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妖孽仙厨 第三百章 血石

时间:2018-09-01作者:猫大白

    “唐乐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天工阁的老板,而是乐阳大学的一个普通的学生,平时低调不已,根本就和修炼者的世界,或者就连上层社会都是没有半点的关系。

    不过正好是在那个时候,乐阳市发生了一起很奇特的案件,不断地有女孩失踪,从十二三岁到二十岁的年龄段都有,这在当时引起了全市的轰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失踪了十五六个女孩。

    有的女孩是在居民楼电梯中进去就没有出来过,有的是走在大街上凭空消失的。

    不仅仅是市民们笼罩在这种恐惧当中,就连修炼者这个圈子也被震惊了,因为对方的手法很明显是普通人做不到的。

    然而最终乐阳市的修炼者这个圈子也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对方的手法诡异,而且行踪隐藏的非常之好。

    特安部当时派了五人的调查小组过来,结果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原本以为这件事陷入了僵局,这时最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在乐阳市的西北郊区一排的别墅群发生大火,当消防人员赶到的时候,发现现场一片的血迹,那一排的别墅都仿佛被推土机碾压过一般,变得支离破碎。

    而那些近一个月来失踪的女孩都在那里,不过还存活下来的只有三个,而其中之一就是唐乐。

    她浑身浴血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昏迷,然而她手中的一根断裂的铁棍却狠狠的插在了一个男人的心脏之上。

    等到特安部的人赶到之后,经过调查才知道,原来只有人在这里修炼一种采阴之术,专门挑符合规格的女生,原本已经完成了大半的功法,而这个人却很不幸运的把唐乐抓来了。”

    听到这里,唐风的眉头微微一皱。一个如此诡异的修炼者竟然被唐乐用一根破铁棍斩杀,这听着也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我想知道那个练采阴之术的变态是什么级别。”

    “我听说是练气境界的,具体什么修为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文染也不再说话,定定的看着唐风。

    练气境界,即便是最弱的那也是练气境界初期,和唐风和文染的修为一样。

    然而,竟然被还是学生时代的唐乐用破铁棍给斩杀了。

    而且这还是唐风最低的估算,那个人既然能让女孩在大街上凭空消失,肯定是有着高深又诡异的术法,甚至很可能有着练气境界大成期或者大圆满的修为。

    当时的战斗如何激烈,唐风虽然想象不到,但是这唐乐绝对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在三四年前的学生时代就已经赶超了唐风修为的绝代天才。

    唐风一直都因为唐乐身上的秘宝,而看不出她的具体修为,但是现在一听到文染讲的这个故事,顿时发现自己当初还是小看了唐乐。

    “那之后呢。”

    “之后?之后特安部调查结束后,并没有追究唐乐的责任,而唐乐也随之消失了半年,再次出现时已经是现在天工阁的阁主了,而这一次的事件也在特安部的推动下,让本来就少有知情者的人都闭口不提了。”

    唐风摸了摸下巴,没想到唐乐曾经还经历过如此险象环生的一次危机。

    同时也在心里给唐乐划上了一个危险的标签。

    “我刚才听你的话语中,提及到乐阳市有两个不能招惹的女人,其中之一是唐乐,那另一个呢。”

    唐风觉得自己对乐阳市的各方面势力所知甚少,趁此机会,当然是对文染多问一下为好。

    “等一下,一直都是我在讲故事,现在你该说说你自己的了吧。”

    文染喝了一口红酒,也不说话,等着唐风的下文。

    唐风看着文染那副模样,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不过自己也确实是没什么可讲的了,于是从下山之后发生的事情,都简单的大致讲了一遍。

    当然在龙潭秘境发生过的事情,还有与特案六组的事情都是一句带过。

    “我靠,看来你还是个挺牛的人物啊。”

    听到唐风最后灭了欧阳家,成为华安市新一个势力的时候,文染有些激动的坐直了身体,一巴掌拍在了唐风的肩头上。

    怪不得他在看到唐风当初与洪门高手黑刀对决时的样子,感觉有一种别样的霸气呢,原来唐风还真的是个有来头的人物。

    “就冲你这份胆气,我文染今天想跟你交个朋友。”

    文染完全是被唐风的故事所吸引,其实他也就那么点爱好,喜欢听精彩的故事,而唐风的经历显然满足了他的好奇。

    “现在你可以说一下另外一个女人了吧。”

    唐风根本不吃文染的那一套。直接了当的拒绝了文染的示好。

    文染悻悻然的笑了笑,随后认真无比的看着唐风。

    “我只能说,另外一个女人比唐乐更加的可怕。”

    唐风看着文染的这幅模样,心中更起了一丝的好奇之心。

    文染看着唐风被自己勾起了兴趣,于是调整了一下坐姿,认真的说道。

    “这个女人,就连我也没见过面,不过传闻长得貌若天仙,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是谁,直接说,别卖关子。”

    唐风直接了当的阻止了文染对这个女人的渲染。

    在唐风看来,这个文染讲故事很带自我观点,这样的故事虽然本质上是真实的,但是里面少不了自我崇拜的戏份。

    “好吧好吧,你这人有时感觉真的少了很多乐趣。”

    文染抱怨了一声,然后继续的恢复了认真的模样。

    “这个女人是最最不能招惹的天泽宗当代宗主——白无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