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 第一百零一章 瓮罐之谜

时间:2018-08-06作者:古剑玄天

    第一百零一章 瓮罐之谜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气温终于是降下去了,白天的那种炽热感也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简单的穿着一件二道背心坐在屋子前面喝着啤酒。

    看着满天的星星,我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个瓮罐,你知道吗?”雷云突然走过来低声说道。

    我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只是听说过一个与瓮罐有关的故事而已。”

    “怎么,你知道?”我问道。

    那家伙也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过而已。走,一起喝一杯吧。”

    我是一万个没想到雷云这家伙竟然能叫我去喝酒,因为他一直是一个人,而且看上去总是有什么心事,一副冰冷的样子,处处透露着一股子寒冷的气息,让人很是摸不透。

    而且他向来是少言寡语,从来不会跟任何人多说任何一句话,这是他最大最明显的一个特点。

    但是他突然叫我跟他一起喝一杯,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但是这个原因我一时无法猜透。可是不管怎么说,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意图,他叫我喝酒,这事儿总没错,我要是不去岂不显得小家子气了,所以我必须得去,而且我还得跟他好好聊聊,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很多的共同之处。

    “走吧,我觉得我们俩也应该喝一杯。”我笑了笑说道。

    李震风那家伙看着我们俩向屋子前面的烧烤炉走去,他也跟着过来了。

    还没走过去,一股子烤肉的香味儿已经扑面而来,沁入了我们的肺腑,确实是香啊,闻着都挺够味儿的,吃到嘴里就更不用说了。

    “没想到你这烤肉的手艺还真是不赖啊,颇有几分新疆烤肉的特色。”李震风径直走过去说道。

    那哥们儿嘿嘿一笑说道:“就我这水平进五星级酒店那都是分分钟钟的事儿。”

    “行了,夸你两句你还吹上了;先给我们来五十串。”李震风说着就自己伸手端了几盘儿朝着我和雷云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其实,我看着那靠手也早已经有了几分胃口,倒是很想尝尝烤肉的滋味儿。

    “来两位,刚出架的烤肉,味儿超级棒,赶紧趁热试试。”李震风嘴里叼着一串羊肉说道。

    那家伙是非常了解我的,他知道我肯定早已经馋死了,就等着他那几盘烤肉了。我这人就一个爱好,那就是品菜,其实说的直接点就是吃;我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个品菜师,但是好几年过去了,也没能实现。

    “看着这非专业人士烤的烤肉我倒是颇有几分胃口;来,一起试试。”我笑着说道。

    我和雷云还有李震风三人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啤酒,这样有滋有味的生活还真是不错。

    “这肉也吃了,酒也喝了,袁兄能不能说说这个瓮罐?”雷云看着我说道。

    我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个瓮罐我真的是只是知道那么一点,也无法证实可靠度,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免得误会别人。”

    雷云那家伙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笑说道:“看样子袁兄是对我存有戒心啊。我也不瞒着你,你我都是做土货的,只不过我是发丘派的,而你是其他派别的,但是话又说回来,直到现在我还没看出你到底是那一派的,像摸金校尉但又与其有着很明显的区别,所以我一时无法得知你到底是什么派系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的本事也是业内数一数二的。”

    “我不得不佩服雷兄,真是好眼力;的确,我不是摸金派的,我也不属于那个派系,从我祖上开始,我们便自成一家,只是人数少,名望低,无人知晓而已。”我说道。

    “关于瓮罐,我也只是有一个简单的了解,既然雷兄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瓮罐其实也就是瓮棺,而瓮棺葬最早出现在6000多年前的中原一带,尤其是在西安多见。在西安有一个半坡遗址,整个村落的形状接近一个圆形,而在村落旁边的公墓旁则发现了一些陶瓮,有的还是两个瓮互相套着,瓮口覆盖着一个陶盆或者陶钵,在盆地往往有一个小孔。据研究这是仰韶文化中特有的一种丧葬方式,叫做小儿瓮棺葬。“我解释道。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塔拉克沙漠中的龙城瓮罐就是从中原传进来的,而龙城人则是将这种丧葬方式作为他们祭祀天地祖先以及其他神灵的方式;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延续。”雷云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样,而且这应该也是唯一的解释。”

