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相魏 七十九、口舌之利

时间:2018-06-26作者:谈古不论斤

    第二天,楚国朝堂。

    “宣魏使唐雎觐见!”

    随着一声高呼,早就在外面等候的唐雎进殿向楚王一拜:“外臣唐雎拜见楚王!”

    “魏使免礼,不知魏使此来我楚国有何贵干?”楚王问道。

    “外臣为两件事而来!”唐雎道。

    “哦?那两件事情?”

    “其一,为两国罢兵言和之事,其二,为我国太子求娶贵国长公主!”

    楚王嗤笑道:“魏使莫不是糊涂了不成?”

    “楚王此话何意?”

    楚王道:“寡人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两件事情寡人都不同意。”

    唐雎面色不变道:“想必楚王还在因为我国攻取贵国泗水之地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吧?”

    楚王点头:“是又如何?想去年之时楚、魏两国关系是有多么的密切,邯郸城下两军还共同抗击过秦军,不想今年贵国竟然趁我国国内兵力空虚之际攻击泗水之地?

    敢问魏使,我国可有做过对贵国不利之事?”

    唐雎摇头:“不曾!”

    “那贵国为何进攻我国?”楚王喝问道。

    唐雎回答道:“楚王可知今年春天我王及韩王、赵王与秦王于洛邑会盟之事?”

    楚王点头:“寡人自然知道。”

    唐雎接着答道:“楚王既然知道我国已经与秦国结为盟友,那贵国攻击我国的盟友秦国,我国自然也能进攻贵国,这个理由说的过去吧?”

    楚王道:“自然说的过去,不过既然贵国已经进攻我国,今日为何又有罢兵言和之语?”

    唐雎答道:“我国也是迫不得已才不得不进攻贵国的,请楚王明见!”

    楚王哂笑:“迫不得已?呵呵,寡人倒是不知贵国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

    唐雎回道:“楚王可知秦国武安君白起为何而死?”

    楚王道:“自然是因为其为秦王忌惮又遭受范睢谗言而死!”

    唐雎摇头:“楚王这话对也不对,想必贵国的春申君知道些此事的原委吧?”

    堂上的春申君点头道:“不错,我确实知道一些,这件事情与魏国相邦庞癝多少有些关系!”

    “怎么与贵国相邦有关系?”楚王疑惑道。

    唐雎回道:“正是因为我国相邦使秦,才迫使秦王不得不杀白起的!”

    楚王又问道:“可这件事与贵国进攻我国之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了。外臣敢问楚王,贵国宗庙为何人所毁?”唐雎问道。

    楚王道:“自然是白起,这件事情天下人皆知。”

    唐雎又问道:“如果白起不死,贵国能否收回鄢、郢等地?”

    楚王道:“只怕不能!”

    唐雎又道:“敢问楚王,是鄢、郢之地对贵国重要还是泗水之地对贵国重要?”

    楚王道:“鄢、郢之地乃我国祖地,自然比泗水之地重要。”

    唐雎笑道:“如果今春贵国和秦国在南阳鏖战之际我国从舞阳出兵南阳截断贵国大军的后路,贵国可还能收复鄢、郢之地?”

    楚王道:“不能,只怕我国还会因此元气大伤。”

    唐雎道:“可我国并未如此做,而是攻取了贵国的泗水之地,楚王就没想过背后的原因吗?”

    楚王疑惑道:“这事背后还有其他原因?”

    唐雎点头道:“不错,去年我国相邦庞癝出使秦国和秦王达成的秘密条件之一就是白起必须死亡,而交换条件就是关东六国三年内都不能进攻秦国。

    要不然以秦国的危险局势,秦王即便是再忌惮白起也不会杀了他的。

    白起死了,这样一来贵国才能收复鄢、郢祖地,而我国因为条约束缚的原因这才不得不进攻贵国,但即便如此进攻的也是对贵国不那么重要的泗水之地。

    还请楚王体谅我国的良苦用心。”

    楚王点头:“原来背后还有这个原因,如果这样的话我国和贵国罢兵言和倒也说的过去,不过······”

    “大王,不行,不能这么就轻易的答应魏国!”楚王的话还未说完,春申君就打断了他的话。

    楚王道:“这是自然!”

    楚王看着唐雎问道:“贵国既然想罢兵言和,都有什么条件不如说来听听?”

    唐雎道:“为了昭示我国求和的诚意,来之前我王特意令外臣为太子求娶贵国长公主,和楚王结为姻亲之好,还有就是听说贵国今年陈都地区发生饥荒,我国特意准备一批粮草无偿支援给贵国,不知这两个条件楚王可还满意?”

    楚王道:“只是长公主年幼,这时嫁过去怕是不妥!”

    唐雎道:“说起来我国太子倒是与贵国长公主年纪相仿,都还未成年。不如两国先行定亲,待我国太子与贵国长公主成年之后再成婚不迟!”

    楚王点头道:“可以!”

    这时春申君又站出来反对道:“大王,微臣不赞同!”

    楚王问道:“令尹不赞同哪件事?”

    春申君回道:“两件事微臣都不赞同!”

    而后春申君看向唐雎:“魏使说的太轻巧了吧,长公主虽然年纪不大,但已有国色之姿,贵国太子又有何能娶长公主暂且不说,只是区区一批粮草就想罢兵言和,是想打发叫花子吗?”

    唐雎听了春申君的话却笑了:“以春申君的意思,此时贵国不缺粮草,缺的是金银土地之物了?

    不知春申君家中米粮发霉之时可曾想过城外嗷嗷待养的灾民?

    难道对贵国来说此时金银土地比粮草更重要?还是说城外的那些灾民在你眼中根本就不说楚人,而是累赘呢?

    还有就是刚才春申君说我国太子配不上贵国长公主,那外臣敢问春申君,我魏国的太子,未来的魏国国君配不上贵国长公主,那何人又能配得上?难道是贵国的贵族子弟吗?”

    楚王听了唐雎的话后冷眼看向春申君,想楚国国土五千里,土地自然不缺,金银就更不缺了,此时却的恰好是粮食。

    而春申君居然不想要粮食而是其他,楚王对其自然是没有好脸色。

    还有刚才春申君居然说魏国太子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他楚王的长女居然不配成为未来的一国王后?还是说春申君打起了自己女儿的注意?

    越想楚王越觉得可怕,看着春申君的眼神中有几丝憎恶,几丝恼恨,再无以前的信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