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相魏 八十五、公子韩非

时间:2018-06-26作者:谈古不论斤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

    时至八月,塞外已经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中原大地也一天比一天凉,原本生机盎然的植物也开始逐渐枯黄起来,大地的生气逐渐凋零。

    八月的百姓异常的忙碌,庞癝也是没有闲暇之机。

    统筹秋收,组织大军灭鲁的准备工作,反而魏王闲暇非常,经常带着太子魏增、公子羽及几位宠姬到处田猎,几乎没一天在王宫之中,国家大事也全部都交给了以庞癝为首的三公及魏无忌等人。

    中旬,韩国公子非代表韩王出使魏国,庞癝带人亲自出城迎接。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韩非的话,非“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不可。

    韩非生的异常俊美,偏长其两岁的庞癝看到甚至有几分嫉妒。

    现在的庞癝也已三十,可常年的劳累使得庞癝两鬓已经泛白,眼角的皱纹也开始日益明显。

    如果有一个人能与韩非的风度媲美的话,非当年的信陵君魏无忌不可。

    是的,是“当年”两个字,饶是以魏无忌的风华,依旧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已年近半百的魏无忌已是满头灰白。

    如果整个魏国谁最忙碌的话,不是相邦庞癝,也不是太尉尉缭,而是上将军魏无忌。

    魏无忌自自己被魏王拜为上将军之后,似乎想要把上半生所有浪费的光阴全都弥补上,不分昼夜的忙于军务。

    和四年前的那个翩翩佳公子相比,此时的魏无忌更像一个普通的老人,可看着魏国一天天强大起来,魏无忌却甘之如饴,不感觉丝毫疲倦之处。

    此时的韩非很想当年的魏无忌,一样的不得国君的信任,一样的有才华而不得展示。

    这位世无双的韩国公子看起来彬彬有礼,濯濯而立,但一开口却破坏了他的整体形象。

    因为韩非口吃!

    这也许是韩非始终不得韩王喜爱的原因所在吧!

    毕竟这是人家的私密事,庞癝不好去问,客套了一番便拉着韩非的手引其入城。

    韩非受宠若惊,没想到名闻天下的魏相庞癝竟然对自己这个落魄公子礼遇如此,急忙推辞道:“非······非一籍籍无名之辈,怎······怎敢老庞相邦大驾,非坐······坐自己的车就可。”

    庞癝笑道:“公子之才举世无双,现在公子不被世人所知,就如同那明珠蒙尘,终有一日公子之名能名传列国,成为不下于信陵君的存在。”

    韩非听后登时就双眼泛红,激动的不能自已。

    刚才庞癝把自己比作的是信陵君魏无忌那样的国士,而不是四公子中的其余三人,可见庞癝对其赞誉之盛。

    这么多年来,韩非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赞誉,即便是其恩师荀况因韩非口吃的原因对其也不是很钟爱,荀况当时之所以收韩非为徒无非是因为其身上韩国公子的身份罢了。其后独爱法家之术的韩非每每提出与荀况不同的意见,更使得儒法兼修但更侧重儒家的荀况不喜。

    如同喜爱法家之术的师兄李斯一样,韩非在荀况离开齐国之前就早早的把二人打发走了。

    回到国内的韩非目睹旁边魏国的日新月异,多次上书韩王,但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激起一丝浪花。

    这次惯例性出使魏国的任务还是韩非求了相邦张平许久之后才答应下来的。

    韩非之所以想要出使魏国无非是想趁机在魏国国内多停留一段时日,考察魏国的施政方针及效果。

    战国时代虽然列国都进行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变法,但最成功的无疑是魏国的李悝变法,秦国的商鞅变法及赵国的武灵王胡服骑射三次变法。

    至于楚国的吴起变法还没进行一半就被楚国贵族给灭了。

    当年的齐国之所以强大与其说是因为诌忌变法的原因还不如说是齐国本来就是老牌强国,自春秋管仲为齐相之后齐国的富庶就冠压列国数百年,齐国只需一个雄才大略的国君,不用多久就能成为战国的顶级强国。

    燕昭王时期的革新与其说是变法倒不如说是燕昭王是为了复仇,要不然五国伐齐之后燕国也不会一蹶不振,彻底被打回原形。

    唯独魏、秦、赵三国的变法最为深入,使得三国国力得到质的飞越。魏国自李悝变法后称霸天下上百年,秦国自商鞅变法后锐士纵横天下无敌手,赵国自武灵王胡服骑射后可抗强秦,位列关东之首。

    而今,曾经的战国霸主魏国再次进行变法,不说韩非这位无权无势的公子,即便是其余六国国君及卿相重臣都在时刻关注着魏国的一举一动。

    战国列国变法都是依照魏国的李悝变法的内容为蓝本,一经变法便国力大增,而今魏国新的新法已经实施好几年,效果也已经初显,只要继续深入,其余六国之人没有人不会相信魏国会再成为曾经的那个霸主。

    因而列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再次效仿魏国进行变法。

    这次不止是韩非来到魏国,前些天庞癝已经收到了秦国、赵国两国的国书,说是过近几日将会派遣使臣出使魏国,至于来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庞癝也没有多少时间理会那些人,毕竟下个月魏国将要进行灭鲁之战了,今天之所以来接见韩非也是自己早对这个法家理论的集大成者早就闻名一久。

    当然是在前世,现在的韩非虽然在法家理论上有了一定的见解,但毕竟还不是十多年后那个写出了《孤愤》、《五蠹》等大作的韩非,声名不曾传扬到世人耳中。

    车上庞癝和韩非简单的聊了几句,感觉韩非那独特的法家思想已经开始形成轮廓了,这可能与其在韩国的冷遇多少有些关系吧!

    “半个月后魏国将会进行第一次官员选拔考核,选拔是公开进行的。到时候各地的诸子百家之人都会云集于大梁,公子可以在大梁多停留些时日去见一见。”

    想起这是魏国变法以来的第一次官员选拔考核,庞癝心中也是充满了期待,不知到时候哪些俊彦会脱颖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