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38.时雨妖王(三)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

    “天天你说要是这《天地录》一书记载的是真的, 那他曾经应该是消失过很长一段时间对吧?”

    将卿道:“若是真的, 那么他的确消失过。可这本书一来不知谁写, 二来不知真伪,又如何能够相信。”

    九千岁道:“这倒也是……那抛去这些不说,你觉得他的原型是什么?”

    将卿摇摇头。

    九千岁奇了:“我听仙帝说你和他好像有过一段过往, 怎么你和他呆过一段时间,你还看不出他的真身?”

    将卿道:“没有在一起多久,只是昔年我在妖界时受过他一段时间的照顾。至于他的真身是什么,我还真看不出来。”

    九千岁扯扯他的袖子:“你说,他的真身会不会是桃花妖?你别当真啊, 我也只是猜测的,你们都说他穿着桃红色的衣裳,且眉角出还有一朵粉色的桃花,所以我想啊他的真身会不会是桃花?”

    将卿突然一怔,立在原处不动了。

    九千岁往前飞了一段,发现他没跟上,立即停下回头奇怪道:“怎么了?”

    将卿凝起眉, 似在深深地思考着什么。

    忽然,他眸中华光一闪, 立即道:“走,去寄阳城!”

    九千岁微微睁眼,很不明白为什么就突然转向了:“寄阳城?你确定现在要去寄阳城?”

    将卿追上他:“是的, 我确定现在要去寄阳城。”

    许是见他还是不明白, 将卿提醒道:“时雨是否是桃花妖这还待考证, 只是难道千岁忘了,寄阳城出名的两个原因。”

    九千岁心头一震:是了!寄阳城出名的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那是朝廷五代清官世家的故居,二是十五年前寄阳城有一颗桃树内困了一只妖。

    九千岁道:“你相信会有如此巧合?”

    将卿道:“宁愿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妖界选举新妖王之事已经迫在眉睫。”

    九千岁皱起眉,抬手挠了挠耳朵:“可是……可是你们都说时雨很厉害,又怎么会被困在桃花树中?”

    将卿一手放在他的肩上,语重心长道:“千岁记住我的一句话,这世上法力强确实能令很多人畏惧,可比高强法力更让人畏惧的是一颗害人的心。”

    ·

    再次来到人界,九千岁转头就要拉着人问,将卿手疾眼快一把揪着他,道:“不可。”

    九千岁回首:“嗯?怎么了?”

    将卿道:“在路上张口便问,有些不妥。”

    九千岁道:“那怎么办?”

    将卿望向不远处的一家茶楼:“走吧,去那里。”

    随后将卿领着他,在茶楼中要了一处靠窗的位置,点了一壶茶和一些点心。伙计端着茶和点心上来,将卿不动声色地和他攀谈:“我听说你们寄阳城很出名啊。”

    这伙计一听,眯眼道:“二位客官我先前一看就知道不是这里的,没想到还真被我给猜中了!”

    将卿道:“请问这寄阳城中可否有什么好的去处?”

    伙计道:“有有有,要说去处那实在太多了。我们这里无论春夏秋冬都会有像你们一样慕名而来的游人,他们经常去的地方比如最出名的九宫观,还有一年四季都非常漂亮的零若山。我看两位公子像是第一次来的样子,那我建议二位不妨先去九宫观祈福,之后到零箬山看看美景,待天色晚了就可到寄阳城中心看夜市,等第二日天亮了,两位要是还有心思可到小桃缘镇听听老人们说咱们城中的两大奇幻传说。”

    九千岁方才一直都没出声,这会听他提到小桃缘镇,不免想起自己在人界的小洞天,忍不住疑惑一下:“小桃缘镇?”

    伙计一拍脑门:“啊,忘了说小桃缘镇中的百姓,其实就是先前寄阳城南部桃缘镇的镇民。十五年前桃缘镇中的一株桃树成了精,九宫观的道士和当时的沈老知府为了不伤及大家,下令桃缘镇的所有百姓全都搬出去。当年为了安抚他们,沈老知府特意将新建的小镇提名小桃缘镇,这样既可以分辨两处地方,又能给百姓们家的感觉。”

    将卿道:“敢问小桃缘镇在何处?”

    伙计一副“我就知道你们感兴趣”的模样,在窗口指了一个方向道:“二位顺着这里一直直走,等见到一个三层高的酒楼时,往它的东面去就是了。”

    将卿道:“多谢。”

    伙计退去,九千岁叼着一块点心:“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将卿看他一眼,视线放在他的发间慢声道:“不急,现在刚问好,如果不坐下吃一会,会令人疑心。”

    九千岁闻言坐下了:“人界的事怎么那么麻烦。”

    将卿端起茶杯:“其实不止人界,哪里都是如此。”

    九千岁摇摇尾巴尖,再去拿一块点心叼着:“那我们一会是去九宫观呢,还是小桃缘镇?”

