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河伯证道 第四十四章 挑战

时间:2018-06-05作者:夹尾巴的小猫

    有人喜,有人怒,有人哀,有人乐。

    李牧鱼看了一眼段玉,又看了一眼展红玉,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就像一汪幽深的湖水,澄澈而幽深,仿佛带有一股魔力,能将他人的灵魂吸入其中。

    “我想挑战大皇子,并不是为了他人,而是为我自己。”

    “为你自己?什么意思?”

    李牧鱼的话让展红玉有些摸不清头脑,挑战大皇子是为了他自己,难道他和大皇子有什么仇不成?

    “你想挑战他什么?”

    这次问话的人却是一旁的段玉。

    “行雨。”

    “你要和他比行雨?”

    展红玉听到李牧鱼自不量力的话,刚想出声反驳,但话到了嘴边,却忽然被她吞了回去。

    李牧鱼,挑战大皇子,比试行雨。

    三件事连成一线,展红玉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牧鱼,一个模糊的想法渐渐清晰。

    与李牧鱼相处许久,展红玉知道,他不是一个拎不清的人。

    他很善良,而且还容易心软,但如果是侵犯到他自身安危的事情,他是不会轻易沾手的。即使善,也不是愚善,而是力所能及的善。此时,他冒着得罪蛟族大皇子的风险,冒险挑战,这件事的背后必然有着深意。

    忽然,冥光一闪,展红玉仿佛想通了个中关卡,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一脸惊讶地看着李牧鱼。

    难不成,他是动了进天庭的心思?

    展红玉怔怔地看着李牧鱼,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已经为了进天庭而开始谋划了吗?

    似是猜到了李牧鱼此举的深意,一时间,展红玉心中有些烦闷。

    看来他是真的没有想过加入白虎岭吧,虽说当时听到天庭派人来蛟王域,她就想到李牧鱼可能会加入天庭,但是,她没想到,这一刻会来的这么快。

    天生神灵,一个还没有开始成长的神灵,对于每一个势力来说,都是一种弥足珍贵的资源。不可否认,展红玉早就在得知李牧鱼的身份之后,就起了将他纳入白虎岭的心思。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中途居然冒出一个天庭。

    “天庭,就是灵州之中,由神灵所组建而成的一个庞大组织。”

    想起在进入玄牝塔前对李牧鱼讲的这句话,怕是那个时候,李牧鱼便动了加入天庭的心思了吧。

    怔怔地看着李牧鱼,随即,展红玉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她承认,天庭确实是最适合像李牧鱼这种神灵加入的地方,而且他天生神灵的身份,很轻松地便能在天庭之中封得一个神官,在灵州也能够迅速立足。

    “唉,罢了罢了,原来一直都是我一番情愿而已”

    听到展红玉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一旁的段玉依旧是一脸疑惑的表情,但李牧鱼知道,她猜到了。

    他一直知道,展红玉想邀他去白虎岭,但做客可以,加入却不是他愿意的。

    他很喜欢展红玉,是那种很单纯的喜欢,并没有掺杂任何的男女之情。虽然他承认,展红玉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很好,可是啊,感情这种事儿,不能强求。不来电就是不来电,与其不清不楚的纠缠,还不如泯然一笑相忘于江湖。

    收回思绪,李牧鱼将头重新转向了段玉,一脸笃定,目光炯炯:“段玉,我此次想请求挑战大皇子,是因为有我自己的思虑在,我不知此事是否符合你们蛟王域的规矩,但我希望,我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在星宿老君面前推荐自己。”

    “你的意思是你想在星宿老君面前行雨?”

    “对。”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段玉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李牧鱼很想与他细细解释,可是时不待人,若在此耽搁太多时间,眼前的机会很可能会飞快地溜走。

    “段玉,此事说来话长,但现在却不是向你细说的时候,我只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又是这双眼睛,黑白分明,干净得不像话的一双眼睛。

    段玉深深地看了李牧鱼一眼,说道:“我可以为你牵线,但我想知道,你真的要挑战大皇子行雨之术?”

    “对。”

    “李牧鱼,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想加入天庭,完全可以在事后与星宿老君坦明你的身份。”

    一旁的展红玉见李牧鱼去意已决,便想提醒他,以他天生神灵的身份,仅需要与星宿老君提上一嘴,加入天庭,对于李牧鱼来说便易如反掌。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与那人比试呢?”

    李牧鱼看了一眼展红玉,随即,他又将目光偏到了段玉头上。

    霎——

    似有一道白光自李牧鱼眼中闪过,快若闪电,即使是身边的段玉和展红玉也没有发现李牧鱼眼中的异样。

    破妄眼——《婆娑真经》中的一门灵目神通,可勘察他人气运,辨别劫气。

    黑气与青气交相呼应,彼此纠缠,黑气吞噬着青气,青气苦苦抵御着黑气,两种颜色的气体在段玉头上若隐若现。

    李牧鱼见状,不禁深深地皱起了眉。

    果然,段玉的执念已经开始化为心魔了么。

    破妄眼本身只是用来勘测气运的一种佛门神通,但不知为何,这门神通到了他的身上,却发生了一些异变,而发生异变的时间,便是自他在船上凝结出第一朵功德花开始。从那以后,他发现他不仅能看到他人的气运转变,而且还可以见到他人滋生的心魔。他将这一切都归功到仙格之上,毕竟,连功德这种东西都能显形,更何况是实体心魔呢?也许,功德和心魔就是一体两面罢了。

    但这一切,他并不打算告诉他们。

    嘴角轻轻上扬,目光明亮,李牧鱼浑身上下突然透着一股自信的光彩。

    “我想借此得到星宿老君的重视。”

    闻言,段玉目光复杂地看着李牧鱼。

    他不懂,李牧鱼和展红玉的对话他都听不太懂。

    李牧鱼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他是天庭某位神官之子?

    段玉看着神采飞扬眼中透着自信光彩的李牧鱼,他不明白,即使他是神官之子,可在他没有进入天庭并得到神诏之前,仅凭他的凝体期初期的修为,拿什么和大皇子比?

    并且,他们比的不是别的,而是蛟龙一族最为拿手的行雨之术。

    他是赢不了的。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