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50.仙界叛变(一)

时间:2018-06-25作者:噩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将卿似乎不会安慰人, 九千岁浑身湿漉漉地抱着他放声大哭时, 他明明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却依旧一字未说, 就由着他抱着自己。

    他不安慰,抱着他的小狐狸哭声更大, 伞外的雨也越来越大, 很快就大到让将卿都微微睁了眼睛的地步。

    微睁着眼睛往伞外望上一圈,将卿思虑片刻, 有些犹豫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下巴低下的狐狸脑袋, 并用很生疏的声调道:“不要哭了, 再哭就要发大水了。”末了, 停了停又道:“发了大水, 首先被冲走的就是我们。”

    将卿的这句话说的很诚恳。

    他们现在站的地方地势较低, 假若发了大水旧花村虽然会完, 可在此之前首当其冲的是他们。

    听他说完如此诚恳的一句话,九千岁抬了脑袋, 漂亮的小脸上一片泪水, 抽抽搭搭道:“我,我,我就知道, 你,你还是很在乎, 我的。”

    将卿一手举着伞, 低头看着他的脸莫名有些想笑。生疏地用自己的袖子轻轻为他擦擦眼泪, 慢慢道:“千岁不要哭了,再哭大水就要淹了旧花村了。”

    一提起旧花村,九千岁就流眼泪:“他们,他们都是坏人……我,我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结,结果他们,他们骂我是傻神明。”

    将卿不说话了。

    看他这幅模样,九千岁知道他又要说让他走的话。但原来几次自己都还可以和他较劲……可现在,实在是没理由了。

    把这些在心中想了一遍,九千岁垂着耳朵等待着他即将说出的话。

    果然,将卿唤道:“千岁。”

    九千岁没抬头,低低应了一声。

    将卿道:“对不起。”

    九千岁连忙抬头,一脸楞然。

    将卿突然使了一个法术让伞悬在九千岁的头顶替他遮着雨,自己一撩衣摆单膝跪在暴雨中:“对不起。我错了。千岁为我而下人界,可我却没负起责任,是以才让千岁做错了事。千岁想更深的了解七情六欲和人情世故,可我作为朋友却没给予任何帮助,反而在无形中伤害了千岁。让千岁离开,千岁不走,顽固不化的是我而不是你,我错了,还望千岁原谅。”

    认识他那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说那么多的话。

    九千岁活了那么大,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一时间比他方才还要手足无措:“将,将卿!使不得!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一言不合就跪下,我我我我我我好紧张!总之你先起来,你先起来!我原谅你了,我真的原谅你了!”

    看他要奔过来扶自己,将卿在雨幕中做了一个姿势,严肃道:“千岁止步。这件事是我的错,你若再过来被雨淋,我更加不安。”

    九千岁在心中尖叫:你不安,我也不安啊!

    可他还是没敢再往前一步,毕竟将卿一副“你敢过来,我就敢淋雨”的模样,真的很刺激

    被这样一刺激,九千岁再也不敢哭了,赶紧用袖子擦擦眼泪,期盼大雨赶快停。

    他不哭,雨来的快去得也快。

    雨过后将卿湿漉漉地跪在地上,半低着头,晶莹的水珠顺着他净白的脸缓缓滑下,异常漂亮。

    雨停了九千岁赶紧上去一把将他揪起来,见他下摆都被泥土染得不能看,连忙弯腰给他拍了拍:“将卿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我跟你说你这样会吓坏我的!”

    将卿没说话,九千岁拍了半天没处理干净,只好道:“我在人界的狐狸窝虽然不如仙界,但你这个样子实在不妥,不如上我的洞府去处理一下好不好?”

    将卿答非所问:“对不起。”

    九千岁从没想过将卿是这样执着的人,连忙道:“我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况且,这次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人们不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和你说话的态度也不是很好,所以也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将卿黑密的睫毛轻轻一颤:“那日,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日?九千岁疑惑一阵,突然想起,来人界第二次见到将卿时,将卿对他说让他离开的话,九千岁曾生气一个人离开将他扔在原地。那时,将卿…好像有什么话想对他说……

    “你那日想对我说的,莫非就是这句‘我不是那个意思’?”

