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 第一百二十章 瓮棺葬群(3)

时间:2018-08-26作者:古剑玄天

    第一百二十章瓮棺葬群()雷云那家伙将整个瓮罐托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沙层上;他仔细而又小心的检查了一遍那个瓮罐,然后摸出别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准备开工了。李震风和买买提大叔以及我,我们三个人的六只眼睛都紧紧的盯着他,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仿佛这一刻是前所未有的伟大重要;我的心在砰砰砰的跳着,说实话还挺紧张,也挺激动挺兴奋的,因为我很想知道这瓮罐的所有的秘密。雷云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他握紧手里的匕首慢慢的向瓮罐盖子和瓮罐罐体的连接处刺去。因为要打开瓮罐只能从这个地方入手,先拿掉盖子,然后就可以看见瓮罐里面的东西了。当然了,也有一个简单的方式,那就是宝来解决,直接将瓮罐打碎;但是这种做法一般请款感觉对没有人敢去做。因为在我们倒斗的行业内,确实流传着的一条契约,一条生人与死者之间的契约。当然了,也有那种为了财宝而不顾一切丧心病狂的畜生;比如孙麻子就是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一个。这家伙利用火炮*硬生生打开了清王朝康熙皇帝的景陵和乾隆皇帝的裕陵墓以及慈禧的东陵。孙麻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他亲手毁掉了我们国家的十分珍贵的国宝文物,毁坏了我们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真真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这事儿不敢提,一提起来我就细心里窝火;要是老子早出生个一百多年,我指定活劈了孙麻子。干我们这行的,无论如何都要遵守与死者之间的契约,这时候没商量的,必须遵守;这也是数千年来一直传承下来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快看····”李震风突然喊了一句。我赶紧回过神儿来看着,雷云手中的匕首已经刺进了那瓮罐的盖子。突然发出吱吱吱的摩擦声,那是锋利的匕首和坚硬的瓮罐之间的一种摩擦,听着那声,我顿时感觉到牙齿都不舒服了;吱吱吱的,感觉像是摩在了我的牙齿上一般难受。我往前挪了两步,看着雷云在慢慢的一点一点撬动着那个瓮罐的盖子,随着他手中的匕首的不断深入,那个瓮罐的盖子也慢慢开始动了,沙土个那缝隙中不断流出来,真个瓮罐的声音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终于,砰的一声,瓮罐的盖子终于被拿了下来;哈个盖子也是陶的,只不过因为埋在沙土中两年多年了,所以看上去有些陈旧,但是完好无损,没有一丝损坏的痕迹。“给···拿着它。”雷云朝我递过那个盖子说道。我赶紧伸手接了过来,拿东西刚一到手,我靠,还他妈挺重的,做的还挺瓷实的;我拿着那罐盖子仔细的看了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做的比较大、比较厚实而已,也没有什么雕刻和修饰,看上去也很一般,不像是一个价值很高的文物。我将那玩意儿轻轻的放在了脚下,然后继续看着雷云的动作。“妈的,老子还没见过这盖子呢,我还以为有多什么、多牛逼呢;看来也就是一个破陶瓷罐的盖子而已。”李震风看了那盖子一眼不屑的说道。“好好说话····”我回头说了他一句。那家伙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心想老子这也是为了你好啊。而雷云则是慢慢蹲下身看着那个瓮罐,去掉盖子之后,我们能看见的是一张牛皮;一张已经干枯了的牛皮。这个我是有所了解的,因为当时的两千年所年前,在西域诸国中有很多国家都有这样一个丧葬习俗或者说是丧葬习惯。就是在人去世之后,将尸体放入棺材后要讲棺材密封。而他们对于棺材的密封方式则不是像中原一样在棺木的两侧钉钉子,而是采用更加先进的一种方式,当然这种方式也是一种最为古老的方式,但确实最好。密封性最强的一种方式;那就是利用兽皮,将刚剥下来的兽皮紧紧的贴在棺木的缝隙上,而等到兽皮自然风干的时候,兽皮就会跟棺木长在一起,丝毫没有缝隙。而这样则会隔绝棺木内与棺木外的空气流通,真正做到密封,真正做到与世隔绝。而我们所遇到的这个瓮罐正是如此,看样子龙城人也是采用了这种最原始但却最先进的方法进行了密封;但是他们因为身份以及种种问题的限制,所以没有上等的兽皮去进行密封,取而代之的则是比较廉价的牛皮。