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老公,太能干 第215章 一种叫做相思的病

时间:2017-12-23作者:盛小柒

    也不知道是夜欧霆没有听到,还是他不想回答。

    男人的步伐没有一丝停顿,直接走到盛小柒的身边坐下。

    “你尝尝。”盛小柒把烤好的面棉花糖递过来。

    夜欧霆摆手,这种女人才爱吃的,又软又甜的东西,他真咽不下去。

    陈瑾对着盛小柒一耸肩,显然是预想到这个结果。

    盛小柒哼了一声,摘下一个自己吃,“好烫……好烫!”

    棉花糖在盛小柒的手指间跳了几下,最后还是被她动作迅速的塞进了嘴里,她张着嘴呵气,趁着夜欧霆的不注意的时候,忽然吻了上去。

    唔!夜欧霆没想到盛小柒会当着陈瑾的面吻自己。

    还不等他品尝盛小柒的滋味,嘴里突然多了一个软软甜甜的东西。

    夜欧霆的眉头拧了一下,看样子想吐,盛小柒才不给他这个机会,两只手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

    舌.头一直逼着夜欧霆把棉花糖咽下去,她才松开,一脸得意的笑。

    “好吃吗?”

    “没吃出来。”夜欧霆盯着她的唇,大掌扣住她的脑袋再次吻了上来。

    “唔……”

    盛小柒挣扎的越厉害,夜欧霆就吻的越霸道。

    陈瑾捂着眼睛不看,可又控制不住好奇心,想从指缝里偷看一会儿。

    毕竟这么甜的画面,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

    她的手指刚刚错开一条缝,后衣领就被人给揪住,直接拎起来,“少儿不宜。”

    宗世梵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我成年了!”陈瑾假装反抗几下,还是很顺从的跟着他先进了帐篷。

    陈瑾侧躺在睡袋上面,撑着头看宗世梵一脸菜色,“怎么,你心爱的人当着你的面吻别的女人,吃醋了?”

    宗世梵把帐篷的门帘放下,躺在自己的睡袋上,闭上眼睛不看她。

    陈瑾爬过来,凑到宗世梵的面前,调侃到,“哎,说真的,你是不是真喜欢五爷?”

    宗世梵睁开眼睛,目光很平静都看着她,“是不是有病?”

    “是。”陈瑾点头,“我得了一种叫相思的病。你给我治治!”

    “我看你是想死!”宗世梵说完,抬手按灭帐篷灯,翻身过去不理她。可是他的耳朵一直留意着外边的情况。

    盛小柒被吻的差点窒息,推开夜欧霆的之后娇嗔到,“看看,人都被你恶心走了。”

    夜欧霆看了一眼帐篷,然后笑着对盛小柒说,“我还想吃……”

    “滚开!”

    “棉花糖。”

    不吃甜食的男人,到最后一整包棉花糖都被他给消灭了,当然,前提是盛小柒喂给他吃。

    夜欧霆把篝火压到最小,然后牵着盛小柒钻进帐篷。

    还以为他要挑战山顶野战,盛小柒故意磨磨唧唧的整理睡袋,谁知道被夜欧霆给嫌弃了。

    “我还没有被人围观的嗜好。”

    “早说嘛……”盛小柒笑笑,拉开睡袋钻进去,她侧身,看着夜欧霆,“可天说他父亲去世之后,一直是你跟宗世梵照顾他们一家。”

    夜欧霆点头,“是。”

    盛小柒想了想,继续说,“你的兄弟们都不在了,是不是执行同一任务牺牲的?”

    夜欧霆的眼底划过很多情绪,最终只剩下哀伤。

    “其实你做的很好了。”盛小柒肯定的点头,她知道,夜欧霆看起来冷漠的不近人情。

    可他最在乎人情。

    就像蒋婉玉,就像施可天……他会用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帮助身边的人。

    夜欧霆沉默下来,他的薄唇抿着,眼神盯着帐篷顶,偏偏是这么一副画面,让盛小柒觉得凄凉。

    她往夜欧霆的身边拱了拱。

    “你说山上会不会有虫子?”

    “……”

    “咱们关灯吧?”

    “……”

    “夜欧霆,我有点冷。”

    “……”

    黑暗中,夜欧霆的手伸过来,把盛小柒圈在自己怀里,然后拉开自己睡袋的拉链,把盛小柒也盖上。

    盛小柒枕在男人的手臂上,小手从他衬衣的缝隙伸进去,轻轻摸着他的胸膛。

    听着男人沉稳的呼吸声,她渐渐的进入梦乡。

    夜深人静的时候。

    陈瑾忽然睁开眼睛,盯着对面的宗世梵看了一会儿,确定他呼吸平稳已经进入深度睡眠,才蹑手蹑脚的坐起来,把自己的衣服脱掉。

    她溜过去之后才发现,宗世梵是睡在睡袋上面的,心里不仅暗骂,这特娘的是要冻死她啊。

    也管不了许多了。

    她的手落在男人的皮带扣上,轻轻的解开。

    宗世梵睡的有点沉,没发现有人对自己进行不轨行为,直到……被人抓住要害,他才哼了一声。

    陈瑾脑袋发热,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也许是因为太紧张,她的手不自觉的用力,宗世梵的呼吸一下就变重了。

    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宗世梵身体的变化,她暗自得意,原来宗世梵是直的。

    太过激动,陈瑾直接吻上来,吮住他的唇。

    陈瑾撩汉技能都是从网上学来的,别看她经常跟男人插科打诨,可是她并没有真的跟男人接吻过。

    实践经验缺乏,导致她有些生硬的啃着宗世梵。

    也许恰巧是这种生涩,让睡梦中的人有了一丝幻想,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盛小柒那调皮可爱的笑脸。

    他一把搂住了陈瑾,翻身把她压下面,动作十分轻柔的吻着她。

    陈瑾承受着他如细雨绵绵的吻,手更加快的拉扯他的裤子。

    宗世梵没有配合,却没有反对,任由陈瑾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只是专心的吻着她的唇。

    做个爱,要不要这么文艺范!不应该直接提枪上阵的吗?

    陈瑾被他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弄得毛糙,腾出一只手拉着宗世梵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掌心一片酥软,宗世梵的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见他终于有反应了,陈瑾一把扯下他最后的防线,手忽然被宗世梵按住。

    “不能……不能这样,柒宝……”

    “柒宝是谁?”陈瑾脱口而出。

    宗世梵身子一僵,大脑在一瞬间清晰。他快速从陈瑾的身上弹起来,盯着赤果果的女人,他眼中充满了愤恨。

    陈瑾被他盯的头皮发麻,尴尬的拢起自己的衣服,还依依不舍的往宗世梵那里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也僵住了。

    就是因为她刚才的一句话,宗世梵竟然吓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