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67.神的真面目(四)

时间:2018-07-09作者:噩霸

    此为防盗章  将卿看着月沉吟一会:“你回去吧。”

    九千岁可想不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唇角的笑立即消失, 整张俊俏的小脸都写满了惊愕和不解:“为什么, 难道我来找你,你不高兴?”

    将卿神色极为认真严肃:“并非如此。只是人界不适合你。”

    九千岁听不懂, 从地上一下蹦起来, 激动道:“哪里不适合,我法力很强的, 没人会伤害我, 还有……还有我可是神明,很厉害很厉害的,假如你需要帮助,我可以帮助你啊……就算你不需要,我也可以帮助别人, 我我,我还可以……”

    “千岁。”将卿闭眼道:“人界复杂,人心难测,你, 真的不适合。”

    九千岁身后的尾巴缓缓落下,一对耳朵也失落地耷怂着:“我,我以为我来找你你会很开心。那天蟠桃会上,我说要跟你交朋友的这句话,是当真的, 没有骗你。”

    将卿睁开眼却依旧垂着眸, 轻叹了一声后, 道:“我亦是当真。”

    此语一出,九千岁耳朵立即竖起,双眼亮亮的:“真的吗?”

    将卿道:“真的。”

    想起他留下的信,九千岁重新扬起笑脸,忽地一把豪迈地搂住他的脖子,斩钉截铁道:“你既然要和我交朋友,那我更不能走了!”

    将卿被他搂着,脖子转动不得:“为何。”

    九千岁道:“你既然是我的朋友,那我自然不能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告诉你,我可是很厉害的,有我在这里,就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闻言,将卿深深叹息。

    听他叹息,九千岁心里喜滋滋的,放开他跑到他跟前道:“不要这样啊,我这次下人界仙帝可是也同意了的。”

    将卿凝视他片刻,视线从他的脸移到他头顶的耳朵上,再看到他微微晃动的尾巴,最终一把捂住自己的眼不说话了。

    随后两人在桃树下坐了一整夜,说了很多话,待到晨阳升起的时候,与九千岁约定好下次再见,将卿告辞离去。

    注视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九千岁耳朵一立:哎呀!忘了告诉他,我是有感情的,与别的神明是丝毫不同的!

    本想立刻追去,却见他的身影逃一般的突然消失在前方,九千岁不得不停住步伐,烦躁地甩了甩尾巴,喃喃道:“算了,等下次见到他时,再说好了。”

    将卿一走,九千岁又过起四处乱跑,游手好闲的无聊日子。

    无聊了大半月,一日九千岁和平常一样坐在一棵桃树的树干上眺望旧花山山景时,突听“哎哟”一声,刚循着声音回头,就瞧见高高的陡崖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飞速摔下!

    几乎是下意识,九千岁立即飞身出去,在千钧一发之际稳稳接住老人!

    被他接住,老人浑身还微微发着颤,紧闭着双目,显然还是惊魂未定。老人很老,脸上处处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头发几乎苍白,很让人心疼。九千岁怕吓着她,尽量轻声道:“老婆婆,没事了。”

    听耳边传来脆生生的少年音,老人家微微睁了眼,见眼前的是一名穿着雪色衣裳的俊俏小公子,不由颇生好感。刚准备道谢,却督见他头顶的狐耳,不由再次尖声叫出:“妖怪!妖怪!!!”难怪她说,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跌落,竟有人能接得住!

    她惊恐万状,九千岁甩甩尾巴,狐疑地歪歪头:“妖怪?哪里有妖怪?”

    老人几乎快要吓破胆,一手颤颤巍巍指向他,比从陡崖上摔下来还要怕:“你,你……不就是妖怪!”

    九千岁小心将她放下来,整理了衣裳,将自己浑身检查一遍,这才抬眼道:“你觉得我,像妖怪吗?”

