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老公,太能干 第266章 牧少爷病了

时间:2018-01-06作者:盛小柒

    牧硕铭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夜欧霆莫名其妙的吼声吓了一跳。

    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打开车门走人,然后砰的一下甩上车门。

    宗世梵还是那么的淡定自若,笑着对盛小柒说,“关于吴慧琼的事,你有时间咱们再谈。”

    他眼角的余光清楚的看的夜欧霆的眼神冷了下来,然后打开车门,下车,反手将车门关上并且跟盛小柒挥手再见。

    盛小柒也是一头雾水,见大家都下车了,她才往车外张望了一眼,原来是已经到碧海王朝门口了。

    她刚要跟宗世梵挥手再见,夜欧霆突然发动车子,盛小柒的身子猛地靠在椅背里。

    “你怎么了?”她不解的看向夜欧霆。

    他的薄唇抿着,眼神很冷,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盛小柒吃了个闭门羹,以为夜欧霆是因为父亲的寿宴被盛小雪给搅黄了而生气,也就没有在说话。

    牧硕铭看着骑士十五的车尾灯融入在车流当中,在转头问宗世梵,“五哥怎么了?”

    “谁知道。”宗世梵看了一眼时间,“你喝酒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牧硕铭说完就往路边走,宗世梵也没有多说,转身走向酒店。

    刚走到花坛的旁边,有个人快速从暗处蹿出来。

    宗世梵动作敏捷,一把扣住他的手臂就是一个过肩摔。

    咚!的一下,那个人被结结实实的甩在地上。

    “是我……”白西邻哼唧出声。

    宗世梵离开看向四周,见附近没人才问,“你怎么在这?”

    “老子还能去哪?”白西邻的外套用来擦手上的血,现在只穿着一件t恤。

    晚饭有些冷,他搓了搓了手臂,质问宗世梵,“你让我去参加宴会到底是什么意思?”

    宗世梵双手揣在裤兜里,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反正没让你去杀人。”

    “我……”白西邻在自己脑袋上狠狠砸了一下,懊恼的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带着匕首过去!”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宗世梵的眼神动了动。

    白西邻摇头,然后想了一会儿,“夜欧霆跟我说过,不知道谁算不算。”

    “什么?”

    “他说让我最近出门小心点。”

    宗世梵的唇角一扯,露出一个了然的笑,“你是被他心理暗示了。”

    “什么?”白西邻是个粗人,不明白专业术语。

    “他之前是特警,专门研究过心理学,很会抓住每个人的弱点。”宗世梵说完,便露出一副你跟他斗还不配的表情。

    白西邻抓抓头,反问道,“你是说,今晚的事都是他策划的?”

    “不确定。”宗世梵诚恳的说,“但是你带匕首出门是他的暗示。如果你今晚没有带凶器,盛小雪就不会死。”

    白西邻陡然瞪大眼睛,往后退了几步才问,“小雪……小雪死了?”

    然后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样原地转圈,“我没想杀她的,是她激怒我,我只想给她点教训!”

    宗世梵一耸肩,十分淡然的说,“但是她死了。你是凶手。”

    白西邻的脸色惨白,咕咚一下跪在了宗世梵的面前,“救救我,我求你救救我……你帮我跟警察说,是夜欧霆让我带匕首的,是他算计我的!”

    宗世梵往后一退,将白西邻抱着的腿撤出来,“可他没让你杀人。”

    白西邻目瞪口呆,一下瘫在地上。

    宗世梵的手从裤兜里拿出来,手指间夹着一张卡,甩在白西邻的身上。

    “趁着警察没找到你之前,好好的享受生活吧。”说完,大步进入了碧海王朝大酒店。

    男人进入电梯之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好好照顾白西邻。”

    另外一边,牧硕铭回到家直奔牧欣的房间。

    牧欣的母亲本来是牧家的佣人,因为保护牧夫人而丧命,牧夫人觉得愧疚,就把牧欣收为干女儿。

    但是牧欣的住处并不是楼上的主人房,而是楼下的佣人房,还是妈妈在世的时候住的那一间。

    房间不大,简单干净,唯独那张吊着粉色幔帐的床暴露了她的少女心。

    牧硕铭转了一圈,没有找到牧欣,便给她打电话。

    “几点了还不回家!”他语气生硬的质问。

    “今天见个客户……很快就散场了。”牧欣好像喝了酒,说话不太利索。

    “你在哪,我去接你。”牧硕铭转身就往走,经过玄关的时候抓起车钥匙。

    还不等他换鞋,就听到牧欣笑着说,“我们还要去唱k呢,你就别管了。”

    说完,牧欣直接挂了电话。

    这可把牧硕铭给气坏了,这丫头自从去了盛小柒的公司,就名正言顺的出去喝酒吃饭唱k。

    他咬了咬牙,行,不让他接,他不接!

    钥匙重新甩在桌上,他转身走向厨房。

    “曹姨,醒酒汤怎么煮?”

    佣人曹姨看着从来不迈进厨房一步的少爷有些懵,“您歇着,我给您煮就行了。”

    牧硕铭不耐烦的摆手,“你教我。”

    “少爷,您学这个做什么?”

    “哪那么多废话,快点教!”牧硕铭用大声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曹姨自然是不敢多说半句,手把手的教少爷如何开火,如何辨别绿豆红豆跟干草。

    很简单的烫,牧硕铭三番五次的弄不成。

    不是水少干了锅,就是水多等的不耐烦锅没开就放了干草。到最后还是曹姨亲自示范,牧硕铭在旁边围观。

    煮了半个多小时,牧硕铭说,“行,关火,我会。”

    然后他关掉火,把烫盛出来,“没你事了,回去休息吧。”

    看着少爷端着碗好像端着炸药包一样的姿势,曹姨心里纳闷,就一直跟在他后面,见他进了牧欣的房间,急忙给牧欣拨了电话。

    “牧欣,你快点回来,少爷好像病了。”

    于是,已经开了包厢的牧欣只能付了帐,让大家好好玩,她有事先走。

    等牧欣冲进自己房间,就看到牧硕铭腰里系着围裙,一手拎着抹布,一手拎着拖把。

    “你干嘛呢?”牧欣走到他面前,一把抢走他手里的抹布。

    “你看不出来?”牧硕铭怒目而视,抬手指着化妆台,“你一个女孩的房间,弄的跟收废品的一样,瓶瓶罐罐摆的到处都是!”

    牧欣走过去,拿起一个瓶子问他,“这个?这些都是能把我变美的神器,有什么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