九八年更可怕的全流域洪水,目前官兵已经开始驻防各大堤坝,现在所有的报道已经被高速上涨的水位线淹没,没时间管这些小地方的灾害。”

    “这么严重?”邵渝原以为是局部大雨,结果居然是这样。

    “现在到处都已经出现物资囤积,刚刚上边已经下达了加强治安管理的批文,我们这些天的任务会重很多,你要有长时间加班的心理准备,否则我也不必急着让你去检查。”明子辛神情十分沉重,“好了,快去吧。”

    邵渝点头,离开单位后却没有急着回出租房,而是兜兜转转地去了人民路的广场。

    那二层违章建筑屹立原地,只是人流稀少,看起来不怎么有生意的样子。

    邵渝打着伞走过去。

    单姜今天依然俊美优雅,风华绝代,和面前鱼缸里的鱼形成了极至对比。

    邵渝先向单姜道了谢,然后向黑鱼表示道歉,昨天是他太孟浪了,非常抱歉,这次过来是为了领黑鱼去买个手机感谢,因为看它似乎很喜欢上网,至于店主的上网卡和网吧打折卡,他已经联系人购买了,很快就会给他送过来。

    单姜神情淡然,一脸世外高人的模样,那只黑鱼却非常愉悦地从鱼缸里爬出来,丑丑的身子游来游去,似乎对这个回报非常满意。

    邵渝也很满意,他向店主表达了暂时借鱼一天去带他去选,希望不要介意。

    单姜当然不会介意,点头同意了。

    于是两人来到一家手机店,黑鱼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屏幕超大的手机。

    是个便宜的杂牌!邵渝微微松了一口气,买下那个手机,带着黑鱼来到人际罕至处,开始了自己成为鱼奴的第一步钓鱼计划——好不容易遇到不怕自己的动物,过了村就没这个店了!

    长什么样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再丑能丑过那些邪崇么?

    他搓了搓手,温柔地对用着鱼鳍玩手机的黑鱼说:“大鱼,除了看新闻,手机有一个非常好玩的功能哦。”

    黑鱼疑惑地看着他。

    “你知道吃鸡么?”邵鱼微笑着问。

    房间里,曼曼摸着眼泪,拿毛巾打理了大狗的毛发,它已经没有气息,身上的毛发缺一块少一块,有些部分还散发着肉香味。

    “我很厉害,可惜没让曼曼看见……”大黑当时那样说,贴在她怀里,再也不舔他了。

    它守着承诺,回来找到她了,她的大黑。

    “这是你家的狗么?”一个声音突然问。

    曼曼僵了一下,回过身来,便看到一个透明的影子,正阴冷地看着她,虽然没有化妆且一脸血纹,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教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