    “可是,半坡人为什么要用瓮罐作为棺材呢,而且还是专门用来葬小孩的,这个问题可就真有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雷云思索道。

    “据说,当时的半坡人认为人是有灵魂的,而且认定肉体是受灵魂作用的,即人死了只是肉体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而灵魂却照样活着。当时的人们认为坟墓是死者灵魂暂时停留或休息的地方,所以要极力保护尸体,盆或钵中央小孔就是供灵魂归来时出入,以便孩子复苏而再世。“我解释道。

    雷云杵着下巴想了半天开口说道:“怪不得活地图大叔家的那个瓮底部竟然也有一个小孔,看样子那也是直接学习来的。”

    “应该是······”我·说道。

    “看来你对瓮罐(瓮棺)了解的不少啊,还说什么不是很了解;我得向你多多求教了。”雷云那张冰冷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说道。

    “求教可不敢,我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不过是现学现卖罢了。”我摆摆手说道。

    “我不喜欢太过谦虚的人,所以你不要太谦虚了;我说求教那就是求教。”雷云拉着脸说道。

    我淡然一笑说道:“同样,我也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人,所以······”

    “看样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雷云看着我说道。

    话音未落,酒瓶已经举起。咣一声,我们两个人举起酒瓶就往喉咙里灌,直到酒瓶里的酒一滴不剩。

    其实说句实话,像雷云这样的人绝不失为一个好帮手;他这样的人是最真诚的,对待朋友没有一丁点儿坏心思,这样的人值得深交;他说他交定我这个朋友了,而我也想说,我也交定他这个兄弟了。

    “我有一个冒昧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他冰冷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为什么会跟着何大拿干这事儿,是吧?”

    我点点头说道:“是的······”

    “为了生存。”他想都没想很直接的回答道。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是个直性子,有什么就说什么,绝不藏着掖着;这脾气像我,所以我喜欢跟他这种人打交道,最起码心里不堵。

    “为了生存,这无疑是一个最充分的理由。”我说道。

    “那你呢,你为什么跟何大拿来干这事儿;依你的本事,绝对可以在这一行混的风生水起,又何必给人当马前卒呢?”雷云跟我碰了酒瓶后说道。,

    我喝了几口酒然后说道:“我差不多跟你一样,也是为了生存。”

    “什么叫差不多,这让我无法理解。”雷云说道。

    “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我的这个差不多。我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只能回到老家经营着祖上留下来的一家古玩店。你也是业内人士,也知道古玩市场的行情,何止是三年不开张啊,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所以没办法才能跟着别人干,挣点钱养家糊口。”我喝了几口酒说道。

    雷云点点头说道:“你这样的高材生都无法立足,像我这样的无业游民就更加难了,糊口都是问题。”

    谁说不是呢,这年头想找份工作难于上青天啊;别说我这大学本来科毕业的了,就算是硕士研究生毕业那也不顶用‘就像我们西安一直流传的一句话,你站在楼顶上扔下去一块板砖,如果能砸倒十个,九个都是硕士研究生,剩下一个至少也是本科,怎么就业?去哪里就业?我倒是很有理想、很有抱负,一心想进国家考古研究所,可是这也就只能是个空想了,空有一身本事,没啥子卵用。

    “没事儿,趁着老板有钱,多捞几个。”我笑着说道。

    “那怎么行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咱不能坑别人啊,我们也得有自己的原则啊。”雷云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就是故意那么一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反应那么强烈;当然了,这种结果也是我想看到的,因为我之所以说那句话就是为了试探试探他这个人。果然,老子没有看错他,他这个人很有原则,不坑人,真是一个值得深交的兄弟。

    “好样儿的,哥们挺你。”我竖起大拇指说道。

    夜色越来越深了,而且沙漠中的昼夜温差特别大;一阵凉风吹过,我突然感觉自己一阵哆嗦,还他妈真有几分冷意。

    我看看手表,才他妈十二点多,可是这沙漠边缘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而且还特别的冷,这样的温差可真够带劲儿的。

    “不早了,还是回去歇着吧;明天咱们得去看看驼队,顺便问问活地图大叔什么时候可以出发,我们也好早做计划、早做准备。”雷云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