    将卿道:“去小桃缘镇。先确认是他的可能性有多大,再去九宫观问具体,这样能节省些时间。”

    当日傍晚,烈日偏西,红辉将天际染得绚丽无比,令人如痴如醉。

    “老人家。”一声脆脆的少年音在傍晚吃完饭出来乘凉的众多老人耳边响起,老人们往声源处一看,眼睛都是一亮。一个头戴白色小帽的雪衣少年面貌俊丽,盈盈笑起时活泼可爱,精致得使人移不开眼。

    挨得近些了,他道:“老人家我有事想问问你们。”

    老人们都很和蔼,纷纷道:“小公子,我看你不像是寄阳城中的人。”

    雪衣少年点点头:“我确实不是,今日我在一家茶楼喝茶时,听伙计提到这里,故而很好奇。我听说,寄阳城很出名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就不说了,只是这第二个,也就是很玄乎的那个,诸位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来寄阳城的人,有许多都对这事好奇得很,故而他问众人都觉得不奇怪。一位老者想了想,一手缓缓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回忆道:“说起这事,不止你们这些外来的人觉得玄乎,就是我们这些在寄阳城呆了一辈子的老家伙,也觉得玄乎的不得了,这大概是在十五年前吧……”

    回忆往事的老人姓张,据他回忆,十五年前他本不住在如今的这里。

    寄阳城中有一个叫桃缘镇的小镇子,小镇子位处寄阳城南部,虽是偏僻了些却胜在风景秀丽,清静雅人。

    桃缘镇中桃花繁多,当时沈老知府的老家就在这里。

    张大爷说,他在那处算是呆了大半辈子,在桃缘镇的镇中央,有棵十人都难以抱住的大桃树。大桃树高耸入云,每每春季抬头一看全是一片一片的粉云。

    张大爷还记得,自己少时是如何在桃树下嬉戏玩耍的场景,长辈们又是如何收集它的花瓣酿成香香甜甜的桃花酒,做成酥酥脆脆的桃花饼。

    九千岁问:“如此说来,这棵桃树在那的时间很久了。”

    张大爷满眼都沉浸在回忆中:“可不是吗,我们住在那里受了它不少恩惠,比如下雨了躲到它的枝叶下,日头大的时候在它身下乘凉,本以为这日子就这般平平淡淡又安心地过下去,哪知一个雨夜后一切都变了。”

    张大爷还记得,十五年前他才六十多岁身子骨仍然结实着,那是个如往常一样的春天,大家劳累了一天后端着晚饭一起坐到桃树下享受宁静又安逸的时光。孩童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相互追逐打闹着,人们头顶的桃树被风一阵阵拂过,散下粉红粉红的桃瓣。

    一切都那么安逸,直到当日夜里,大雨倾盆雷鸣电闪!张大爷如今都还心有余悸,他道:“我活了那么多年,从没见过那么大的暴雨,人们锁好门窗,一家子拥在一处躲在桌子下面畏惧地听着外面的动静,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一位有同样经历的老人也道:“狂风暴雨吹散了巨大桃树的花瓣,我们一家当时躲在桌下,从那个角度一抬头,就看到一道惊雷将大桃树从中劈成两半!”

    她还害怕着,一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对九千岁道:“小兄弟说来你恐怕不相信,那桃树被劈后从它断裂的地方竟涌出大量的血液!”

    九千岁瞪圆了眼睛,急道:“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老人道:“之后有大批的道士冒着风雨来到这里,他们一家一家地敲门,说什么这里不能呆了要马上离开,大家问发生什么了,他们解释这棵桃树中困了一只妖力极其强大的妖!”

    九千岁道:“可是我听茶楼的伙计说,那棵桃树成了精。”

    老人们纷纷摇头,肯定道:“不,根本不是桃树成精,而是那棵桃树里困了一只妖。”

    九千岁道:“你们可知那妖是什么时候困在里面的?”

    这次老人们都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九千岁换一个问题:“那么那只妖去哪了?”

    老人们依旧摇摇头:“不清楚,不过它当时伤成那样,我们走在大雨中,道路两旁都能看到鲜血,又有那么多的道士过来,它肯定是被除了。”

    九千岁正不知如何接,一位老人长叹道:“就是可惜了沈老知府的小孙子,他肯定是见了这一幕被吓到了,以至于现在变得又痴又傻,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