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44.颓枝重开日(四)

时间:2018-06-25作者:噩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柳意跟上他:“也好, 我们回去吧。”

    祁星涟边走边道:“暂时不回去, 我还有一事。”

    柳意不解:“还有什么事?”

    祁星涟道:“这鬼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杀了他,既是他们的恩怨,那当属因果报应。只是它既已报了仇, 那我便设坛渡了它吧。”

    两人去到一个无人的山林, 设了一个简易的坛,招来杀人的鬼。

    菱娘应招而来,风微凉, 衣角舞。

    望着白衣如雪的祁星涟,她不由微微一怔——好温柔的一个人……这不是她第一次见他, 可却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看他。

    柳意本见招来的鬼十分漂亮,心里刚软下几分,却发现她直勾勾地盯着祁星涟发呆,忍不住上前一步挡去祁星涟的半个身子:“干什么?我师兄可是我们纯阳宫的大好男儿, 不会谈情说爱的!”

    祁星涟没想过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忙道:“小意,莫要胡言乱语。”

    祁星涟一向都是直呼柳意的大名, 可一旦他叫了“小意”, 强调自己是师兄时,就说明真的生气了。

    他生气, 柳意不再敢胡来, 慌慌张张地道歉:“我错了, 师兄我错了!只是她刚刚那样看着你, 我也只是好意提醒而已, 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们不要多想……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祁星涟不想和他说话,对菱娘赔罪道:“小意一向口无遮掩,望姑娘不要和他计较。”

    菱娘默默看着他,许久后淡淡道:“无事。”

    祁星涟松了好大一口气,柳意一双眼睛往菱娘身上瞅了很久:“姑娘你穿的是嫁衣……可巧今日我听人说,忆城的官老爷和百姓们把一个姑娘嫁给了水神…那个姑娘,不会就是你吧?”

    菱娘睫毛倏忽一颤:“正是我。”

    此事算是提到了她的痛处,使得她低下眉眼,语气也变得不是那么客气:“二位叫我有何贵干。”

    柳意和祁星涟对望一眼,祁星涟满是责怪地看着他,待柳意讪讪低头后,祁星涟才回过面对菱娘道:“渡你。”

    菱娘道:“渡我?”

    祁星涟道:“正是。”

    柳意一瞅到机会就要拍祁星涟的马屁:“姑娘你可别看我师兄温温柔柔的,可他的修为高着呢!据我们师父说,他的名字已经被记入仙册,最多只要再过几年就要飞升成仙了!”

    看他一脸骄傲的样子,比自己要成仙了还了不得。菱娘虽是新鬼,可也知道自己怕是惹不起,便盈盈向他们欠了欠身,以柔制刚:“道长要渡我,我自是愿意,只是我尚有两个愿望不曾实现,你能日后再渡我吗。”

    她态度突然大转,祁星涟和柳意都没能立马适应:“这……姑娘还有什么愿望,若是信得过我们,不妨跟我们说,我们替你完成吧。”

    菱娘道:“并非信不过,只是这是我的一些私事,实在不好与男子说。”

    她特意提到“男子”二字,祁星涟和柳意都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若这样放她走,柳意不大愿意,悄声对祁星涟道:“师兄她毕竟是伤过人的,你真打算放她走?”

    祁星涟也很犹豫,可惜犹豫间,菱娘已经看准他的性格,也吃准他是个好人,可怜道:“道长就那么不相信我?我保证只要完成这两件事,我必定主动来找二位。”

    她话已至此,祁星涟实在找不到拒词,只得温声提醒:“千万不可伤人。”

    菱娘又行了一礼:“是。”

    事情结束,祁星涟和柳意收拾了下东西,双双与菱娘道别。

    菱娘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缓缓勾起唇角:“道长,你可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

    时隔一年,期间祁星涟和柳意游历了很多地方,回到纯阳宫见了家师一面,畅谈了自己此番的收获后,祁星涟念及与菱娘的约定,一个人回到忆城。

    一年前他和柳意离去时忆城花明柳暗,人声鼎沸,可才过短短一年,忆城的光景却变了。

    祁星涟来时,正值白日,街道上却是空旷无比,不见一个人。看看四周,他无比困惑,握着拂尘走了一转,来到一个大门紧闭的客栈前:“店家,店家,能否给我开个门,我想住宿。”

    敲了许久,才有个人隔着门慌张道:“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祁星涟一呆,凑到门边:“我是人,若是不信您可以开门看看。”

    又过了很久,里面的人似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才将门打开了一丝丝缝隙。祁星涟不急不躁,仍由他看。那人看了眯眼看了一阵,发现他穿着道服背着剑,手里还握着拂尘,瞬间大喜冲着屋里大叫:“掌柜的!掌柜的!外面那位公子是人啊,不不不,他不是公子,是位道长啊!!!”

