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这只狐狸有点傻 16.零箬山(一)

时间:2018-05-30作者:噩霸

    郁唯走后,屋外便立即下起大雪。

    将卿掀开木窗眺望着外面的冰雪,似在深思着什么。

    九千岁盘腿坐在床上半笼着袖子歪头看他,他看将卿眉宇有些凝重,又见他轻轻抿着唇不由道:“你在想什么?”

    将卿微微偏头,似是在犹豫该不该和他说。他这幅样子,九千岁更加好奇,将尾巴盘到脚边尖部一起一落,心中暗想:将卿这个人一向冷静得可怕,仿佛什么事也不会让他惊讶,可现在他却这幅样子,总不可能开个窗看个雪就能露出这样的表情。除非……是郁唯的那桩事,他有什么别的看法,亦或是知道点什么……

    如此想一想,再看一看他的神情,九千岁愈发觉得自己猜对了。

    当下一拍脑袋,立起双耳:“郁唯的事你知道点什么对不对!”

    这语气别提有多激动,几乎已经算不上疑问而是肯定了。

    将卿看他一眼,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

    九千岁几乎快要急死了,一下跳到地上追问道:“到底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

    将卿道:“我曾经知道一件事,现在郁唯不论是性格还是遇到那位鬼仙都和那件事吻合了大半。但因为我并不是当事人,对这桩事也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不敢轻易下结论。”

    九千岁光着脚奔过去:“什么样的事?可否与仙界有牵连,你方便说吗?”

    将卿所属仙界,九千岁就是再不懂事也在仙界呆了那么久,知道仙界有些事所属公务,别人是不能轻易知道的,故而有此一问。

    只是话虽如此问,他倒是希望将卿能说与仙界没有牵连,这样就能如实相告,好让他不继续好奇下去。

    哪知,很不如他的意。将卿道:“不巧,此事确实与仙界有牵连。”

    话已至此,九千岁不好继续问下去,将卿不会说谎,此事既与仙界有牵连,那无论如何也不好再告诉别人。

    失望地微微垂了耳朵,九千岁道:“那好吧,上有仙帝你确实不好告诉我。”

    将卿张张嘴,刚到嘴边的话想一想还是改了口:“千岁觉得这位菱娘是好是坏。”

    九千岁又竖起了耳朵:“是好是坏不清楚,只是我想她既已走到这一步,应该不会做傻事。”

    对一步成仙,错一步为鬼,这确实是个该好好斟酌的问题。

    将卿似是很赞成,九千岁又道:“我猜,她明天一定会再来的。”

    将卿道:“你怎么知道?”

    九千岁道:“凭感觉,反正我觉得她一定会来就是了!”

    一语末了,九千岁望向将卿:“夜深了,要不要今夜就在我这边睡了?”将卿不语,他接着道:“你上次给我讲的那个狐狸和道士的故事还没说完。”

    果然,这只狐狸是抱有目的的。

    将卿斜看他一眼,算是屈服了:“好吧,坐回床上去。我熄了灯就继续讲。”

    九千岁连忙钻进被窝中躺好。半晌,他身旁一重,将卿熄了灯合衣躺过来:“把尾巴缩进被子中,手脚不要露出来。”

    九千岁乖乖照办,将卿沉稳清洌的声音在黑暗中不紧不慢地响起:“那只小狐狸是修炼了千年的九尾狐,如今被人暗算露出真身,因而遇上这位道长他原以为自己必然死定了,哪知道长心善不仅不曾杀他,反而留他在自己身边为他疗伤……”

    …………

    次日清晨,天气难得的好。

    将卿和九千岁并肩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是赫然一跳:“邑天兄!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将卿眼下一片乌青,声音沙哑:“无事。”

    大家都是抱以怀疑的神色,钱子书最为热心,将卿充耳不闻一样不说,他便机灵地转向带着小帽的九千岁,并热情地拉着他的双手:“岁岁!你说,你哥昨晚干嘛去了?”

    九千岁藏在小帽中的耳朵一立,有些飘飘然:岁岁???我有小名了!

