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54.女装大佬(三)

时间:2018-06-25作者:噩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妖界八荒山, 乃重犯关押之地,群妖驻守。

    九千岁与将卿先上前打探地形, 二人弯着腰藏在一棵树上。八荒山地形颇为险峻,入口只有一处,且那处入口由两位妖界将领带人把守,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 几乎是不可能的。

    两人头挨得很近,低声交谈时只用微微侧脸:“天天你有没有把握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混进去?”

    将卿还是一副女相, 肌肤雪白得让九千岁忍不住频频侧目。

    他全然没发现某只狐狸的视线,很认真地观察着地形,思考许久后才道:“难。把握几乎为零。”

    不知是不是他女相的缘故,又或者是九千岁心理作用,他总觉得将卿身上飘来一股一股的奇香,熏得他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迟钝的很。从前在仙界,他接触最多的就是仙帝, 而仙界的仙娥女仙君们,他还从未近距离和她们说过话。

    如今将卿化为女身,虽知道他是个男子,但小狐狸还是忍不住一阵紧张, 心跳加速。

    虽然将卿就算不是女儿身的时候,他也会如此。

    眼睛盯着他小巧净白的耳垂, 话不经大脑地道:“是吗, 那可怎么办?”

    将卿俊俏的眉微微皱起, 皱了一会,诚实道:“尚未想到。”

    九千岁看他颦眉的样子看得呆了,半晌都没回话。

    似乎是察觉有异,将卿微微一怔,疑惑地转过头。

    “……”

    四目相对时,略略有些尴尬。

    对上他严肃而又沉静的双眼,九千岁顿时觉得自己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到的孩子,面上一热,慌忙移开视线,装模作样地用手掩着半边脸悄悄咳嗽一声。

    将卿很沉默地盯他一阵,许久才重新去看地形。

    然而两人很长时间都没说一句话。

    好容易躲过一次,九千岁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再次往他身上瞄。

    他觉得女儿身的将卿简直就是一个祸害,明明和纵岸的女相相比,他既没有那个妖艳,也没那个会撩人,还老实一副淡淡漠漠的样子,不笑话也很少。这一路走来,纵岸三言两语能莫名其妙地让羽糖面红到耳根子,随便一个动作能让周围所有的妖怪全全看过来,偶尔一笑能让人觉得怦然心动。

    看将卿的妖怪也不少,但只要发现谁盯他一眼,九千岁尾巴耳朵的毛就会瞬间炸开,一边用大尾巴裹着他挡去那些妖怪的视线,一边冲盯他的妖怪道:“谁再看他一眼试试!再看一眼本狐狸就吃了他!!!”

    他气势很足,虽然掩去神明的气息,但法力依旧不容小觑,加之又是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众妖还真被他吓住了,鬼喊辣叫地逃开:“妈呀!狐狸要吃妖怪了!狐狸要吃妖怪了!!!”

    每每这时将卿总会莫名地歪歪头,漆黑的眼中有些亮亮的。纵岸不知哪里又不平衡,阴阳怪气道:“千岁这是干什么,那些妖怪就是看一眼,还能把他拖去吃了不成?”

    九千岁此举完全处于下意识,做贼般松开卷着将卿的尾巴,吞吞吐吐地解释道:“他他他,他这身衣裳太那啥了,那群妖怪的眼神猥琐的很,我,我看不下去了。”

    纵岸一笑:“是嘛,我穿的比他露,怎么不见千岁为我驱赶一下?”

    九千岁还真被他问住了。

    是啊,要论暴露,纵岸的衣着绝对比将卿暴露。要论盯谁的次数要多,纵岸被盯的次数肯定比将卿多。要论两人谁扮演的女子更逼真,纵岸确实能激发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可为什么,就是一个这样衣裳严严实实,性格冰冰冷冷,一张脸上除了面无表情外就只有严肃漠然的人,让九千岁无法接受除自己以外的人多看他一眼。

    哪怕将卿是个男子,看他的也都是男子。

    ——不得不说,感情真是种奇怪的东西。

    思绪开小车,外加紧盯将卿的后果,就是再次说话不经大脑地冒出一句:“你身上好香啊。”

    此话一出,九千岁就知道坏了!

    果然,将卿身子蓦然一颤。极慢极慢地回过头来,冰冰道:“你说什么。”

    九千岁敢重复一遍吗?当然不敢。

    本以为以将卿的性格,他不说话装个乖巧的模样,怎么也能顺利蒙混过关。不想,将卿这次却不依不饶了。

    这句话像是触碰到他不能触碰的底线,使得他心理如何都过不去这道坎:“你刚刚说什么。”

    九千岁一想,也是啊。将卿他是仙界头号战将,仙帝最得力也是最宠爱的,这样的身份地位他肯定没被谁这样评价过。

    肯定嘛,九千岁这句话要是以往也就算了,但好死不死是将卿扮作女儿身的时候,不论谁来听都觉得是在轻薄他。

    轻薄将卿,嗯……用脚趾甲想想都知道没谁敢。

    所以他不依不饶,九千岁也能理解。

    话说回来,他闷声不出气,将卿也是难得的好耐心,视线不移不急地静静看着他。

    九千岁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心中纳闷得很,就算将卿见不得人轻薄他,但也不至于在这种节骨眼上小心眼吧?

