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37.时雨妖王(二)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

    九千岁此次带将卿来的目的, 是为了让凤皇看看他。

    看完了评价给的不错, 东西也送到了,再看着他们简单聊了几句,将卿还有公务在身,不好耽搁,九千岁暗道可惜时向凤皇道别,告诉他等人界的事忙完了会和将卿再来看他。

    凤皇微微颔首,也不多言目送他们离开。

    一出天外天梧桐山,九千岁就开始沿路笑,他摇摇尾巴笑道:“天天你和他是怎么回事?明明没见面时你还表现的很激动,怎么你们俩见面后就跟仇人一样?哈哈哈哈, 你可别跟我说你们没有,我看得出来,今天你们都怪怪的。”

    将卿没看他, 一板一眼地道:“没有激动。”

    九千岁拍一下他的肩:“嘿,这样就很没意思了。”他毫不留情地戳穿:“你瞧你来的时候, 又是换衣裳又是挖仙草,难道这还不算特别激动?”

    将卿垂了眸, 不反驳,也不看他。

    九千岁晃了好一阵的尾巴,举手在唇前捏了一个拳头咳嗽几声清清嗓子,正儿八经地道:“天天后来你跟仙帝在里面说了些什么?”

    将卿终于说话了:“我把菱娘说的那位神明告诉他了。”

    九千岁很关心这事:“他怎么说?”

    将卿道:“他说此事由他亲自去看。”

    九千岁放下心来。仙帝法力高强, 洞察力惊人, 由他自己去办这件事, 比谁来都令人放心。

    这件事可以暂时放一放,抛到脑后,九千岁凝眉道:“可妖界的事,你打算从何处追查?”

    将卿早有想法:“时雨突然不在,定有妖在捣鬼,你我此番进入妖界,找他的部下和这次争妖王之位胜算最大的妖的部下询问一番,定能有所收获。”

    九千岁歪歪头:“时雨的部下肯定不会欺瞒什么,但他的对手嘛,万一咬死说不知道那可怎么办?”

    将卿一下子望向九千岁。

    九千岁下意识收起耳朵,瞪圆眼睛道:“你要干嘛?”

    将卿道:“所以,这次就要有劳千岁了。”

    九千岁连尾巴都翘不起来,直问要自己做什么。将卿一直摇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九千岁自己静想了很久,也没想出将卿说的“有劳”是个什么意思,他是个很开朗的人,既然想不出,那就暂时不想了。转移话题道:“时雨是个什么样的?”

    将卿沉思片刻,答复道:“人如其名。”

    九千岁默默跟着念一遍“人如其名”四个字,将卿又道:“时雨心思缜密,性格不定,时而温柔如水,时而蛮横无理,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冷若冰霜。偌大妖界中,他是一个怪才,恨他的不少,簇拥他的也不少,可是无论簇拥他与否,妖界中的每只妖都不得不去敬服他,畏惧他。”

    九千岁道:“我听说过他一点点的事,据说,妖界的妖王是个极为漂亮神秘的男子,他常常身着一袭不同其他男子的桃色,不女气庸俗,反倒是妖而不艳,英英玉立。在他的眉角处,有一朵粉红欲滴的桃花,那桃花恰似他本人,温柔又多情,很容易令人爱慕。”

    将卿摇摇头,九千岁道:“怎么,我说错了?”

    将卿道:“错了。”

    九千岁道:“哪里错了。”

    “前面都不错,”将卿双眸极静:“只是最后一句,他的确温柔多情,可却不容易让人爱慕。”

    九千岁不懂。

    他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这位妖王的模样,都立即觉得美得不可方物。按理说,美人谁都喜欢,怎么将卿却说很少有人会爱慕他。

    许是看出他的疑惑,将卿解释道:“时雨虽有温柔的一面,但更多的是他与生俱来的轻狂和骄纵的一面,他很漂亮,很聪明,但他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因此你怎知在他温柔的皮囊下,究竟藏着怎样的面孔和危险,所以他的温柔没人消受得起,既然消受不起,也就无人敢去迷恋与爱慕。”

    将卿提起一事。

    他道:“人人都说,神明不知七情六欲,不懂俗世悲苦。时雨早年统领妖界时,就曾有人说他是个只会逢场作戏的假皮囊,撕开这层外表,里面就是个不知七情六欲的魔鬼。”

    提起来,时雨的来历一直让五界众人猜不透。他何时生,来自哪里,原形是什么从未有人知晓。

    千年前妖界大乱,那时正值鬼界攻打妖界,众鬼借此机会一举重创妖界。自那以后妖界元气大伤,一日不如一日。其内部分裂更甚,每一只妖都争抢着要做贵族,要当妖王。

    见众妖如此涣散,鬼界自是喜笑颜开。

    本以为妖界就此堕落下去,谁知,就在这时出现了巨大的转折!——一位只活在五界传闻中的煞星醒来了。

    据《天地录》一书记载,妖界起于极西之地,乃酒凿妖王所创。但当时酒凿妖王已年过三千岁,虽身得一身极强法力,却苦于寿之将寝。是的,妖与仙不同,仙由凡人一步步修炼而成,历经万般磨难后最终达到长生不老。妖不同,他们一出生就具有法力和极长的寿命,但寿命虽长,却终有尽头,若想不死唯有渡劫成仙。

