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35.仙帝有令(三)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此为防盗章  九千岁很犯难:“我还说照着自己的身材给你变, 可我两样都不算,这该怎么办呢。”

    办法总是有的。

    仙界中, 仙帝相貌英俊, 且常常被人赞叹人俊身材好,更有各种各样夸赞男儿身材好的词用在他身上, 九千岁两耳一动, 心道:妙啊!待本千岁亲自去看一眼,不管精壮还是阳刚, 不就都有了吗!

    说去就去!当日仙帝沐浴时,九千岁化作一只小小的毛团子伸长脖子一看——就和仙帝四目相对了。

    相对之时, 双双无言。

    半晌,仙帝道:“千岁, 你干嘛。”

    九千岁纯真地用视线将他身材仔细扫视一遍, 这才回话:“我好奇。”

    ……

    接下来,大事不好了。

    不知谁把这事传出去, 传出去不说居然还越传越可怕, 传到最后他就成了一只喜欢偷看别人洗澡的好色狐狸, 还男女不忌, 弄得仙界中人人自危。

    对此九千岁表示:“本千岁可是狐族的大好狐狸, 才没有好色,才没有不忌男女。”

    但偏偏没人信他。

    至于什么拐人儿子,弄乱月老的那些事更是冤枉。

    因而总结下来, 仙界众人对他的误会不是一般的深。他明明是只好狐狸的, 却偏偏因为这些误会, 让他成了众人眼中的坏狐狸。且一成为,就是几百年。

    也幸好,他是天生的乐天派,否则这要是换成是一般的人,只怕早就崩溃了。

    再说蟠桃会遇到将卿这件事,九千岁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条蛇好啊。

    好到让他有种非交他这个朋友不可的地步。

    既然一定要结交他,蟠桃会一过,九千岁便主动到丹丘仙府寻找将卿。

    这位狐神一向自来熟得很,不过是和将卿在蟠桃会上不痛不痒说了几句话,他就已把将卿当做自己的好友。这不刚和将卿告别不出两日,他就不远千里的找来了。

    丹丘仙府外,侍卫站得比松直,抬头挺胸正直伫立,十分威严。

    此处仙府高大壮丽,附近有青葱仙树,四周漂浮着朵朵祥云。安静无比,祥和幻美。突地,远处传来一阵轻悄的脚步,尽管声音真的很小,却还是打破了此地的宁静,惹得众多侍卫回头看去。

    来人出乎意料的精致漂亮。

    一袭雪白的衣裳,一张俏丽得惊人的面庞,还有,身后又大又蓬松的尾巴。白尾巴很巨大,衬托得来人很是小巧。侍卫虽从未见过他,可一看他身上惊人的灵力也知怠慢不得,不等他走过来,便主动迎上去恭恭敬敬道:“敢问这位仙尊您来此地是——”

    九千岁没纠正是神明而不是仙尊,尾巴很愉悦地上下晃了几下,眯眼笑道:“丹丘仙府的主人可在?”

    侍卫抱手行了一礼,回答道:“不巧。我家仙尊蟠桃会一过,就去了人界。”

    去了人界!

    九千岁晃动的尾巴骤然顿住,不可思议道:“什么?他去了人界?”

    侍卫不敢胡言乱语,生怕他不信,连忙道:“正是,仙尊他连仙府都没回便去了。”

    九千岁原本高高翘起的尾巴微微耷怂,春风得意的面容也稍稍失了色:“是么……”

    侍卫发觉他音色不对,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见他很失望的样子忍不住道:“您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九千岁尾巴一扫,心中暗道我还真没什么重要的事:“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顺路来看看他……既然他不在,那我便走了。”

    “那我”二字刚刚吐出,丹丘仙府内便走出一人。

    此人一袭黑衣,墨发微微束起,腰身被一根黑腰带束得结结实实,腰间还垂下一块用红线拴着的令牌。他面色俊白,袖口也是紧紧收拢一副很干练的样子。

    似是方才听到府外的动静,又或者是恰巧出来,总之他一出来众侍卫便齐齐行礼。

    九千岁先前突然看到黑色的衣裳,心中惊喜了一下,可等看清来人,又长长叹息一声,拖着尾巴准备走。

    不想他要走,出来的黑衣青年见到他却是面色一变,抛下众侍卫几步赶上来挡去他的路,极不确定地小心道:“敢问,可是岐山千岁?”

    九千岁狐疑地驻了步伐:“正是。”

    黑衣青年立即吸了一口凉气,行了一个极重的礼:“小仙见过千岁。”

    九千岁晃了晃尾巴:“不必多礼。”

    黑衣青年起身,仍旧是一副恭敬样:“小仙是将卿大人的一名心腹,叫做墨雲。我家仙尊走时,交代了我一件事。他说您可能会到丹丘仙府,如果您来了,就让我将这封书信交予您。”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九千岁接过,见信封完整丝毫没有被人撕毁的痕迹,一时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

    好奇是因为想知道将卿这样一个人,会留怎样的信给他。紧张是因为,他很怕这封信和别人留给他的是一样的内容。

    拿着信顿了几息,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拆开。

    信的内容不多,只有一行字——人界有事,此次一去最迟三年。将卿,留。

    明明只是白纸黑字的一行字,却让九千岁看了又看,瞧了又瞧。闭了眼再睁开,睁开了再闭上眼。如此往返无数次,他漆黑的眼中如点了一团火焰般,瞬间明亮了起来,一扫方才的失落,光荣焕发地朝天大笑道:“将卿这个朋友,本千岁交定了!不就是三年吗?他既然肯留下书信,本千岁等他三年又如何?!”

    不要说只是三年。就凭这封信,哪怕是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三万年!他都等得。

    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回应他的人。

    可惜,等人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九千岁是神明。对于神明而言,三年的时光连弹指云烟都算不上。可不知为什么,自打看了将卿留下的那一行字,九千岁刚回洞府就觉得自己是度日如年。仿佛明明曾经过得很快的日子,瞬间变得无比缓慢,每一刻与之前相比都是无限的延长延长再延长。

    延长到让人发疯。

    等将卿的第一月。九千岁带着洞府中的狐狸把别有洞天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并对众狐道:“很快就有人进来做客了!”他四处奔走寻来最好的仙果美酒,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东西全全摆放出来,只想给将卿最好的。

    众仙都不知九千岁突然又发什么疯,每日数着日起日落,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却比谁都忙。

    等将卿的第二月,九千岁整夜整夜坐在万丈星辰之下,仰望着无数的星星一颗一颗的数着。他想的很简单,既然自己很无聊,那不如来数星星,也许等他数完了所有的星星,三年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可是……星星怎么也数不清数量,今夜数了,一到白天就消失不见。非要到晚上,才能继续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