    偏偏就算是他真的小心眼,九千岁还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果真人界那句“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是真理啊。

    埋着头滴溜溜转一转眼睛,他转移话题道:“进不去那怎么办呢?”

    将卿方才说了,他也不知道。可能是真不知该怎么办,他也懒得想了,一个劲盯着九千岁,不愿就此放过他。

    九千岁与他对视着,无言许久,耷怂下耳朵委委屈屈认命道:“我说你身上好香,你要怎样才原谅我呢。”

    将卿不语。一双漆黑的眼睛静静盯他许久,突然轻轻笑出来。

    他的笑不同以往,眉宇间的冷漠和严肃猝然被冲散,恰如冰封千里的雪山中突然射进一道阳光。九千岁怔了怔,耳朵一动一动地再次立起,不可思议地瞪圆眼睛看着他。

    发现他如此惊讶,将卿后知后觉收起笑容,慢声道:“八荒山地势极其险峻,只有一个入口,入口处有两名大将亲自带人把守,内部肯定也有驻军。现在我们不谈内部如何,单说如何进入就是一个难题。”

    九千岁依着他:“你有办法?”

    将卿道:“想要在这两位将领的眼皮底下混进去,绝对是不可能的。”

    九千岁歪头:“那怎么办?”

    将卿道:“妖界每只队伍站岗的时间是三个时辰,这里是关押重犯的地方,为防止重犯逃脱,驻守的队伍必定要精力充沛,因此必定两个时辰一换。只是驻守的普通士兵虽换,但两个大将一定是一天才换一次,从这两点来看想趁着调换守兵的时间潜入,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道:“但办法总是有的。”

    九千岁道:“如何做?”

    将卿道:“这就要千岁配合了。里面的状况如何尚不清楚,就先不考虑。此次计划羽糖不能参与,他法力太低无论跟我和纵岸还是千岁都帮不了任何忙,反而很可能会坏事。”

    闻言,九千岁一愣,有些意外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分开行动?”

    将卿颔首:“正是。我们若是一起,必然进不去,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进不去,所以只能散开。今夜我会施法用云雾挡去月光,普通守卫换岗时,千岁就到离八荒山较近的地方放出神明的气息。”

    九千岁看他:“你是让我引开那两位大将?”

    将卿道:“他们在那是进不去的,故此只有让他们自己离去。可他们自己是不可能走开的,我们三人中只能让一人去做诱饵。纵岸和我身份实在不便,若是泄露气息,虽也能将他们引开但势必会引起更大的麻烦,所以这个诱饵只能由千岁来。你是神明,不论去到哪一界都无事,不需要任何特殊的理由支撑。所以你在八荒山附近放出气息,出于对神明的敬重他们一定会离开,趁他们离开的时间我和纵岸会立即进入。”

    九千岁动动耳朵:“可是我要以什么理由一直拖着他们,直到你们出来呢?”

    将卿摇摇头:“不必一直拖着,那样反而会适得其反,让他们察觉异样。”

    “这倒也是。”九千岁点点头:“可是你们要怎么出来呢?”

    将卿道:“出来的时候还要千岁将他们再次引开,且为了以防万一仍旧要是夜晚。”

    九千岁道:“引开好说,只是我怎么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救到人了?八荒山不同别处,这是关押重犯的地方,所有的传音符和小法术全都被屏蔽,一旦轻易使用很可能就会暴露行踪。”

    将卿垂眸想了一阵:“只要引开两位大将,我和纵岸能保证进去和出来只需要一瞬间。这样吧,时间就定为一天一夜,千岁算好时间,等明天夜里普通守卫换岗的时候,你就引开两位大将。我和纵岸不论成功与否都会出来,一次成功自然很好,要是一次不成功,大不了再进一次。”

    九千岁觉得可行,二人决定好战略悄悄离去。

    救出沈玉仙头一件事定是带着他返回人界,九千岁给羽糖几件保命的法宝,令他先去人界寄阳城中等候。待救出沈玉仙后再去人界与他汇合。

    无数次讨论一遍细节,当夜将卿施法隐去月亮,以此彻底掩藏他们的行踪。

    九千岁独自来到八荒山境内,看看天色算好时间,猛地放出神明的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