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47.巨大画布惊人心(二)

时间:2018-06-25作者:噩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原本他一共雇了三匹, 打算他们三人各骑一匹。却不料, 九千岁看见马匹时模样激动, 骑上去更激动!

    不为别的,就只是怕摔下来。

    千不想万不想,法力高强的狐神大人竟然不会骑马。无奈之下,将卿只好退去一匹, 跟九千岁同乘一马。

    一路上九千岁坐在前,将卿拉着缰绳坐在后, 他比九千岁高出不少,故而每每朝他们看过来时,郁唯都觉得有种莫名的和谐。

    行驶了很多日,这一日戌时三人终于来到寄阳城。

    寄阳城十分繁华,路上处处是高挂的灯笼和熙熙攘攘的人群。

    在此之前郁唯曾书信一封写给几位好友,告诉他们自己并不认识那名女子, 也简单说了下让他们配合自己演一出戏。

    郁唯的几位好友收到信虽然个个都是懵懵懂懂,但也愿意相信他和配合他。

    这不算好他们抵达的时间,老早早就备好饭菜等在客栈外。

    等了许久, 不远处的人群中缓缓驶来一个骑着马匹的黑袍男子,望见他等候的众青年都怔了怔,似乎是从没见过如此冷峻漂亮的人。

    将卿他们不认识,可将卿后面跟着的人他们却都认得,一见到他想也不想地三三两两围上来, 无比热情地接过他手中的东西, 又扶着他下马, 见此光景将卿低头去看自己怀中熟睡的九千岁。

    就在快进城时九千岁无聊至极,裹裹身上的袍子卷起尾巴缩在将卿怀中便睡去了。

    如今抵达目的地将卿看看四周,再看看怀里顶着帽子睡得正熟的小狐狸心中纠结:到底是喊,还是不喊?

    这边将卿颦眉纠结,那边郁唯很温柔地笑起,对扶着他的青年道:“子书谢谢你。”

    这名被唤作“子书”的青年双眸雪亮,他“唰”地一下打开手中的扇子,在胸前扇了几下:“阿唯,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我们几个之间是不必道谢的。”

    郁唯笑笑,抬手为他们介绍马背上正纠结无比的将卿:“这位是我在江湖中认识的一位好友,叫做荀邑天。”

    众青年都向将卿行礼:“荀公子好。”

    将卿微微颔首。

    郁唯继续介绍:“他怀里的这位,是他的同胞弟弟叫做荀邑岁。”

    九千岁睡着,抱着他的将卿也不像是想把他吵醒的样子,故而大家只是点点头。

    郁唯又简单将自己的好友给将卿介绍一番,双方算是认识了一个大概。

    钱子书也就是方才扶郁唯下马的那个青年为人十分热情,怕将卿抱着人不好下马,连忙上前道:“邑天兄,要不我帮你抱着令弟吧,若不然你不方便下……”

    将卿看他一眼,抱着九千岁稳稳当当从马背上下来,且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众青年目瞪口呆。

    钱子书有些愣:“……邑天兄好身手。”

    将卿拦腰抱着九千岁:“过奖。”

    进客栈时,钱子书和郁唯走在最后,瞧着前面的将卿,钱子书满心感叹:“邑天兄和他弟弟的感情真是令人羡慕。”

    郁唯:“……嗯。”

    进了客栈,大家围桌而坐,将卿本想先将九千岁放到床上,可想一想还是把他一起抱到桌边。

    许是闻到饭菜的香味,九千岁在将卿怀中微微一动。一青年温声道:“邑天兄令弟应该比我们都小吧?”

    将卿颔首:“嗯,今年十八了。”

    刚喝了一口茶的郁唯突然呛到。

    钱子书伸手拍着郁唯的背帮他顺气,视线望向将卿:“十八?那果真还小啊。”

    “果真”二字刚出,九千岁便在将卿怀中睁了眼。他现在还是迷糊的,望了好久才终于看清将卿那张淡漠俊俏的脸,看清他的脸,九千岁下意识地晃晃藏在衣裳里的尾巴。

    将卿似乎怕他的尾巴露出来,一手环抱住他的腿,压住那条不安分的尾巴。

    尾巴被压住动不了,九千岁这才将视线从将卿身上移开,而后便望到六七个青年呆呆地看着这边。

    九千岁很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好。”

    众人皆是一愣,愣过后钱子书对将卿道:“邑天兄你弟弟很可爱,很漂亮啊。”

    将卿没有异议:“我知道。”

    此语末了,郁唯岔开话题:“咳,子书你说的那位姑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终于说到此次的关键,大家都变得严肃起来。钱子书把手中的扇子放在桌上,轻轻颦眉:“我也实在说不清,那位姑娘在上河桥与我们偶遇,偶遇后偏说她是你的红颜知己。我们原也是不信的,可她却能把你的性情说的准准确确,毫无差错,我们也实在没有理由不相信。”

    另一人也道:“若不是你和我们一同长大,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们都要以为你是个负心的家伙,欺负了人家姑娘。”

    郁唯很无奈:“她说的真有那么准?”

    钱子书道:“千真万确,只怕要说她才是与你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也不过分。”

    郁唯叹息:“可我真不曾有什么红颜知己,也没见过她。不过罢了,她即说是我的红颜知己,那便随她吧,你们只需与我合演一出戏。”

    有人不太放心:“阿唯她真的认不出你?”

    这女子可能不是人的消息郁唯谁也没说,也只是善意地编了一段父母辈的恩怨,说这女子可能是找他寻仇的。

    故此好友这样一问,他悄悄摸摸怀中将卿给的那块小石头,又见将卿和九千岁都注视着自己,更是觉得安心,立即安抚好友道:“放心吧,她绝对认不出我。”

    众青年果然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如何善意的对待郁唯,又是如何的紧张他维护他,这些都一一落在九千岁的眼中。他很羡慕郁唯有这样一群真心待他的好友,可羡慕归羡慕,如今的他好友虽然不如郁唯的多,但有将卿一个,他也知足了。

    如此一想,九千岁拉住他的衣角。

    将卿这个人,就像仙帝所说的那样,虽然很冷漠,却神奇地能够温暖到别人。

    像清冷不刺眼的月光,却带着温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