    飘飘然一阵,他也反手握住钱子书的手:“我哥昨晚没干嘛,就是给我讲了一晚上的故事。”

    众人默。

    沉默了好半晌,钱子书干咳一声:“邑天兄,真是看不出来。”

    将卿:“……”

    钱子书道:“不过——”在座齐刷刷冲冲将卿伸出大拇指,个个神色严谨斩钉截铁:“可以的,继续保持。”

    将卿:“……”

    天知道,这只狐狸居然会那么磨人。听完狐狸和道士的故事,半吵半拼地还要叫将卿再说一个,不仅要说,还要求绘声绘色,带有感情地把人物说话时的情绪也一并表达出来。为了早点哄他睡着,将卿不仅妥协,还倾尽全力地各种努力,结果每当他看着这只狐狸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一闭嘴,这只狐狸就很神奇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问他:“为什么不继续说了?”

    如此往返,将卿这一夜可谓是成仙以后最糟糕的一夜。

    偏偏这样的话,还不能对人抱怨。

    不过经过这一次,他也算学到了:睡前故事一定要短,且说完一个不管九千岁再怎么吵也绝对不能说第二个。

    最正确的方式是,说完一个小故事,立马蒙头睡!

    人都齐了,大伙打算出门吃早饭,九千岁今日心情无比好,冲在最前欢快地道:“小狐狸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窜到东来窜到西,调皮捣蛋真可爱。”

    众人:“……”

    将卿:“……”

    郁唯:“……”

    发现大家都默默看着自己,将卿噎了一下,漠然道:“……不关我的事,故事开头就是这样说的。”

    郁唯放低声音,很小心很小心地问他:“将卿大人,您到底给千岁讲了什么故事?”

    将卿一本正经:“当下人界比较流行的故事,狐狸和道士。”

    郁唯面色有些复杂,声量压得更小:“您没有将这个故事看完?”

    将卿道:“不曾,只看了开头。昨夜和他讲的,大多都是我自己编的。”末了,面色一变:“怎么,这个故事有问题?”

    郁唯双颊有些红,似是很难以切齿:“当初不慎误去茶楼听了这个故事……总之,总之后面有些……您懂的。”

    将卿:“…………”

    郁唯很腼腆地建议:“您今后给千岁讲故事,还是先看一下比较好。”

    将卿:“这是自然。”

    再说,九千岁首先来到客栈外,举头一看便看到一位红衣裳的美艳女子。

    她默默站在皑皑冰雪中,无视四周所有的目光直到郁唯出来的那一刻,她才骤然一笑。

    菱娘很美,既妖艳又有女子少有的绝烈和英武。

    她很适合绯艳惊人的红色,恰如一朵盛放地狱的彼岸花,诱人且危险。

    看见她九千岁立即收起方才的愉悦,变得警惕万分。至于他身后的众人,则都是心头一颤,仿佛有一块沉重的巨石狠狠压下。

    首先走来的还是菱娘,她似昨日初见一般毫无异常,亲昵地邀约众人道:“昨日我们虽去了寄阳城的很多地方,但此处风景最好的零箬山我们还没去过呢。此时正是冬季,零箬山上白雪皑皑梅花簇簇,各位公子可愿陪我一同前去?”

    钱子书等人都不说话,零箬山上顾然美,可如今大雪降临那处地方早已是寸步难行,菱娘此时却建议说要去那处,有何居心也算是完全显露了。

    菱娘不知是没发现众人都不愿说话,还是即便发现了也丝毫不在意:“莫非诸位以为我要加害你们不成?我只是一介小小女子,诸位皆是男子难道还怕了我?”

    这句话实属让在场之人无话可说。

    憋了半响,钱子书道:“那你又是为何要去零箬山?”

    菱娘嫣然一笑:“不为什么,只是因为那里的山景真的很美罢了。我想,让大家都去亲眼看一看如画风景。”

    钱子书道:“果真如此?”

    菱娘道:“不然如何?”

    因为她骗了他们,也因为她很可能要对郁唯不利,哪怕她再如何漂亮钱子书也只觉她一言一行都带有别样的意思,总是下意识地想防备她:“你……”

    话未说完,将卿抬手打断:“姑娘哪里人。”

    菱娘道:“忆城人士。”

    将卿道:“忆城离此处相距千里。”

    菱娘道:“公子难道不知,一个人若真想办成一件事,不要说仅仅千里的路,哪怕是吃遍世间所有的苦也不值得一提吗。”

    将卿沉吟片刻:“如此,那我们便愿意与姑娘一同见识一下零箬山的如画风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