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相魏 六十八、襄陵君

时间:2018-07-26作者:谈古不论斤

    对于李牧没有归附魏国而是选择另立新君这件事情,无论是庞癝还是魏无忌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且成为既定事实,他们也只能选择面对。

    第二日朝堂之上魏无忌询问朝臣关于天下之事。

    尉缭说道:“李牧虽然另立新君,稳定赵国局势,然以秦国势大、兵多、粮足,赵国灭亡只是迟早的问题,眼下大魏要做的就是调整战略,老夫觉得我大魏与秦国之间的决战快要到来了!”

    范增也出列附和道:“微臣认同太尉的说法,秦魏决战已经迫在眉睫,迟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秦国一定会与我大魏进行决战的。而这场决战将关系到整个天下的格局,必定旷日持久,因而微臣建议我大魏现在就开始囤积粮草、兵甲等战略物资,士兵的训练也要加强力度了!”

    严恩出列说道:“秦国士卒强健,特别是其精锐锐士,非一般士卒所能抗衡,因而末将请上将军重立武卒制度,以复我大魏雄风!”

    武卒!

    两个陌生而熟悉的字,曾经魏国的骄傲,但却已经成为历史上的一粒尘埃。

    魏无忌心中感慨不已,因而决断道:“严恩、新垣衍听令!”

    “末将在!”

    “老夫命你二人即日起从军中挑选精锐之士编练武卒,至于至于训练方法严格按照从前吴起的规定来办,一年之内老夫要你等把武卒的规模扩充到五万人,能办得到吗?”魏无忌看着下面的二人严肃的说道。

    “末将必定不辜负上将军之意!”

    “好!”

    魏无忌环顾四周,见众人皆不反对,便下令退朝。

    下朝之后魏无忌独留下庞癝问道:“老夫已经时日不多,只怕看不到秦魏决战的到来了,而算计李牧归附一事也已失败,即将到来的秦魏决战的统帅必定是你了,不知你有何打算?”

    庞癝苦笑道:“又能有何打算?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上将军也知道我并不善于军务,我所能做到的只不过是尽人事,至于最后秦魏谁能胜出,就只能看天命了!”

    “唉!”魏无忌长叹一声:“想我大魏人才济济,朝堂之上群贤毕至,却独独缺少一员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反观秦国,这百年来英杰之士辈出,即便是赵国也有廉颇、赵奢、李牧这些将才,难道真的是天意不在我大魏这边?”

    庞癝闻言也是叹息不已。

    大将,是魏国的痛楚,这么些年来,魏国竟然没有培养出一个可堪造就的将才,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老夫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只怕最多也就能撑个一年左右的时间,到时候整个大魏就要全靠你了,你准备好了吗?”魏无忌直直的盯着庞癝问道。

    “准备好能如何?准备不好又能如何?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尽自己的全力罢了!”庞癝苦笑不已。

    魏无忌的身子骨确实不大好了,别人可能还不知道,可庞癝又怎能不知道呢?之所以魏无忌看起来身体没有什么事情,可作为魏无忌的老朋友及亲戚,庞癝却知道这几个月来魏无忌的饭量下降的很厉害。

    魏无忌本已老迈,饭量下降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魏无忌却不然。每天面对诸多军务杂事,虽说现在魏无忌已经把军中杂务交给下面的将领自己去处理,可每天还是有忙不完的军务。

    就这样,魏无忌的身子一天天的迅速垮了下来。

    十天前,魏无忌突然在家中病倒这才使得魏无忌意识到自己的身子骨已经大不如从前,虽然有医者时时照料,可魏无忌却明白只怕自己看不到明年的冬天了。

    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魏无忌便开始为身后事操心起来,盖因上将军之职将有何人担任魏无忌拿不定主意。

    论资历,新垣衍、严恩两人都已可称耄耋老将,但他们的共同特点却是在指挥上规规矩矩,不是大将之选。且魏无忌明白现在魏王平还很年幼,为了防止窃国之事出现,未来的上将军必定要要从魏氏宗室之中挑选。

    本来魏无忌是打算让庞癝同时担任国相及上将军两个职位的,可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被魏无忌给否决了。

    庞癝担任国相及上将军两个职位看起来是件好事,因为这样可以使得魏国政见统一,可一旦魏平成年之后正式执政,那么庞癝面对的即将是什么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故而这个想法只是在魏无忌脑海中匆匆一过便被其无情的浇灭了。

    关于此事魏无忌也曾问过太尉尉缭的意见,尉缭道:“为了大魏的千秋基业,下一任上将军只能从魏氏宗亲之中挑选。而老夫觉得襄陵君就很不错,其人虽不在朝堂但却声名远播,大有上将军年轻时候的风姿!”

    “襄陵君?”听到这个名字魏无忌沉默不语起来。因为襄陵君魏郊并不是自己王兄魏圉的亲生骨肉而是庞癝和如姬苟且之后的产物。这件事情目前只有魏无忌、庞癝、如姬三人知道,故而魏无忌并未对尉缭多说什么,而是说自己要仔细考虑一番这打发走了尉缭。

    “襄陵君到底合不合适?”魏无忌自己也拿不定主意,虽然襄陵君魏郊并非真正的魏氏子弟,可魏无忌知道庞癝也不是窃国大盗,不会做吕不韦之事。

    于是魏无忌便向庞癝询问关于让襄陵君接任自己的上将军之职的事情。

    想也不想,庞癝便否决道:“襄陵君虽有一些薄名,但毕竟不如上将军当年,且其还未成年,让他做上将军只怕军中多有人不服啊!”

    魏无忌笑道:“老夫并不是让他马上就担任上将军,而是打算让襄陵君在朝堂之上历练几年,看其为人处世,如果真的不堪早就,你大可选择其他人,但如果此子还算不错的话,那上将军之职就非其莫属了!”

    “上将军您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庞癝苦笑不已。本来庞癝见如姬、魏郊母子在封地过的很开心,心中想着魏郊这一辈子都能够如此就好了,却不想魏无忌突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下,让庞癝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