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妖精 第44章 拜师之礼

时间:2018-06-28作者:九州月下

    ,!

    邵渝和重周很快到达了目标地, 一路上,重周不断安利着凤阁主的好,邵渝一路都在想象高人的模样,于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推开了院门。

    院中青石小径,芳草碧树, 墙角茉莉正盛, 花开丛丛,池中莲花怒放,暗香袭人。

    而在青草绿地之上,两个修长身影正静对而坐,一人正对着院门,俊美内敛,清俊的眉眼,神色认真中带着崇敬,一脸受教的模样,而背对之人却是意态疏懒, 明明挺立的背脊却也人无限疏懒之感,仿佛只是静静一坐,便将周围的一些目光吸引而去,孤冷如月,高洁如莲。

    果然是高人!

    “背对这位, 想来就是凤阁主了。”邵渝低声对重周道。

    怀里大鱼瞬间不满地挺了挺背脊。

    重周微笑略减了少许, 轻咳一声提醒老师他们到了, 这才低声道:“不,正对那位才是。”

    凤阁主也瞬间从学习中惊醒,见徒儿来了,先是一喜,然后便克制住了表情:“徒儿,快快过来见过这位大师!”

    大师并未回头,气氛一时有些凝,两人被这诡异的气氛弄得有些不自在,重周更是奇怪,师父不是整个爆吹自己是天下第一人么,这位大师又是从哪疙瘩里冒出来的?我好不容易给你骗个徒弟过来,你可给我稳住场子啊!

    这时,凤阁主面带微笑起身,将两人拉到前边,这才跪坐蒲团上介绍道:“这位大师本是潜心修炼,游戏红尘的绝世高人,听说我一心向道,便主动前来指点我道途前行,对了,不知这位大师是哪派道统,有缘前定,或许还可以认个亲戚?”

    重周的微笑瞬间就有些僵硬了,悄悄走到老师面前就背后捅了一下,手写道:“师父你稳住一点别那么市侩,我给你带来一个特别厉害的徒弟,你可把握会了!”

    徒弟?凤栖心中发苦,联想到对方先前的是问,终于明白自己被对方不动声色的教训半天是为什么了,唉,果然是讨债鬼徒弟,你看上的可是老虎口里的粮,是咱们能抢的么?

    却见对面如荷塘清莲的神人微微一笑,眼波流转,如万千花开,却是对着邵渝道:“久违了。”

    “最啊,许久不见,单姜店主风姿依旧。”邵渝悄悄报紧了自家鱼,这是来找他要黑鱼的么,“您和凤阁主也有旧?”

    “那倒不曾,只是路过此地,掐指一算小渝将会来此暂歇,便过来一见,遇到凤栖道长,却是意外之喜了。”单姜神色温柔,被他秋水一般的明眸凝视着,总让人有一种心荡神摇的错觉。

    “既然认识,不如坐下说吧。顺便一尝我这白露茶。”凤栖从虚空中拿出一枚白玉小瓶,瓶上隐有昆之闪现,灵气逼人,明明只有一指大小,却轻易地倒出了四人的份量,显然瓶肚另有乾坤。

    单姜悠悠一唉:“这茶喝法错了,浪费倒是无碍,但损了味道,却是可惜了。”

    凤栖简直想骂人,刚刚喝了我那么久的茶你怎么不说?他面上却不动声色:“还请单道长示下。”

    “此茶名为神峰白露,以朝阳之气蕴生,冲泡之时,必以温水合之,再以灵蕴入汤,以冰水镇之,再自然回温,便成琥珀之汤,服之理气补脉,对经脉损伤,恢复真气都有奇效。”单姜说着,指尖微动白玉茶具在他指尖如花瓣随风,仿有大道之意,数息过,茶汤便倾倒入杯,明是冰水,却微微沸腾,等茶汤平缓下来时,已如琥珀流金,粘如金液,在月下清透纯净,微微香气含而不露,但只是细嗅,就让人神清目明,整个人都舒畅开来。

    凤栖拿瓶的手忍不住紧了紧,对方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大略就是说这东西是我的,你捡到了也是浪费,更是为了在那叫邵渝的年轻人面前装个ac——这套他用过无数次了,但以前都是在别人面前秀给徒弟看。果然,出来混就是要还的,看吧,现在被别人一套打回去了吧?

    这下气氛更加诡异了,邵渝乖巧地抱着大鱼左右一看,便见单姜正温和地对他们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敢不喝吗?

    凤栖端茶微微一品,神色瞬间复杂起来,至少,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暗喻他浪费东西这事,还真没说错。

    但这是他在一处秘境里找到奇物,唉,果然,神物择主,这是要他还了么?

