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56.风雨一寒十五年(二)

时间:2018-06-25作者:噩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既是将卿射出的, 外加九千岁又说了这么多,郁唯再笨也知道这是他们设计好的。

    九千岁为郁唯贴上那道符, 身后的白雾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白雾一散雪地中出现一跪一站两个身影。跪着的自是受了伤的菱娘,而在她跟前将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身为鬼仙, 不好好修行为何纠缠着一个凡人。”

    菱娘倒在他黑色的鞋边, 血红的衣裳凄艳惊人,犹如彼岸花般盛在刺骨的冰雪中。

    郁唯心有不忍, 站在远处欲想过去却被九千岁一把拉住:“不要急,将卿他自有分寸。”

    菱娘唇角溢出一丝鲜血,仰头时冷冷一笑:“关你何事。”

    将卿凝视她一眼,淡淡道:“看得出你很维护他。”

    菱娘咬了咬牙:“你是何人?我告诉你,倘若你敢伤他分毫,我就是死也要杀了你!”

    她说的话充满威胁,听得郁唯微微一愣。

    九千岁也愣了愣,菱娘这何止是维护, 简直有些疯狂啊。回头拉了一把呆愣的郁唯,他提示道:“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只是你记住我没让你说话,你千万不能说话。”

    郁唯郑重地点点头:“好。”说罢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过去。

    听到后面的动响, 菱娘一擦嘴角的血迹回头看去:“怎,怎么是你?”九千岁穿着黑衣, 面带微笑慢条斯理地靠近她:“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你那一脚可真是狠啊。”

    菱娘睁睁眼, 往他身后寻了一阵:“他呢?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郁唯分分明明就在九千岁的身后,可她看不到。为了不露馅,九千岁也不回头,停下脚步微微朝她弯下腰:“姑娘不要着急啊,我可是神明,怎么可能会对他做什么呢?”

    “神明?!”菱娘侧身坐在地上,抬头惊愕道:“你莫非,莫非就是岐山狐神!”

    “聪明。”弯了弯眼睛,九千岁一手指向将卿:“你可知他是谁?”

    菱娘回望一眼将卿,声音有些抖:“他是谁。”

    九千岁道:“丹丘仙府,将卿。”

    菱娘骤然软了身子。

    看她如此,九千岁心想她也并非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鬼,不必如此严厉的,便彻底蹲在她的身旁,很诚恳地道:“我们不是坏人的,你若有什么事大可跟我们讲一讲,我发誓我们不会对任何人提及,你虽然已是鬼仙,但到底还有一半仍旧是鬼,你这样跟着他,终究会使他受到阴气的影响…我猜,你是很在意他的,肯定也不愿看他因为你而身体变虚,对不对?”

    菱娘极其无奈地闭了双眼,最后在九千岁的搀扶下盘腿坐好,这才睁开眼轻轻笑道:“既然如此,那菱娘也不好再瞒下去了。实不相瞒,我之所以缠着他,是因为想在成仙之前再看他最后一眼。”

    九千岁也学着她盘腿而坐:“嗯?再看他一眼,这是为何?”

    菱娘目中突然涌出泪水,似是藏在心中多年的事终于被人戳破再也忍不住一般。她一哭,坐在她对面的九千岁吓得手忙脚乱,说话都结结巴巴不顺畅,倒是将卿虽然惊讶,却还能镇定自若地递给她一方雪白的丝帕。菱娘用丝帕捂着口鼻,紧紧皱着眉宇,又恼怒又无奈的破声大哭道:“他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喜欢多管闲事!谁要他来管我!!!”

    九千岁睁大眼睛,将卿闭口不言,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郁唯,则是受到了深深的惊吓,只知坐在九千岁身边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姑娘哭,三个大男人一个比一个急,可到底都没安慰人的经验,最终还是菱娘自己平复了情绪,咬牙对九千岁和将卿道:“还请两位坐到我身前来,这件事我本想烂在肚里,可是今次,就破例让二位看看我和他的过往!”

    九千岁和将卿依言坐到她的跟前,经将卿无声的提醒,郁唯也坐到他身后把一手放在将卿肩头。

    菱娘盘腿而坐闭上眼睛,面颊上仍挂着未干的泪。静坐一会,她施展法术运起功,用冰凉的指尖轻轻在二人眉心一点,两人便看到她曾经的过往。

    ……

    “这家人好毒的心肠!儿子是宝贝,丫头就不是宝贝了吗?为了儿子娶亲用的新房还有自己的下辈子,竟忍心把丫头卖到青楼真是猪狗不如啊!”

    “得了,你也小声些,这种年代谁不宝贝儿子?就像你家,你不也把自己儿子捧得跟什么一样嘛。”

    开始说话的妇女顿了一下,气势虽不如方才的旺,却还是接着说下去:“你这是什么话?我虽宝贝我儿子,但丫头也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我做娘的只会希望她今后能有个好去处,哪里舍得因为自己一时的富贵,把她卖到那种不见天日的肮脏地方!”

    “……这倒也是。啧,这家人真是太狠了,菱娘这孩子也是可怜,在他们家明明是最小的,却从没被当人看,寒冬腊日的还一个人到结了冰的水里给一家子洗衣裳,那手啊冻得生疮都没人给看一看,啧啧,原本以为嫁出去日子就好过了,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我还真有些怀疑她究竟是不是这家的亲生闺女!”

    “菱娘漂亮,也正值妙龄,那家青楼开了天价,若不然我还想把她赎身了,让这孩子自己去闯荡。”

    “太狠了这家人,好好的一个闺女真是——唉……她爹娘如此狠心也就算了,只是她哥哥竟也如此冷漠,造孽啊。”

    “唉……”

    随着人群中的一声叹息响起,远处传来一阵女子的哭叫声:“爹!娘!你们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我什么都可以做,别把我卖了,求你们别把我卖了!!!”

    人群自动分开,两个中年模样的男女拖着一位粗布麻衣的姑娘冷漠地向前走着。

    姑娘不过十八九岁,纵使穿着带补丁的衣裳,哭红哭肿了眼睛,也遮不住她的姿容,倒叫别人想起梨花带雨四个字。她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爹娘的钳制,可无奈那两人拉得太紧,愣是狠狠将她拖了一路。被强行拖走,菱娘心中不寒是假话,家人如此做法,于一个女子而言无疑是种至痛。

    挣不开他们,菱娘只好向路边的人投去求救的目光:“救救我!求你们谁来救救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

    ——世态炎凉。

    切切私语的人不少,可也只是切切私语,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她触及到的目光,有同情,有怜悯,有冷漠,有无奈,也有看好戏……除此之外更多的,是那些垂涎她美色的不善视线。

    无人出来,她的下场最终还是被卖入青楼。

    她进了青楼,她的生生父母得了高额的银两。

    青楼中处处是花枝招展的姑娘,处处是武艺高强的看守,被卖入青楼的第一晚她被带入一个宛如宫殿般的屋内。屋中有她从未见过的昂贵香料,有她从未穿过的漂亮衣饰,有她从未擦过的精致脂粉,还有两个相貌清秀的小丫鬟。

    这间青楼的老妈妈告诉她:“这就是你今后的家,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而你要付出的只是身体。”

    菱娘默不作声,毫不看她。

    老妈妈对她这样的见惯不怪,指使房中的两个小丫鬟烧水为她洗澡打扮。随后又亲昵地拉过菱娘的手对她道:“既然你已经进了我们这里,那就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吧,有什么事,就对妈妈……”

    菱娘猛地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冷漠地一字一顿道:“我,没有这样的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