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老公,太能干 第195章 好一招含沙射影

时间:2017-12-18作者:盛小柒

    蒋婉玉没想到夜欧霆会这么说,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他送给自己的东西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可是他给的越多,她就奢望的越多。

    倒不如,真的只是一双鞋子来的洒脱。

    电梯到达下一层的时候打开,进来一个女人,她牵着自己七八岁的儿子,两个人贴在角落站立。

    盛小柒牵着夜欧霆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指有些僵硬,这才发现夜欧霆的已经视线落在了那个又瘦又黄的小男孩身上。

    那个小孩有些发育不良,而且唯唯诺诺,视线都不敢平行,进来之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脚。

    也许这个孩子勾起了夜欧霆童年的回忆,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蒋婉玉侧头看到夜欧霆的反应,眼神里的笑意快速敛去,主动跟小男孩说话,“小朋友,你几岁了?”

    小男孩看起来很恐惧,一直往母亲身后躲。

    “七岁。”她的母亲开口,在自己孩子的头上摸了摸。

    “上一年级了吧。”蒋婉玉拿出一颗糖递过去,小男孩连看一眼都不敢,甚至吓得发抖。

    她的母亲把孩子护在身后,叹了口气才说,“你看他这样,没法上学……吓着了。”

    蒋婉玉点头,好像很理解似得,眼珠转了转,才继续说,“是不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她的母亲点点头,“哎,这孩子跟他爸出去玩,结果有个司机喝醉了开车冲过来。他爸把他推开自己被车给撞了。

    这孩子就想冲过去救人,可是还不等他跑过去,对方又开车冲过来,直接把人给撞死了。”

    “这是典型的内疚型阴影。”蒋婉玉弯下腰,试图将小男孩拉出来,却没有成功。

    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蹲在地上,用微笑拉进她跟小男孩的关系,“你是不是觉得,你对不起爸爸。如果你先看到车,就可以跟爸爸一起躲开对不对?你觉得是你害死的爸爸,对不对?”

    小男孩盯着蒋婉玉看了三秒,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他不停的用力扇自己嘴.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小巴掌用力的打在脸上,每一下都好像打在夜欧霆的身上。

    他攥着盛小柒的手一点点加重力度。

    盛小柒看到夜欧霆的额头溢出汗水,知道蒋婉玉这是在杯弓蛇影的提醒夜欧霆。提醒他,曾经因为他,自己受了什么样的伤害!

    这个女人的心可真毒!

    小男孩的妈妈见儿子终于开口说话,虽然情绪很激动,但是也算突破了心理的屏障,她用力抱着儿子,跟着一起哭。

    蒋婉玉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认识很好的心理医生,需要什么帮助就给我打电话。”

    “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男孩的妈妈不停的给蒋婉玉作揖。

    蒋婉玉微微一笑,看向夜欧霆,“五爷,您不舒服?”

    盛小柒身子一动,想过去给蒋婉玉一个嘴.巴,可是她刚一动,藏在夜欧霆口袋里的手就被夜欧霆捏住。

    他缓缓睁开眼睛,嗓音有些沙哑的说,“昨晚没睡好。”

    “那您就别送我了,我跟允浩打车回去就行,您快回去休息吧。”蒋婉玉说着就想往夜欧霆的身边凑,无奈盛小柒站在她的面前,根本不给她靠近夜欧霆的机会。

    电梯每一层都有人进出。

    夜欧霆站在角落里,脸色阴沉,薄唇微抿,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直到骑士十五世上,他才仿佛虚脱一般,深深的靠近座椅里。

    盛小柒拿过纸巾,牵着夜欧霆的手,把他掌心的汗轻轻的擦去,“那件事不怪你。”

    她轻声的安慰。

    夜欧霆将手臂搁在额头上,挡住那双深邃的眼眸,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说。

    “我刚到剧团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常常被欺负,只有婉玉肯帮我。我不肯演出就没有饭吃,是她一直偷东西给我吃……后来她晕倒在舞台上,我才知道我吃的都是她的饭。”

    盛小柒紧紧抱着夜欧霆的腰,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知道,此刻说再多的安慰的话,都不如默默的倾听。

    “我第一次上台表演,回来以后吐个不停,是他照顾了我一夜。我第一次打激素,整夜发烧,也是他照顾了我一夜。如果,如果不是我做了逃兵……”

    盛小柒听着男人强壮的心跳声,根本无法想象他当年那些无力又悲伤的遭遇。蒋婉玉在夜欧霆的心里不仅仅是愧疚的对象,更是他同生共死的好友。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内心的愧疚更深。

    如果有可能,夜欧霆会不惜一切代价满足蒋婉玉的所有需要。只是,他也有感觉,她最想要的,他永远都给不了。

    盛小柒的心里泛起一丝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一直针对蒋婉玉,如果她不在蒋婉玉的面前秀恩爱,她是不是就不会旧事重提来刺激夜欧霆。

    “欧霆……都过去了……”她抱紧他,“我不会再刺激她了。”

    夜欧霆的手臂放下,搁在盛小柒的头上,男人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是我对不起你。不能给你一个更优秀的我……”

    他低头吻了吻盛小柒,“但,不管我如何肮脏,都不准你离开。”

    盛小柒抬起,迎着他的吻,“就算你赶我,我也不会走。”

    锦江在车外站了一个小时,然后被招呼上车。

    “五爷回哪?”

    盛小柒看了夜欧霆一眼,撒娇到,“我好久没见布布了。”

    “回凭栏别墅,把布布接过去。”

    “是。”

    车窗降下一半,十月初的风有些凉,夜欧霆把自己的外衣披在盛小柒的肩头、“明天的股东大会都准备好了?”

    “嗯。”盛小柒点头,“何明肯定跟你汇报了。”

    夜欧霆低头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白西邻给你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你打算怎么用。”

    盛小柒一怔,歪着脑袋看他,“你怎么知道的?”

    夜欧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眯了眯眼睛,对盛小柒说,“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我不希望你跟白西邻有接触。”

    要知道白西邻曾经企图非礼盛小柒,被他打断了腿。敢觊觎盛小柒的人,本来就在夜欧霆心里列入了黑名单。

    可白西邻不知悔改,一而再的用各种方法接近盛小柒。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而对盛小柒而言,白西邻虽然不按套路出牌,但暂时没有危险,最重要的,她有一件事要经过白西邻核实。

    所以,她没有把话说的那么绝对,“你不是给我配了保镖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