但是密封的效果却是一样的;能够很好的阻绝瓮罐内外的空气流通,从而里面的尸体一直不会腐烂,这就是龙城人的聪明之处。但是,据我了解,龙城人的这种利用小孩子祭祀神明的方式也是一直持续了好所多的;但是为什么非得要用瓮罐装着小孩,而且是要密封性特别好,能长时间的保存,这个原因我却是不知道,希望能在这些瓮罐中找到答案。我继续着雷云那家伙,他手里的匕首已经轻轻的划向了瓮罐口上的那层牛皮。“雷云,慢点······”我着急的喊了一句;因为我怕他一刀下去把那层牛皮给戳坏了。他点点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终于,那家伙转换了一下刀锋,轻轻的将刀刃割进了牛皮,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往里面割去,我隐隐的听见嘶撕的声音,只见那层早已经干枯的牛皮慢慢的一点一点起来了;而雷云也已经满头大汗,因为这活儿真的不好做。要是让他剥一层新的牛皮那没的说,就他的刀法,轻轻松松的给你剥下来;但是要是剥一层已经干枯了两千多年的牛皮,那可真的是堪比登天,我想就算庖丁在世,恐怕也很难操刀吧。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只听见最后一声嘶的一下,雷云手里的刀已经落下了,而那张干枯的牛皮则是完完整整的被他剥了下来。我是真心的佩服这家伙,这手艺可不是一般人都能有的;他这刀法堪称一绝。牛皮终于是揭下来了,那么剩下的就是看看瓮罐里面有什么东西了;这个很简单,不用想都知道是小孩子,因为瓮罐葬就是龙城人用小孩来祭祀神明的。但是,我想要知道的不仅仅是这么简单;而是瓮棺葬的所有秘密。雷云看了我一眼,他的意思很明确,让我下去看那个瓮罐;我点点头跳了下去;因为要想彻底弄清楚瓮棺葬的秘密,那就必须自己动手逐一解决。我看了看那个瓮罐,大小跟买买提大叔家的那个一模一样,罐口出的直径也是不差分毫;配颜色也是一样,都是青色。我慢慢的打开手电筒向瓮罐里面照去,突然,一个完好无损的小孩子正站在里面;我看到那个小孩子的第一眼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心脏几乎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整个人身体内的血液顿时喷涌而起;全身的毛发都在那一瞬间直直的站了起来。“太···太可怕了,那小家伙感觉就像还活着一样。”我心里暗暗道。我一边擦着自己脑袋上的汗水一边尽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神。雷云和李震风还有买买提大叔他们三个人看着我,他们都看出来我害怕了,但是他们却都没有一句话。我吞了几口口水,定了定心神,然后重新打着手电筒看了看,没错,那里面确实是一个小孩子,而且是像是一个男孩子。小家伙个子不是很高,脑袋上还扎着两个小发团;他的身体保存的很好,没有一点烂掉的地方;只是眼眶略微有几分凹陷;但是那长长的眼睫毛都能清楚的看到。还有那皮肤,看上去也还泛着一点光泽,几乎没有一丝干瘪的样子;这可是两千年前的小孩子啊,我真的赶到十分惊奇。“古人的智慧真的是太强大了,总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后人的面前;一个尸体竟然能保存两千年不腐,即使使我们的现在的科技手段也未必能行。”我暗自惊叹道。“要不要把他请出来?”李震风望着我们俩说道。“瞎说,他已经睡得这么安稳了,我们又何必去打扰他。”我瞪了一眼李震风说道。“死者为尊,死者为大,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雷云低声说道。“切···不就是个小屁孩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什么大。”李震风不爽的哔哔道。“还大什么大,我怕告诉你,他可是两千多年前生的,是你祖宗的祖宗,你说他有多大;你就是废话太多。”我看着李震风说道。虽然我说的话不是怎么好听,但是道理绝对在啊;人家岁下,可就是两千多年前的人啊,这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那我们就给他封上盖子吧,可别让人家受着怕了。”我说道。对待死者,万千都要以大和尊来行事,万不能坏了阴阳两界的规矩;不然就会引火上身,一辈子灵魂不得安生。说话间,雷云正准备将盖子盖上;可这时,他突然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脸上的表情骤变,整个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样。  ://../b//.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