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29.情动(三)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将卿很好奇:“他做什么了?”

    九千岁哪怕醉了,也依旧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 把所有的窗户和门都打开了。门和窗户一开, 无数的小飞虫又都进来,看着那些小虫, 他对我说,看, 有虫了, 你打吧。”

    众人道:“后来呢?”

    九千岁哭丧着脸:“我在他的目光里打了一晚上的虫, 第二天看到小拍子都觉得手酸很后怕的扔掉了。”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

    将卿看他还要喝, 忙将杯子夺了过来。九千岁看着他, 嘟嘟囔囔很委屈:“干嘛,人家现在很难过,还不许人喝酒了?”

    将卿道:“不许喝了。走,我们回家。”

    九千岁平日很听话, 现在不知是不是喝醉的缘故, 一改往日的样子, 很倔强地抱起双手仰头道:“我才没有醉!”

    将卿戳穿他:“为何你的脸红红的。”

    九千岁道:“你懂啥, 我这叫自然红。”

    将卿又道:“那又为何,你说话时是大着舌头。”

    九千岁不看他:“我这叫有个性, 我就是, 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他们身边的人越聚越多,将卿怕他醉酒乱说, 拉起他道:“好吧, 既然如此我们去看花灯吧。”

    听要去看花灯, 九千岁抬脚就往外走:“好,去看花灯。”

    将卿牢牢牵着他,把他一边引到一家客栈中,一边淡定道:“走我们上楼看花灯。”

    九千岁毫不怀疑,等他付完钱乖乖跟着。将卿跟着一个小二哥去到房间,低声和小二交代几句,关上了门。

    九千岁站在房里左右看了看:“哪有花灯。”生怕自己错过,他原地转了好几圈,依然很懵懂:“哪有花灯?”

    将卿道:“我们来晚了,花灯没有了。”

    九千岁道:“那怎么办呢?”

    将卿道:“来都来了,我也付了银子,就暂时住一晚吧。”

    九千岁想了想,也不知他究竟想明白了没。小鸡啄米般点点头:“好吧,那我要洗澡。”

    将卿反问:“你要洗澡?”

    九千岁语气很肯定:“对,我要洗澡,现在就要洗!”

    说着,毛手毛脚地解开腰带随手扔在一边。

    将卿无奈,只好开门出去提热水。

    等他提水上来,一开门发现某只狐狸把衣裳脱了一地,自己仰着头动着耳朵坐在大浴桶中只露出一小张雪白的脸,往外望。

    看着那一小张脸,将卿的心狠狠一跳,下意识地想要关门出去。

    外面提着水跟着来的小二哥“嘿咻嘿咻”地上楼,一看将卿站在门口提着水想要出来的样子,憨厚地露齿笑道:“哎呀公子你咋不进去呢?”

    将卿一听这声音,毫不犹豫“砰”地一声关上门,将一脸懵呆的小二哥关在门外。

    小二哥把提着的水放在楼梯口,还没开口,将卿又开门了。他把门开的很小很小,只露出小半张脸,面无表情地对小二哥道:“多谢了,水就放在这,我会过来提。”

    小二哥歪着头才能勉强看清他的小半张脸:“可是公子啊,洗澡用的水要提好几趟,让我来帮忙吧,您好歹也是客官,我咋好让你一个人做呢,要不然掌柜的看到了,还以为我偷懒哩。”

    将卿门关的更小了:“不用,他说你我会解释。”

    小二哥道:“好吧。”莫名其妙走了几步,他又撤回来,很疑惑地看着将卿开得只剩一条缝的门,耿直道:“公子,我咋觉得你有啥不想让我看到呢。”

    将卿沉默了好久,才勉强道:“没有。”

    小二哥狐疑:“真的没有?”

    将卿道:“没有。”

    虽然还是不信,但小二哥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他一走,将卿把门用力一关,关好后背对着某只坐在浴桶里的狐狸冷静了一会。他像是还不放心什么,从内部将门锁死,这才转过来。

    桶里的狐狸还在抬头看他。

    将卿与他对视一阵,闭目深深吸一口气这才认命地提着水浑身僵硬地走过去。

    做足了心里准备,往桶里一看,心情顿时点复杂。

    说不出到底是欣喜还是失望。

    九千岁穿着呢。

    虽然只是一点,但终究还是穿着的。

    他穿着,将卿也不再不好意思。对他道:“我要倒水了,你出来。”

    九千岁依言从桶里爬了出来。

    这一桶是冷水,将卿又把外面的热水提进来一起倒入,这才交代道:“乖乖在这等我,我下去提水很快上来。”

    小狐狸点点头。

    等他再次提着两桶水上来一看,九千岁又坐到桶里去了,依旧抬着头露出尖圆的耳朵和小脸看着他。

    将卿两手都提着水,只能用脚关上门。再次对他道:“你先出来,我要加水了。”

    九千岁还是很乖,桶里一阵水声,他拖着湿哒哒的白色尾巴艰难地抬脚爬出来。

    这家客栈的浴桶很大,大到足以让将卿一起坐进去也没问题。

    九千岁快要爬出来,这次将卿一抬眼,一口血差喷吐出来!

    这只狐狸…这只狐狸明明在他方才出门时还穿着衣裳,怎么这会等他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白花花的……

    将卿手里的水都差点拿不住,一把放桶下红着脸转过去。平生第一次结巴了:“你,你……你还是,还是进去吧。”

    九千岁一只脚都碰到地了,听他这样一说,回头望了一眼,又莫名其妙地爬进去。

    将卿很不明白他的衣裳怎么一下就没了,心跳得砰砰作响,面红耳赤地问道:“你的,你的衣裳呢。”

    桶里的狐狸理直气壮:“脱了。”

    将卿道:“怎么就脱了。”

    九千岁乖乖坐着,大尾巴一下一下地打着水花,狐疑道:“你洗澡不脱衣裳啊。”

    将卿无话可说。

    似是水不怎么热了,九千岁坐在桶里嚷嚷道:“不热了,快点倒水来呀,等水来了,我们一起洗呀!”

    将卿脸上的红一点点爬上他雪白的耳垂:“不必了。等你洗完,我再洗。”

    九千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了,用脚狠狠踹了一脚浴桶,甩了一些水花过去:“那怎么行!你明明发过誓的!”

    他气得都快要跳起来:“你明明说,今后咱们有糖葫芦一起吃,有山洞一起睡,有洗澡的浴桶一起挤的!现在就有洗澡的浴桶,你居然不过来跟我一起挤!”

    他大声控诉:“我要向仙帝告你!你这条蛇言而无信,说好的一起挤,你居然不挤了!”

    九千岁越说越生气,毫无预兆地一下从浴桶中站起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