    老人畏缩在地不敢说话,生怕激怒他。

    九千岁无奈,只好在老人眼前原地转了一圈,前前后后让她看清楚:“你瞧,我可是神明啊,不是妖怪的。”

    老人见他性格温和,从将她救下起一直未有重语。又看他虽有狐耳狐尾,模样举止却坦诚率真,此处人们本就迷信,一听“神明”二字,不禁微微信了一分。

    九千岁不知她是如何想,只知旧花山中有些地方山崖陡峭,莫说寻常人,就是山中尾随他的狐狸都很是难走,很想不通她一个老人家怎么会独自来这种地方。

    老人家腰部早就弯曲了,她本就没有九千岁高,如今更是要九千岁半弯着腰,才能与她相视:“老婆婆这里那么难行,你一个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老人仍旧很惶恐,惶恐中夹杂着几分敬意:“实不相瞒,我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了,按理说的确是不该来这些地方。可偏偏我八岁大的孙儿病入膏肓,只怕再过不久就不行了。我儿子媳妇前几年大旱闹饥荒去的早,如今家中只有我这个老太婆和孙儿相依为命。孙儿这次的病来的突然,村里的大伙去县城里请了三四个大夫,都说挺不过这个月。我人老了,做不了什么,只是小时候听老人们说我们旧花山山上有一株很神奇的人参,可治所有的疑难杂症,虽说从没人见过,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上山看看。”

    听她说完,九千岁垂了眼帘。他来旧花山时日不算多,可山中有没有这样一株神奇人参,他可以确定,答案是没有。

    可九千岁这个神明,一向不喜悲伤的事:“这样吧,你不用找什么人参。你既然遇到我,就说明我们有缘,那这样好了,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不论什么愿望都可以。”

    老人看起来有些不可置信,小心地试探道:“什么都可以?”

    九千岁点点头:“对,什么都可以。”

    老人看起来更加敬畏他:“我没有什么别的愿望,就是希望我的孙儿能够好起来。”

    九千岁点点头:“能否告诉我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这一次,老人没有立即答复。沉吟半响后,终于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孙儿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诉他。

    哪知她刚一说完,九千岁便点点头:“你回去吧,他的病已经好了。”

    老人想过神明治病或许会很简单,可也没想过居然自己才刚刚说完,就好了的,这不禁叫她有些不敢相信。

    但纵使不敢相信,既然眼前这个狐尾狐耳的……就姑且相信他是神明的少年让她走,那她走便是。

    只是走之前为表自己对神明的崇敬,老人朝着他恭恭敬敬拜了拜,并双手合掌极度虔诚地道:“老太婆我孤陋寡闻,敢问为何我们凡间供奉的都是仙人,您说您是神明,请问仙和神可有不同?”

    九千岁道:“有不同。经过千百年一步步修炼而成的即为仙,生来便具有法力的即为神。”

    老人从未想过神与仙竟是如此区分,合着掌继续道:“如此说来,感觉是神明更厉害了。可既然神明如此厉害,为何凡间却从未有人供奉或说起他们?”

    她问这个问题,九千岁低头一阵,才有些失落地道:“因为神明从不管事……但我,与他们不同。”

    闻言,老人又朝着他拜了几拜,临走前不忘问:“您,是哪位神明?”

    九千岁道:“岐山狐神,九千岁。”

    •

    当日午后,老人怀着紧张又期待的心情回到屋中,刚抬手小心推开孙儿的屋门时,便听一生脆脆的童音唤道:“奶奶!我饿了!”

    这一刻,老人泪如雨下。

    ——此日一过,旧花村的所有人都知旧花山中,降临了一位法力高强的狐神。

    跟九千岁许过愿的老人更是取来旧花山山上的泥土,亲手捏了一只泥塑狐狸放在家中一日三次地供奉起来。并对村中的大伙说:岐山狐神尊名唤作九千岁,是一位很温柔善良的神明。

    她孙儿的病情大伙一直看在眼里,又听她如此一说,对这位神明的存在更是深信不疑。

    村民们都没什么钱财,可相信“心诚”二字,便都向她效仿,纷纷取来旧花山中的泥土捏出一只只泥塑狐狸,恭恭敬敬和家中供奉的其他仙人放在一起。

    每每祭拜时,总会恭敬跪在蒲团上,双手虔诚的合并起,口中默念道:“千岁金安。”

    •

    旧花村盛传狐神之际,将卿来了。

    他来的时间,并非是和九千岁约定好的,他来的地点,也不是约定的位置。故而当看到他时,九千岁先是狠狠一惊,惊过后上下摇动着尾巴猛地一把拉住将卿。

    只要一遇见他,九千岁就会很开心:“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末了,仙帝驱走身边的仙使,凑近他的耳朵悄悄言语一番。

    九千岁听了,脸色很凝重。

    二人私语一阵,仙帝起身道:“千岁记住了吗?”

    九千岁重重点头:“好的,好的,我记住了。”

    ……

    狐族的东西备齐了,狐神也终于降临了。

    他降临人界之时,万众俯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