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相魏 十二、此去功名在囊中

时间:2018-06-06作者:谈古不论斤

    这是庞癝第一次见到朱亥,但乍一见庞癝心中便道了一声:“果然不出吾之所料!”

    无他,朱亥一身标准的屠夫模样,人高马大、浓眉大眼、满脸胡须,嗓门大的恨不得把房子给震塌了。

    朱亥无疑是一个勇士,和樊哙、张飞并称华夏历史上的三大屠夫,至于东汉末年的何进之流,虽然是屠夫做的最成功的,但还是不要把他放进去侮辱他人了。

    朱亥之勇不下于关羽、张飞,在这个年代无疑是一个万人敌的猛士。前世的东周列国志上记载,信陵君魏无忌从赵国回到魏国后,朱亥因为其勇猛被拜为副将。

    不久后出使秦王听蔡泽之言,欲擒杀魏无忌便邀魏无忌前去出使秦国,魏无忌又怎会不知道这是秦国的诡计?因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但秦国逼迫甚紧,魏无忌无奈之下便让朱亥代替自己出使秦国。结果朱亥一进入秦国便被秦王扣留了下来并用高官厚禄利诱朱亥为秦国效力,朱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恼羞成怒的秦王便把朱亥放进了一个关着饿了三天的老虎的笼子里以此来要挟朱亥。早已饥饿难耐的老虎见有活物进入笼子,立马就猛扑了过去,朱亥怒发皆张,对着老虎大喝一声:“畜生,尔敢?”那老虎立时就被吓得瘫软到了朱亥的脚下。

    秦王无法,只能把朱亥关了起来。朱亥见归国无望,心中便起了死志,一头朝旁边的柱子撞去,却没想到柱子被撞断了朱亥却还没死,便用手扼喉,喉断而死。

    当然,这个故事进行了一定的艺术加工,但也由此可见朱亥之勇猛非常。李白的侠客行中称赞其和侯嬴“······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由此可见朱亥的忠勇。

    不像和庞癝经常拌嘴的侯嬴,朱亥一路上话很少,少到了如果没人问朱亥就一句也不言语的地步,就是这么一个粗糙汉子,在现代社会可以说一眼看去就像坏人的很少有人能喜欢得起来的人,却赢得了李白、王维、高适等浪漫主义诗人的钟爱。

    对于朱亥,庞癝内心也是极其敬重的,对比侯嬴,他没有足够的智谋,对比魏无忌,他没有足够的风流倜傥,但却是窃符救赵的中坚力量。

    一路上庞癝出了和侯嬴拌嘴之外,就剩下和这个话很少的糙汉子聊天了,虽然十句有七八朱亥回答不上来,但庞癝就是喜欢朱亥这样单纯、忠厚的人,最起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心不会累。

    与朱亥形成鲜明对比的无疑是其至交好友侯嬴了。

    在魏无忌面前侯嬴总是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示人,但和庞癝接触的时候就会立马变成一个话痨。二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从诸子百家到七国局势,从天文到地理,从邯郸到咸阳,从内政到军务,二人无所不谈。

    朱亥在旁边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令一个旁听者魏无忌不时的插上几句,但所说的也极其有限,显然大多都是庞癝、侯嬴二人再谈。

    这个时代的冬天寒冷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夜晚尤其如此。

    在营帐中,庞癝四人围着火堆坐了一圈,喝着刚刚烫好的酒水以祛除遭受了一天的寒意。

    侯嬴看了眼庞癝:“此去如何救赵你心中可有计划?”

    听侯嬴如此说,魏无忌放下手中的酒觞,目光炯炯的看向庞癝,沉默寡言的朱亥也看了庞癝一眼。

    庞癝见三人都看向自己,便开口道:“行军作战之事我不是很懂,想必公子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成算,再有侯老头之前的谋划,此去必能解邯郸之围。”

    魏无忌、侯嬴听庞癝如此说都点了一下头,眼中神采飞扬,显然二人对于此次解救邯郸之围信心十足。

    庞癝道:“但我想的是,既然公子有信心解邯郸之围,那为何不在这个基础上重创秦国,使得秦国二十年间不敢大举东进呢?”

    魏无忌开口问道:“先生可有什么良策?”

    庞癝道:“良策不敢当,但在下确有一策可使围困邯郸之秦军留下大半。”庞癝顿了顿又说道:“此次攻赵秦军不下三十万,如果能在邯郸城外留下二十万秦军,加上前年长平一战秦国近二十万的伤亡,想必强大的秦国也会肉痛不已吧?”

    侯嬴道:“如果此次能留下二十万秦军,秦国确实会元气大伤,没有二十年时间根本就恢复不过来。”

    魏无忌犹豫道:“无忌能保证此次能留下十余万秦军,可留下二十万秦军······无忌做不到。”

    庞癝呵呵一笑:“公子只要保证留下十万秦军性命并击溃秦军主力即可,至于剩下的那十万秦军如何留下?在下心中已有成算。”

    “真的?”魏无忌惊喜的问道。

    庞癝点头道:“不错,公子可知从邯郸通往上党的通道有几条?”

    魏无忌朝外面大喊了一声:“快拿邯郸西面的地图来!”

    待门客把地图带进来展开放好,庞癝指着地图道:“公子请看,从邯郸往西通往上党的大路只有羊肠陉、滏口陉、白陉这三条道路,公子以为如果秦军溃败会选择从哪条道路逃亡?”

    魏无忌道:“白陉可以排除在外,那应该就是从滏口陉逃亡吧。羊肠陉山路较多,根本就不利于大军行进,而滏口陉那里相较羊肠陉来说就好走多了。”

    侯嬴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老夫倒是觉得秦军选羊肠陉的可能性更大。”

    魏无忌道:“这是为何?”

    侯嬴道:“距离!”

    “距离?”

    侯嬴道:“不错,就是距离,从羊肠陉走的话距离秦国本土更近,而从滏口陉走的话想回到秦国本土无疑要多走上几百里。

    如果我是秦国将领的话一定会选择道路略微崎岖的羊肠陉而不是好走一些的滏口陉,这样可以节约大量路程和时间。

    秦军如果战败,身为将领首先要确保的是尽快把士兵带回国内,这粮草无疑就成了重中之重。

    而上党地区经过长平一战已经基本是一片废墟,秦军无法就地取食,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老夫都觉得秦军必选羊肠陉这条道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