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老公,太能干 第322章 都是榴莲惹的祸

时间:2018-02-27作者:盛小柒

    中心医院的加护病房。

    牧硕铭低着脑袋站在病床边,“五哥,你好歹吃一口吧。”

    这家伙自从醒来就阴沉着一张脸,就连过来检查的医生他都不给个好脸色。

    到底谁得罪他了?

    “五哥,我跟你发誓,昨晚真没人进入病房!”牧硕铭举着三根手指,信誓旦旦的说,“六哥倒是来了,可他是一个人来的,就在窗口看了一眼。”

    话音刚落,男人周身的寒意更浓,眼神好像蓄着冰一样。

    他昨晚处于半昏迷状态,可是他清清楚楚的记得盛小柒来过。可早晨醒来的时候,他攥了整夜的手竟然变成了输液瓶?

    牧硕铭还想吐槽像盛小柒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五哥惦记,嘴刚张开,就听到敲门声。

    转头,从玻璃窗看到站在外面的人。

    真是大白天说人,说到就到。

    盛小柒跟宗世梵就站在窗口,门被推开,露出陈瑾的笑脸,“五哥,醒了?”

    夜欧霆的位置正好看不到窗户,所以他听到是陈瑾的声音之后,难免有些失望,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紧跟在后面进来的宗世梵轻轻嗓子,问道,“五哥,好点没有。”

    他一句话就好像打开了冰匣子,病房里一瞬间就坠入冰窟。

    牧硕铭搓了搓了手臂,转头看到被宗世梵搂在怀里的盛小柒,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没良心的女人,昨晚生死不明的时候她不来,现在人醒了,她又跑来刷存在感。

    盛小柒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所以并没有往前凑,而是一副看完没有,看完快走的表情。

    陈瑾看看夜欧霆又转头看宗世梵,宗世梵挑了一下眉头,让她活跃气氛。

    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她了。

    陈瑾走到床边,检查了一下输液袋,“医生来会诊了吗,怎么说?”

    牧硕铭哼了一声,故意说给盛小柒听,“命大,死不了!”

    盛小柒把拎着的果篮放在桌上,扯了一下宗世梵的手臂,“你不是说陪我去买东西吗,什么时候走?”

    牧硕铭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夜欧霆,“五哥,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稍晚点再来看你。”

    “要来你自己来,别带着不相干的人,省的我辣眼睛!”牧硕铭头也不回的嘟囔。

    盛小柒看他一眼,也仰着下巴哼唧,“医院这破地儿,谁稀罕来似的,晦气!”

    说完,拉着宗世梵就走。

    “哎你……”牧硕铭想跟她理论,可一转头已经看不到人了。

    从盛小柒进来到她离开,夜欧霆一个眼神也没有看她,可是藏在被子里的手却紧紧的攥着。

    陈瑾摸了一下桌上的饭,“小九,这饭都凉了,你再给五哥弄点热乎的。”

    “嘿!你也敢指挥我……”牧硕铭那个气大。

    他是老九怎么了,谁都跟自己甩脾气,就连陈瑾也敢喊自己小九?

    但是,饭真的凉了,他又不想五哥饿着,只能哼了一声拎着饭盒出去。

    陈瑾把果篮拿过来,凑到夜欧霆的面前,“五哥,这是我跟小柒一起给您选的,您看看想吃什么?”

    夜欧霆终于肯赏脸,目光凉凉的瞥过来。

    可也就是这一瞥,他立刻来了精神,“榴莲。”

    盛小柒知道他讨厌味道重的东西,绝对不会买这种东西来恶心他。

    陈瑾捂着嘴偷笑,心说这两人确实心有灵犀。

    她撕开保鲜膜,把一块榴莲递过去。果然,一角榴莲里有一块是空的,里面放着一张小纸条。

    夜欧霆扫她一眼,“你也出去。”

    “是。”陈瑾点头,转身走出去,守在门口。

    夜欧霆也不顾身上的伤,一轱辘坐起来,字条上只有八个字。

    “养好身体,早日啪啪。”

    男人阴郁的脸一瞬间柔和下来,那双湛黑的眼睛里蓄着笑意。

    他就知道昨晚盛小柒是真的来过来,她说过,要回到宗世梵身边查明真相的。

    不过那丫头装的还真像,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等有机会,一定要亲自给她颁发最佳表演奖。

    这张上的每一个字,都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摸了无数次,最后才放进了他的衣服口袋。

    牧硕铭拎着新鲜出炉的小米粥回来,一进门就捏住鼻子,这尼玛什么味!

    陈瑾跟在他后面进来,也麻溜的捂住鼻子,这味太酸爽!

    而床上的男人正闭目养神毫无反应。

    牧硕铭心惊胆战的往床边走,越走这股味越浓烈,他的冷汗都下来了,五哥这是……

    他把粥放下,连呼吸都不敢,捏着嗓子说,“五哥,刚出锅的粥,您好歹喝两口。”

    说完,他走到角落,拿起手机给一个主治医生打电话。

    “你脑袋不想要了!怎么给五爷治病的?病没治好,现在都大小便失.禁了……哎呀!”

    后脑勺一阵刺痛。

    牧硕铭抹了一下,都见血了,谁下手这么狠!

    转头,地上一个榴莲壳子还在摇摇晃晃的嘲笑他。

    抬头,病床上一脸阴郁的男人正拧着眉头怒视他。

    陈瑾实在受不了这个逗逼,捂着快要笑出声的嘴,转头溜出病房。

    “那个……你不用来了,没事。”牧硕铭果断挂了电话,嬉皮笑脸的走到夜欧霆的面前,‘五哥,您不是不吃榴莲的嘛,我还以为……”

    冰刀一样的目光落在牧硕铭身上,男人薄唇轻启,“白西邻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牧硕铭说完,还是忍不了这股味,“五哥,我找医生给您这通通风,您要是想吃,出院之后,我给您买一车。”

    牧硕铭逃也似的冲出去,顺带拎走了那个果篮。

    盛小柒,你这个坑货,简直要坑死人!

    病房外,陈瑾笑的肚子都疼了,指着牧硕铭骂,“你是不是白痴啊……要不是五爷不能下地,估计要拧掉你的头!”

    “你特么还敢说!”牧硕铭一把揪住陈瑾的衣领,“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笨……”陈瑾的笑忽然僵在脸上。

    因为牧硕铭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脖子。

    坏了!被发现了!

    果然,牧硕铭一瞬间就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样,一脸严肃的对陈瑾说,“我把你当妹妹看,说,这是谁下的手,老子弄不死他!”

    “我可不想当你妹!”陈瑾冷嗤一声,“喜欢不喜欢都弄不明白,我的事你就别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