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30.情动(四)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许久之后。

    “再往左边一点, 嗯……再向左边一点。对对对,就是这里,稍微用点力很舒服的!”

    浴桶内, 九千岁乖乖地坐着, 裸露出的双肩被水蒸得微红, 在他身后将卿脱去外衣, 卷起袖子任劳任怨地帮他洗澡。

    大概狐狸的天性总是极具挑逗的,将卿帮他洗着满头泡沫时,浴桶里的小狐狸幽幽抬起一只手, 伸到他的眼前:“看!这是我的手!”

    将卿双手轻轻在泡沫中握住他的耳朵,看了一眼, 道:“嗯。”

    小狐狸又把一条腿高高搭到浴桶边,拍一拍:“瞧,这是我的腿!”

    将卿手上的动作一滞:“嗯……”

    小狐狸低头看一看自己,一把拉起自己泡在水里的大尾巴给将卿介绍:“呐!这是我的尾巴!”

    将卿瞧着那湿哒哒的尾巴沉默很久。

    九千岁很热情, 逮着尾巴摇一摇,对它道:“来,跟天天问个好。”

    将卿面色很复杂:“……”

    尾巴只是他身上的一部分, 又哪里说得出话?可九千岁醉了, 他就觉得自己的尾巴会说话, 使劲摇了一阵后,他把尾巴凑在耳朵边听了一阵, 半响后对将卿道:“它太害羞了。”

    说完, 扯着尾巴靠近将卿:“要不, 你跟它问好吧。”

    将卿满手泡沫地望了那条尾巴很久,最终才慢慢道:“……你好。”

    九千岁心满意足把尾巴放回去了。

    放回尾巴,他难得老实一会。将卿帮他把头洗好,舀了些热水开始冲洗,九千岁吐着不小心吃到的水,边吐边道:“我要洗好了,天天你快点脱了进来吧。”

    说完想想又补充道:“我给你搓澡啊。”

    这个问题将卿方才已和他沟通了无数次,本以为先找个借口帮他洗,洗完了酒劲达到最高的顶点怎么也该倒了。哪知这只狐狸的记忆和精力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

    见他不动,九千岁回头道:“快点进来啊,我帮你搓澡。”

    事态现在很严重,因为将卿实在想不出还能怎样拒绝。从前仙帝曾说,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不要试图跟醉酒的人讲道理。

    将卿无奈,头疼地长叹一声,还是放弃挣扎老实脱衣。

    不过但愿今天的一切,这只狐狸明天千万不要记得。

    他脱了衣裳,抬脚跨入浴桶中。九千岁从另一头跑过来,在他还没坐下时,一把拉住他结实小腹下的寝裤欲往下拽。将卿手疾眼快一把按住那只小手,另一只手提起被拽下一点的裤子低声道:“不可以。”

    九千岁的手还扯着他的裤子,眨眼道:“你不脱吗?”

    将卿音色还算平稳,更加小心地护好裤子:“不脱。”

    九千岁看起来很困扰,他很想不通:“可你看了我的。”

    将卿想也不想,立即反驳:“我没有。”

    九千岁很坚持:“就是看了。”

    将卿道:“没有。”

    此语一出,小狐狸生气了,收回揪着他裤头的手在水中气鼓鼓地道:“不公平,我对你坦诚相待,你居然不跟我坦诚相待。”

    将卿道:“公平。因为你想,我不曾看你,你如果看了我,岂不是对我不公平。”

    九千岁觉得有点道理:“那你,可以看回来啊。”

    将卿闷了片刻,默默坐到浴桶中:“罢了,不用那么麻烦。开始吧。”

    他闷闷坐在水里,九千岁注意立即转移,拿起将卿方才给他洗澡的皂角往他身上胡乱抹了抹。

    将卿肤色不如九千岁白暂,身材与其相比也更显阳刚。

    九千岁不知在想什么,给他乱擦着皂角,擦着擦着突然笑了一声。

    将卿心中莫名一颤,正准备抬头看面前的狐狸。

    他怀中骤然一重。

    “……”

    将卿还有大半的发未湿,坐在浴桶中抱着一丝不|挂,一动不动的九千岁望天一会,重重发出一声叹息。

    倒的,太是时候了。

    只不过倒的位置,太不对了。

    一夜无眠。

    九千岁第二日醒时,下意识地抬手往身边一摸,空的。

    这些日子将卿几乎和他同睡一个屋,同盖一床被,虽然他醒的几乎都比他早得多,但为了不影响到他,将卿从不在他睡着时下床,通常都是看他醒了才慢慢起来穿衣裳。

    哪知今日……九千岁一下坐起来,才发现白色的床帐外,有一抹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正正坐在桌边,仿佛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地伫立着。

    将卿这是怎么了?他心中疑惑,悄悄地掀开一道缝看过去。好家伙,原来在思考人生……不,蛇生呢。

    床帐外,屋里已经有些麻麻亮,将卿开着一扇窗户静静坐在桌边,翘首望着一节树枝愣愣出神。平日的他是冷漠的,是温柔的,也是寡言的,可现在这如“小媳妇”般愣愣出神的将卿,九千岁还真没见过。

    为什么说他像“小媳妇”,九千岁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把这三个字套在他身上了,可他这样坐着,又是那种神情,怎么看都是一副被恶棍欺负了的“良家少女”,看上去莫名的有些小可怜……

    九千岁猜不出他的心思,在他眼中,将卿这条蛇一直都是特别的存在。怎么说呢,别的蛇要么妖孽祸水,要么乖巧怕人,要么凶恶难惹……像他这样沉默寡言的不是没有,可人家都是表面冷,内心也冷,但将卿不一样,他外表虽冷,但内心却温柔得不像话,暗戳戳想的东西更是不少。

    几番思量之下,天渐渐亮起来,当晨光缓缓将屋内照亮的那一瞬,将卿突然回过头。

    九千岁被他逮个正着,尴尬地笑了一下:“啊,你起得真早,我,我才刚醒呢……”话未说完,看清将卿的神情,他心中咯噔一声:坏了!他这种表情,莫非是昨日我醉了,对他做了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震惊片刻,他舔舔嘴唇,把床帐大大掀开一半,很小心很小心地问道:“那个,昨天我醉了之后……”

    将卿愈发沉默,神情也微有改变。

    看着他的变化,九千岁觉得这事儿怕是十有**。

    要不然好端端的将卿怎么就这样了?

    在心中狠狠补脑一番神明强迫可怜小蛇的场面,九千岁立即在床上直起身子,用手重重拍了拍胸口,严肃道:“抱歉,我没想过人界的酒那么烈,也没想过我醉了之后,会做出这样的事,总之,我会负责的,你要相信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