    将卿点头:“我从未觉得千岁神明的身份应该让我特殊对待,我也从未觉得千岁是个累赘。我之所以与千岁交友是因为千岁这个人,而并非是你的身份。那日千岁说你在蟠桃会上要与我交友的话,千岁当真,我亦如此。”

    “我劝千岁走,不是因为觉得你不行,而是因为人界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我怕在这里千岁的单纯天真会不复存在。”

    第一次有人为自己着想,九千岁很感动地笑起:“谢谢你。”

    将卿沉默片刻,接受了这声“谢谢”。

    “经过这次的事,千岁还想了解七情六欲和世间的人情世故吗?我先给你提个醒,旧花山的事连皮毛都不算,人界很多你还未看到,有善有恶、有悲有欢,你真的想好了吗?”

    九千岁深思许久,最终闭眼长长呼出一口气:“我想好了,与其做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神明一辈子,我宁愿真真实实感受一下世间中的众多感情。”

    将卿看向他,口吻异常坚定:“那我愿千岁莫忘初心,永不后悔。”

    九千岁道:“初心不忘,誓不后悔!”

    将卿:“好。我来教你。”

    九千岁喜出望外:“当真?”

    将卿道:“当真!”

    ……

    当天小洞天内,九千岁神秘兮兮地回来。众狐和郁唯见他浑身湿漉漉的,连忙围上来七嘴八舌道:“千岁可是被刚才的大雨淋了?”

    “哎呀,快进来换衣裳!”

    “那个谁,把尾巴卷过去让千岁烤一烤火!”

    九千岁心里暖融融的,一挥潮湿的袖子,他道:“咳,我要让大家见一个很厉害的人!”

    郁唯道:“什么人?”

    九千岁骄傲道:“我的朋友!他可厉害了,现在就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众狐面面相觑,从不知九千岁还有朋友。

    九千岁说完这两句话,迫不及待地把将卿从石头后面拖出来:“看!就是他!”

    众狐纷纷吸了一口凉气,忙向将卿行礼:“见过将卿大人。”

    郁唯也见过将卿,只是那天没与他说上话。不过他还记得就是这个人,让九千岁难过了很久,现在两人和好,他也真心为他们高兴。

    众狐称这名黑衣男子“将卿大人”,郁唯也学着他们恭恭敬敬施礼道:“将卿大人。”

    将卿眉宇微微有了波动,静看郁唯片刻,缓缓道:“你是何人。”

    郁唯道:“我名叫郁唯,是来此处求千岁帮忙的。”

    将卿道:“你求他帮什么忙?”

    郁唯原原本本将自己的故事再与将卿重复一遍。

    将卿微微皱眉:“你是说一个红衣姑娘缠着你,你怀疑她是非人之物?”

    郁唯道:“正是如此,毕竟试想谁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的房中,又如何能只让我看到她。”

    “有道理。”将卿颔首:“只是非人之物包括的就多了。”

    须知,非人之物指的是除人之外的东西,这类若说句不敬的话,神与仙也包含在非人之内,只是这两种不害人罢了。若是害人的,什么鬼、怪、精、魅、妖、魔等等都是数不胜数。

    简单和郁唯解释一遍,郁唯眉间有些失落:“那这么说还得非要见到她才知了。”

    将卿问他:“你可曾得罪了什么?”

    为了让她屈服,青楼的老妈妈将她吊在一处阴暗的房内,日日鞭打折磨,千般万般地厉声辱骂:“你若再不从,我可就不管能不能赚雏儿的钱,你可给我想清楚!”

    菱娘被吊在房梁上伤痕累累却依然傲骨铮铮:“…休……想……”

    老妈妈气急了:“好个硬骨头的死丫头!好!你硬气,我倒要看看三天不准你吃饭,你还能硬气到哪里!”说罢,带着人气冲冲地砸门而去。

    菱娘独自呆在充满霉臭味的屋中,一心只求速死。

    闭目昏睡了一日,第二日清晨她在一片爆竹声和欢笑声中疲惫地睁开眼。

    不知是哪家接新娘,那欢庆的锣鼓和鞭炮震天响。她听到人群的笑闹,听到孩童高高唱起的童谣:“新嫁娘、穿嫁衣、带金银,晨起时来对铜镜,画完眉来描朱唇!房外新郎骑红马,红马后跟大红轿,红轿来把新娘抬,锣鼓鞭炮似过年!新郎笑对陌路人,新娘不舍把泪扬,进到夫家拜天地,从此娘家陌路人,夫妻恩爱同到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孩童的声音天真无邪,菱娘也忍不住跟着轻轻唱起。唱着唱着,眼泪却滚落下来,何曾几时她也像这些孩童一样,每每有新娘出嫁便尾随着,唱着这只童谣紧紧地跟着。可现在,外面那样自由自在的日子,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