    “这茶对初入修行者裨益甚在,凤阁主若有心,不如分发出去,也算功德一份。”单姜心说我再穷也不至于找别人要捡倒的东西,只是想用我掉的东西骗我的人,你怕是活久了。

    他微微一笑,随后对邵渝道,“我家鱼儿久不归家,承你照顾许久,麻烦了。”

    “不麻烦的。”邵渝抱紧了爱鱼,略有些脸红羞愧地道,“单店主可不否将大鱼再留我一些时日,我还有许多问题未能请教,另外,功德的事情,我已经有了很多名单,只要你愿意,都可以交易的。”

    单姜看他的模样,突然玩心大起,好笑道:“小渝,我和黑鱼孰美?”

    邵渝人在屋檐下,对这种修罗问题觉得简直悲愤,只能低头道:“自然是店主你。”

    很好,自家渝眼睛是正常的,单姜终于轻笑一声:“那小渝,你入我太清门下可好?”

    邵渝神色一僵,弱弱道:“我只想拜大鱼,店长我有一个朋友很不错,必然合你眼缘。”

    单姜遗憾地看着他怀里黑鱼,缓缓抬手。

    “不过既然您那么厚爱,我回去再想一想可否?”邵渝委屈地抱宗鱼几乎想把它塞进自己身体里。

    “自是行的,”单姜终于感觉到满足,又幽幽对凤阁主道,“听闻你处有海货甚至好,不知可否一见?”

    我买的零食袋子被撞坏了,东西掉得到处都是,也该让我家小渝尝个满意,可不能让他被一点零食给骗了去。

    凤栖无奈看了一眼徒弟,拿出了一块长有数丈的巨大长须,长须还有活性,带着战斗本能,可惜似乎离本体太久,在对战数小时后,凤栖终于成功割下一块,代价是挨了长须的一顿好打,非常的灰头土脸,绝对让人没有拜师求学的欲望。

    就这样,在几次来回后,凤栖被单姜欺负的没有了脾气,直到邵渝看不下去,抱着鱼表示要告辞,这番秀场才告于段落,走的时候户主甚至连一点表面地挽留都没有,已经先把徒弟拉回去训斥了。

    单姜带着徒弟走出屋外,漫步田间,他白衣长发,眉目生华,生生将一片菜地映成了仙境。

    “小渝,时间有限,可不能考虑太久,”单姜神色幽幽,看着天上明月,月旁天际,有一处明显划痕,仿佛天空的脸颊擦破的细碎伤口,“你资质再好,也需要足够的时间成长,而这,是你们的世界,最缺少的东西。”

    “什么?”邵渝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天空,突然就有一点慌。

    “天球相接,便看两方天命,”单姜认真道,“总有一方将被夺走一部分东西,壮大自身,那道白痕,也抵不了多久,上古有十日落地,夸父追日,便是两方世界相争了,你可做好准备。”

    展现了自己力量,再恐吓一下未来,回头再鱼身怂恿一下,小渝肯定能到手,单姜默默给自己的计划打了一个勾——果然,还是人形最方便,兽形感觉智商都被压制了。

    “所以,抓紧时间了。”单姜低头,在面前猎物额头轻轻一吻,留下一点印记,便消失在天空里。

    邵渝怔立许久,突然把怀里的鱼举起来,有些生气,又有些悲伤地对那只得意鱼道:“他亲我,你就一点也不生气么?”

    他那么爱自家大鱼,大鱼却更爱旧主人……

    黑鱼:“……”

    回到房间里,邵渝照了镜子,发现额头有一处紫青双莲的印记,怎么也擦不下来,好在只有他能看到,别人都无法发现。

    “这个是太清道印,里边是太清的护魂术法,嫡传才有的,”黑鱼小声道,“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邵渝低声道:“大鱼,你就一点不想收我为徒么?”

    “我、我自是想的,只是,单姜店主更厉害啊,我也要为你着想啊,”黑鱼有些心虚地道,“你看他人美心善还好说话。才这样支持你的啊。”

    说完,还按重周吹凤阁主的套路,把单姜从头到尾吹了一把,讲述了他虽然出身很好但少年坎坷,被无数人暗中敌视,好不容易修为到顶峰却家道中落,亲人离世,唯一一个祖母又超不靠谱,不得不一人抗起整个门派,又为了门派一心奉献,最后被人弄得修为尽失,只能装个样子。

    说到这,黑鱼也委屈啊,在小渝怀里拱啊拱啊,哄道:“你别看他在凤阁主面前那么秀,其实他只能拿气势去骗人家,因为他就能显半个小时,再多了就麻烦了,凤阁主只要回那么一根手指头,他就很惨了。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嘛!”

    邵渝第一次被黑鱼这样对待,完全抵抗不住:“既然这样,那也可以,不过……”

    他突然灵光一闪,反手抓宗鱼短鳍,跃跃欲试地问:“大鱼大鱼,你看,我让他把你送给我当拜师礼物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