    老妖王不甘就此被老天夺去性命,也不愿渡劫求仙,终日不理妖界之事,埋头苦寻长生之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转眼之间岁月已过三百年,已年有三千多岁的老妖王终于得到逆天长寿之法,破关出世,重回妖界。

    却不想,短短三百年内妖界早已焕然一新,大殿内更有新一任妖王坐于宝座上。

    酒凿妖王大怒,怎甘心自己一手所创的妖界落入他人之手,随即动用全身法力誓要将宝座上的妖王碎尸万段!

    谁料,见老妖王动用法力,那新妖王却把玩着自己头发,毫无反应。老妖王见此更是怒火攻心,直道此妖简直狂妄异常!

    紧接着就是催动法力,对着那新妖王就发动自己最狠的一招!

    若是寻常的妖,这招过后必定尸身分离,头手都找不到去了哪里。但令老妖王恐惧的是,那新妖王竟是毫发无损的倚在宝座上。

    老妖王何不惊惧,又故连发数招,待他累了,定睛一看,那新妖王还好好坐在那里!

    酒凿妖王吓得后退一步,惨呼道:“妖孽!”

    宝座上新妖王一听,轻笑问道:“不知酒凿徒儿近来可好?”

    短短一句问候,却唬得老妖王两眼瞪大,揉揉早已昏花的老眼,酒凿妖王惊恐万状的赶忙往通向新妖王之位的石梯爬去。

    那妖王也不阻止,见他如此慌乱倒如同看笑话一般:“酒凿徒儿好生大逆不道,仅仅几千年不见,便把为师忘却了。”

    酒凿一听这话,震的摔了一跤,直从石梯上滚下来。

    这石梯颇长颇高,可怜老妖王一把年纪好不容易爬了一半,竟生生被他一句话吓得滚了下去。待到了石梯下,以被砸的七荤八素吐出一口鲜血带着一身的伤,手脚并用的又朝新妖王爬去。

    原来,两千多年前,酒凿妖王曾有一师,此妖身居山野,素喜桃红,唤名时雨。

    这时雨说来奇怪,老妖王六百岁拜他为师,他便这般模样,后等老妖王一千多岁时因一本功法叛师杀之!时雨相貌仍旧那般模样,老妖王虽觉的奇怪,但也只当他或许是练了什么保颜的功法,亦或是早些年服下奇异药材,就不觉为奇。

    然而当时老妖王自知师父武功高深莫测,下起手来更是毫不留情,哪有半分师徒情分可言。

    时雨是死了的,老妖王亲手所杀。

    可如今这宝座坐上的人,是谁?!

    老妖王死瞪双眼,想要看出破绽。

    若是按照常理,老妖王如今三千多岁,而时雨是他的师长,就算当年遇到他时他刚至一百,可也比老妖王大上一百。

    怎么可能老妖王如今头发花白,皱纹纵横,即使一身高强的法力也难逃将死,而时雨却依旧黑发齐腰,容颜静好!

    即使他服用保颜之物,可这行动怎可能不受限制?

    更何况,老妖王根本就不知其真正年岁。

    好容易到了新妖王跟前,老妖王凑上来,眯着眼:桃红的衣裳,与几千年前一样的眉眼,以及,眼角处火红似血的红朱砂和眉角温柔多情的桃瓣。

    ——老妖王吓得双腿一软,“嘭”的跪在地上!

    “师父活人焉?”

    新妖王笑笑,无比妖娆:“为师尚可呼吸玉露花香,可闻殿外鸟鸣之音,可食天下美食,如何不是活人焉?”

    老妖王面如死灰,新妖王满屋子看了一眼,轻声道:“酒凿徒儿心有杂念,为师不死偏咒为师死。”他一顿,有些埋怨:“徒儿不孝。”

    老妖王不知如何痴呆,早已神志不清,恍惚异常,跟着痴痴道:“徒儿不孝。”

    闻言,新妖王又笑的欢喜:“既不孝,当杀之。”

    以上,为《天地录》中的记载。

    九千岁惊愕得半天都无法言语:“我的天哪,要是这样算他到底有多少岁了?真的还是假的?”

    将卿摇摇头:“不知道,总之自打千年前时雨平息了妖界的动乱,成为妖王后已经快要三千年了。至于这书里的内容,究竟是他自己加的,还是同名同姓同相貌的巧合,亦或是真有此事就不知了。”

    九千岁深深吸了好几口凉气,突然有个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