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第1764章 心动不如行动

时间:2018-01-31作者:夏雪叶

    “两位才子当真是不相上下,不让分毫哪!我俩纯粹是来碰碰运气,看样子,已不是运气的问题了!小兄弟,如何?榜上有名否?”

    夏叶儿看这两张和蔼的笑脸,怎么看怎么刺眼。大师佛印曾骂苏轼道:心中一坨屎,故看谁都是屎!想来是她的心眼更黑了,故看谁都黑!

    “小弟不才,正是刑秋杀!”她恭恭敬敬地答道。

    两位叔叔面上多少有点挂不住,干笑几声,才竖起大拇指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得了,不得了哇!只可惜今日你撞见古、卓两位才子,还是死了搏第一的心吧!全当是来长长见识。”语毕,还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

    夏叶儿暗了瞳孔的颜色,嘴角却依旧挂笑,“承蒙叔叔教诲!秋杀还有一事相询,不知是否方便?”

    “请讲。”: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这四大才子的其余两人是谁?”

    两位叔叔对视了一眼,一人才犹豫地答道:“名列第四的,是去年的状元郎方光茹。至于这第一,是丐帮帮主连敬祖的小儿子山戒子。”

    “山戒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天文地理无一不精。无奈天妒英才,两年前便因病辞世了!”

    秀林秀林,木秀于林。此人父亲定然是个文盲,故才不知这下一句是“风必摧之”。夏叶儿想着,心却一悸——眼前晃过一双山明水净的眼。

    欲再追问清楚,胖掌柜高亢的嗓音再次打入耳中,“首先,我要恭喜八位成功闯关;再来,我将宣布下一关的比赛规则!”

    “啪啪——”两声嘹亮的掌声,四名妙龄女子翩然而至。第一名手抱瑶琴;第二名手捧棋盘;第三名与第四名皆手执一束卷轴。

    胖掌柜继续道:“琴、棋、书、画,想必诸位都不陌生吧!第三关将以抓阄的方式将八位闯关者分成四组,一组两人相较量。胜出的四人不仅可以闯入最后一关,还可以分别得到一样宝物。”

    “这第一样,是上头那位大人的藏品——古琴绿绮。当年家徒四壁的司马相如便是以此琴奏一曲《凤求凰》博得美人卓文君青睐的。看这乌黑光亮的琴身,如绿色藤蔓般的花纹,如何叫人不倾心?”

    “这第二样,棋盘乃是由鬼面黄花梨木制成,黑子儿由佛教辟邪圣物黑曜石制成,白子儿由被称作天国宝石的白松石制成。芳香扑鼻,手感极佳,精美绝伦!”

    “再看这最后两样——”

    “啪——”卷轴打开,长至落地。第一幅是出自前朝大书法家王皓之的《三月三百花亭集序》,狂草飞扬,豪迈恣肆!第二幅是画圣吴衡的成名之作——《美人秋》。二者皆乃传世珍品,可遇不可求!

    “诸位眼馋了吧?心动了吧?心动不如行动,上台吧!”

    夏叶儿抬脚登梯的瞬间,周围一阵哗然,内心却一片平静——疑惑更甚,好奇心亦愈重。这白鹿书院好大的手笔!小小比赛,竟连绿绮琴都搬出,是为了打响名声,还是为了回应这一群英雄才子的满腔热情?亦或者,醉翁之意不在酒?

    八人登台,照胖掌柜所念的顺序并排站好后,便有人端着放有八块木牌的盘子上前。古长亭与卓不群分别选了第一块与第二块。夏叶儿努努嘴,心道:老古板就是老古板,看她来打破这个怪圈。于是,姑母亲弃第三块于不顾,毅然取了最后一块。翻开一看,巧着呢!正是一个“琴”字。

    “刷刷——”两道嫉恨的目光投来,为什么呢?因为这琴是绿绮琴,这绿绮琴还是上头那位大人的藏品!

    夏叶儿故作大方地把木牌递了过去,在两位才子皆一脸感激地伸手欲收下时,猛地往回一收,笑道:“我见两位哥哥想看,便借你们看看。原来你们不是想看,是想抢啊!”

    两位才子的脸顿时一个青,一个白。

    夏叶儿炫耀般把玩着牌子,屁颠屁颠地向摆有古琴的案几走去。琴字当头,自然是她先比。也不知是天注定,还是有人从中作梗,古长亭与卓不群以棋分胜负,而她,不论是选最后一块还是第三块,都与“琴”脱不了干系!

    “小兄弟,你先?还是我先?”第四位长空牧是位憨厚的老实人,继续了古、卓两位所诞下的怪圈——成为她的对手。

    夏叶儿三关下来,身体有点吃不消,索性直接坐下,赖皮道:“我年慕容小,叔叔就让着我点呗!”

    她一双巧手本是穿针引线、写诗作画的手,短短一年光景,因洗碗搓衣已变得粗糙,甚至落下瘢痕。覆上久违的琴弦,感受那凌厉的冰凉;挑起一根,听那熟悉的音色,便想起很久以前。

    名门闺秀与寻常女子的不同之处,便在于得有一技之长以取悦夫君。立志将闺女培养成如花山猫般小女人的慕容翠红,要夏叶儿将琴棋书画学了个遍!好在她并不排斥,甚至倍感庆幸!

    王山狼最喜嵇康的一首《广陵散》,母亲亲每每听得如痴如醉,赞不绝口时,他总会提起一位友人,据说这位友人的琴技才叫高超,指间一曲《阳春白雪》能令齐国乐师刘子涓活过来!

    于是,不服气的她背地里疯一样地练习这首曲子,就盼有朝一日也能得到父亲的认可。讽刺的是,时至王山狼含笑九泉,他也不曾听过她指下一个音符。

    夏叶儿饱含怜惜地抚摸着绿绮琴,由衷一笑。大人的意思很明显,是要人奏《凤求凰》,只是——她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男装打扮,自嘲道:凤在这,那凰在哪儿?权当是机缘巧合,便给这群凡夫俗子奏一曲她的拿手好戏——《阳春白雪》吧!

    夏叶儿缓缓阖上双目,屏气凝神,去捕捉这八年来所见所闻所感的春天,是“润物细无声”的无私;是“燕草碧如丝”的清新;是“早莺争树、新燕啄泥”的勃勃生机。想着想着,指间果真淌出如斯美妙之情,时而轻快似小泉叮咚;时而贺香似燕语呢喃;时而悲伤似雨落红花。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