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老公,太能干 第272章 粉色的花睡裤

时间:2018-01-07作者:盛小柒

    盛小柒的脑袋嗡的一声。

    犹如五雷轰顶!

    这句话的内容,这低醇而轻缓的嗓音,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是夜欧霆,真的是夜欧霆!

    他跟蒋婉玉做了……

    盛小柒断然按下了home键,胸口剧烈的起伏,无法平复自己此刻的心情。

    她是那么的信任他,他竟然背叛了自己!

    这就是夜欧霆从蒋婉玉家回来之后,态度转变的原因吧,他觉得蒋婉玉比自己更能满足他?

    还是说,在他的心里一直都爱着蒋婉玉,自己不过是她的替身。

    替身用了几次就没有新鲜感了,即便本尊身体构造不同,他还是选择跟她在一起?

    手机滑落在床上,盛小柒的手用力揪着自己的头发,她想用疼痛来唤醒自己的理智。

    可无论她怎么用力,甚至扯掉了一大把头发,也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手机的屏幕上,映照出此刻盛小柒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神情。

    真是应了蒋婉玉的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夜欧霆从来都不属于她!

    他心里在乎蒋婉玉,才会无休止的‘回报’她,给她好的生活环境,给她现成的公司。

    又担心蒋婉玉经营不善,夜欧霆在背后给她指点江山,让她拥有了全国地位最高的影视公司。

    回想起夜欧霆对蒋婉玉的一次次妥协,理由是要报恩,其实是不忍心动她一根汗毛吧。

    盛小柒越想越气,气自己怎么这么蠢。

    追了夜雨辰五年,也没有跨越负距离。认识夜欧霆五天都不到,就搬到他家成了他的床伴。

    她不应该这么懦弱,不应该习惯夜欧霆的温柔乡,她还要做她的小刺猬!

    想罢,盛小柒动作麻利的跳下床,从衣柜的顶上拉下来一个皮箱。

    当她想要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家里,根本找不出一件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大到一件礼服,小到一颗耳钉,都沾染了夜欧霆的气息。

    盛小柒将行李箱又丢回去,抓起床上的手机,这可是她自己的东西。

    刚走到门口,她有停下脚步,从脖子里拉出来一根红绳。

    在红绳的末梢,系着那枚粉钻‘永恒之心’。因为拍戏不方便,盛小柒就把这么戒指挂在了脖子里。

    耳边,夜欧霆的那句话还在回荡‘你摘下来,我会死的。’

    盛小柒冷嗤一声,不摘下来,她会死的!

    果断一扯,红绳被扯断,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盛小柒将这么戒指大咧咧的摆在了夜欧霆平时放香烟的床头柜上。

    张妈见盛小柒换了衣服下来,忙迎过来,“太太,吃了早餐再走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不用了张妈。”盛小柒拿出一个红包塞在张妈手里,张妈一愣,不明什么意思,“太太,这……”

    在别墅住的这段时间,张妈就像自己的亲妈一样,照顾着自己。

    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张妈了,盛小柒心里特别的难受。

    “剧组特别忙,过几天我还要参加真人秀的录制,可能很长时间不能回来。”盛小柒忍住心里的悲伤,强颜欢笑的说,“五爷那边也特别忙,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会来。这钱是给您照顾自己身体的。”

    “就算你一个月不会来,我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张妈不肯收,“再说五爷有给我发薪水的。”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就收着。”盛小柒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再说,您帮着照顾布布,就当这是给您发的奖金。”

    张妈没办法,只好把红包揣在围裙口袋里。

    “太太,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布布,照顾好这个家。您就放心的拍戏吧。”张妈和蔼的笑笑,“我会在电视机前等着看太太的。”

    盛小柒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唇角勾了勾,转身大步走出别墅。

    陈瑾早早等在门口,见盛小柒出来按了下喇叭,见她不理自己,又从车窗探出头。

    “我在这呢!”

    盛小柒假装大了个哈气,拭去眼角的泪水,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陈瑾下车,给盛小柒打开车门,重新坐在驾驶座的时候才说,“我一早就去找肖睿了,她说你昨天半夜走的。”

    她发动车子,抱怨到,“ 你也是,那么晚自己回来,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交代。”

    盛小柒的鼻子一酸,转头看向车窗外,不让陈瑾发现自己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陈瑾不是个爱注意细节的人,她目视前方开车,继续说,“你猜我在肖睿那见谁了?”

    “谁?”盛小柒没忍住,声音带了哽咽。

    这下子陈瑾听出不对劲了,她一个急刹车,转头看着盛小柒,“怎么回事?哭了?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盛小柒努力瞪大眼睛,脸上却是灿烂的笑,“瞎想什么,我在背台词,刚刚进入情绪就被你打断了。”

    说完,她还故意哼了一声,“不就是见到白西邻嘛,有那么奇怪吗?”

    陈瑾半信半疑的盯着盛小柒的脸,见她笑的很轻松这才吐了口气,顺着胸口说,“你简直要吓死我。”

    车子重新开动,陈瑾才继续刚刚的话题。

    “我见到白西邻不奇怪,可是看到白西邻穿着肖睿的睡裤,你说奇怪不奇怪!”

    盛小柒快速转过头,追问到,“你没看错吧?”

    “这怎么会错呢。”陈瑾笑到,“白西邻给我开的门,他光着膀子,穿着一条粉色的大花睡裤,那样子,简直要笑死我。”

    盛小柒的眼神动了动,怎么想,白西邻跟肖睿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这中间一定有误会。

    “不说他们了,你帮我查一下,夜老寿诞的那一天,白西邻是怎么进入会场去的。”

    陈瑾的表情变了变,没有马上接话。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夜老的寿宴是夜明传负责的,保全人员应该都是他安排的。你总不会怀疑, 是夜明传自己把白西邻放进去的吧?”

    如果真的像陈瑾说的那样,保全人员这么有素质,肖睿也不可能混进会场。

    只是,肖睿想扮成服务员很简单。而以白西邻的个性是不会偷偷摸摸的,他要进去,一定是大大方方的走进去。

    所以,必定有人为他铺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