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相魏 八十四、申斥

时间:2018-08-01作者:谈古不论斤

    夏末秋至,转眼间秋天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气越来越凉,早晨人们出门的时候已经要套上厚厚的冬衣了。秦、魏两国的战争机器都在高速的运转,两国也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着最后的准备。

    大梁王宫中,魏国重臣济济一堂,即便连在成皋关驻守了半年时间的严恩也赶了回来。

    “各地的秋收可全部完成?徭役和赋税上交的如何了?”庞癝只是看了群臣一眼,便又趴在案牍上起各地的奏章了。

    、大司农出列道:“启禀相邦,各地的秋收已经全部完成,税赋也已经于三日前全部统计完毕。今年增派的税赋之中,出了陈、沛、东海三郡没有缴齐,其余郡县的税赋已经全部上缴!”

    庞癝微微一愣:“沛、东海两郡今年受了洪灾有情可原,这本相是知道的,本相也曾下令减少沛、东海两郡的税赋,可本相并未听闻陈郡今年受过什么天灾,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司农小心翼翼的回道:“据陈郡郡守萧何上报,说是楚国在背后兴风作浪,鼓动百姓抗拒缴纳税赋!”

    “那些抗拒的百姓萧何是如何处置的?”庞癝问道。

    “这个下官就不说很清楚了,刑狱之事相邦当问廷尉!”大司农并不说推卸责任,大司农的责任只是负责农事,且时不时的帮助治栗内史判理税赋,对于刑狱完全插不上手。

    “韩非何在?”庞癝看向韩非。

    “下官在!”

    “说说情况吧!萧何是如何处置抗税百姓的?”

    “启禀相邦,据萧何上报,抗税百姓多为家无青壮之人,故而萧何只是小惩大诫,在牢狱之中关了几天后就被放了出去。”韩非一五一十没有丝毫隐瞒的禀报道。

    “胡闹!”庞癝闻言拍案而起:“本相成对萧何说过乱世当用重典,他就是这样处理此事的?还有你廷尉所是干什么吃的?这样典型的抗税之事你这个廷尉就听之任之?”

    “下官不敢?”见庞癝动怒,韩非急忙解释道:“并非下官不想处置这些抗税之人,实在是这些人大多都是老弱之人。按照大魏律法,抗税之人应判半年至一年的徭役,可很显然的是这并不现实,这些抗税的老弱之人只怕走不出陈郡就已经死在了路上,故而下官才对萧何的处置默认!”

    庞癝又问:“带头抗税之人可曾寻到?”

    韩非摇头道:“不曾!”

    闻言庞癝不由讥笑:“你这个廷尉就是如此执法的?”

    闻言韩非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这是这么些年来庞癝第一次对自己说这样的话,韩非显得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省得让同僚看笑话。

    在韩非羞愧之际,庞癝再次发话:“传本相命令给萧何,税赋一粒粮食、一枚铜钱都不能少,如果有人胆敢抗税的话,将这些人就地格杀。本相给萧何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之内萧何完成不了任务,就将其下狱问罪,你廷尉亲自去征税,如果你也不能完成任务,那么你这个廷尉还是让贤好了!”

    “诺!”韩非闻言登时满头大汗,通过刚才的话语,很显然庞癝开始较真了。

    战事在即,庞癝不得不较真,不得不用重典。虽然其中可能有不少人会被误判亦或是冤枉,但庞癝已经顾不住这些了。现在庞癝知道的是必须用雷霆手段止住抗税之风,从而做到杀一儆百。

    这场战事究竟要进行多长时间?庞癝不知道,但庞癝知道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三五个月对于这场战争来说只是热场时间而已。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更久,从两国出兵的规模来说这场战争注定旷日持久。为了这场战争,秦国准备了三年,魏国准备的时间更长。

    期间无数粮草、兵甲、战马、器械都被两国囤积起来,为的就是这次战争。

    对于这些,无论是九卿之一的韩非还是身为郡守的萧何都不明白。他们不明白这次战争的意义何在,其实不止韩非、萧何两人,不少跻身权力中心的大臣也都不明白这场战争的意义何在。

    对于这些不明白的人来说,这场战争无论哪一国获胜,所得的无非是多占据对方几座城池而已。对于秦、魏两国来说,别说几座了,即便是占领了十座、二十座城池也是不能伤了魏国的元气。因为两国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国,国土几千里,生民上千万,又怎么在意区区几座城池呢?

    整个魏国,只有身居权力最顶层的庞癝、尉缭、范增等寥寥几人才明白这次战争的意义何在。对于魏国来说,这是一场不得不进行,爆发的时间也就是早晚的问题。

    现今天下的格局是秦、魏两国争霸,互为制肘,故而无论是秦国还是魏国进攻其余国家时都不能用尽全力,因为他们要防范对方突然进攻自己。

    这样的僵局不知是何时开始形成的。也许是齐国灭亡之后,也是是楚国丢失了淮北之地之后。反正不管如何说,这样的僵局已经延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在这样的僵局下,秦国虽然攻破了赵国都城邯郸,但却再没有余力进攻其余的地方,也因此李牧才能从容撤退至灵寿并立赵嘉为赵国国君,有条不紊的稳定国势。

    对于这种僵持的局面,无论是秦还是魏国都是不满的。特别是时间一久,秦、魏两国对于这才僵持的局面越发的不满,到了现在两国都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既然不能再忍受这种局面,战争的爆发也就随之而来了。

    也是因为面临着如此的局面,庞癝的内心是极其的压抑,这才会不留丝毫情面的申斥韩非及远在陈郡的萧何。

    处理完赋税的事情,庞癝又看向尉缭:“太尉,徭役是否已经完成?”

    尉缭点了点头:“路程最远的即墨的五万徭役已经于一个月前开始陆续出发,现在最晚的也已经到达陶郡,最多再有半个月的时间,这些徭役将全部在成皋关下集结完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