    “道长?你说什么,他是位道长?”

    “对,千真万确!”

    “那还等什么,快点把门打开让道长进来!”

    “是是是,我这就开门,这就开门!”

    随着里面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客栈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五六个男人风一般的涌出:“道长!真是对不住!您快进来,快进来。”

    看他们四处看,似乎很着急的样子,祁星涟举步进屋,那几个男人也连忙尾随进来,手忙脚乱地用锁链把门一圈一圈地锁好。

    他们这样,祁星涟大为不解:“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一个看起来似乎是这间客栈掌柜的男人生怕他误会,连忙道:“我们这里可不是黑店,道长莫怕。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来,道长请到这里坐。”

    两人坐到一楼的饭桌上,有小二抬上茶水,掌柜“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这才客气地道:“您可曾看到我们城里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祁星涟也很奇怪这个:“看到了,可这是为什么?”

    掌柜心有余悸,靠近了他一点:“道长有所不知,我们城中有一个鬼作祟啊,她厉害得很,已经无故害了十来个人!”

    祁星涟很动容:“有这种事?”

    掌柜道:“可不是嘛!我跟您说,我们忆城的衙役有许多都被她杀害,可怕得很!”

    祁星涟追问:“为何不请人来降?”

    掌柜道:“请了!是官府去请的,还不止请了一个!可请到的都是些混球骗子,光骗钱,最丢脸的是他们一个个还都是被生生吓跑的!”

    祁星涟道:“忆城中不是有宫观吗,为何不去那里请。”

    掌柜道:“后来才去请的。之前那些骗子说自己是什么真仙下凡,神明护体的,将自己夸得太牛,官府衙役听了才没请城里宫观的道长。”

    世间骗子千千万,对那些骗子将自己吹得如何如何,让无知的百姓深信不疑这一点,祁星涟还是能理解那些官府衙役的做法。只是既然请了忆城宫观的道士,却还是无用,这就叫他想不通了。一年前他在那里住过,是知道那些人都是有真本事的。

    掌柜对那些骗子咬牙了一阵,这才接着道:“这鬼也是个欺善怕恶的,官府请来了宫观里的道士,许是她知道厉害,无论那些道士如何设坛招她,竟都招不到,不知她躲到哪里去了。道士们很无奈,招不到只能防,便发了无数的符让我们贴在外面的大门及卧房上,除此之外更是人手一个护身符。”

    祁星涟微微颔首:“既然如此,那应该没事了,怎么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说到这里,掌柜沉沉叹了一息:“是我们百姓们自己不愿出去。您想,先前出了那么多的事,我们心里害怕啊。虽说有道士们给的护身符,门上也贴了东西,且宫观里的道士们也都说白天不用怕的,她只是一个恶鬼,有符就不怕的。可是,终归是没除掉她,大家伙哪敢出去。唉,真是不知我们城何时能恢复往日的安宁。”

    祁星涟游历过很多地方,深知人们的这一思想,便也很惋惜地跟着叹一声:“那请了宫观的道士后,可还出过命案?”

    掌柜道:“这倒不曾。”此语末了,掌柜和一干伙计都有些羞:“看道长的服饰不是我们忆城附近的啊,不知您是哪个宫观的道长。”

    祁星涟莞尔道:“纯阳宫。”

    众人眼睛都亮了,直道:“纯阳宫?纯阳宫好啊!天下闻名,我们也是如雷贯耳,想不到您竟是纯阳宫的道长!”

    诚心狠狠夸赞一阵,他们都互望一眼,腆着脸道:“就是不知,不知您方不方便……为我们画几张符,我们,我们愿出高价来买!”

    祁星涟愣了一下,温声道:“你们不是每人都有护身符了吗?”

    掌柜很不好意思:“有是有,但这种东西总是不嫌多的,多一张不就多一重保障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