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05章 去找乔治笙

时间:2017-11-01作者:鱼不语

    宋喜沉思良久,才拨通了潘厚循的dian hua号码,dian hua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她主动道:“副院长,我是宋喜。”

    潘厚循马上应声:“是小宋啊。”

    宋喜说:“刚看到您的未接dian hua,不好意思现在才回您,之前下夜班太累,回家就直接睡了。”

    潘厚循意料之中的态度和善,没有韩春萌跟丁慧琴那么焦急,他甚至还抽空关心了一下宋喜调夜班之后适不适应,宋喜跟他打着官腔,聊着聊着,潘厚循就主动把话题扯到白天的事件上。

    宋喜听他拐弯抹角的说了半天,待他说完,她平静的回道:“副院长,不瞒您说,我不会跟姜嘉伊道歉的。”

    潘厚循自然没料到宋喜态度这么坚决,明显的顿了一下,他随后道:“小宋,年轻人都有些脾气,这些我们都能理解,但你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是要以大局为重,但我也不能为了大局牺牲自尊,让我跟她道歉,不可能的。”

    宋喜不是那种磨磨蹭蹭的人,说一就一,说二就二,免得对方还误以为这事儿有回旋的余地。

    看她斩钉截铁,潘厚循着实难住了,沉默片刻,他开口说道:“小宋,说句心里话,你也是为咱们医院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无论院长还是我,都觉得你是咱们院不可多得的人才,如非必要,我们也不会来麻烦你其实这事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你要是实在不愿意跟卫生局局长的mi shu道歉,你可以跟海威的乔总知会一声,只要他开一回口,我想卫生局那边绝对不会再难为人的。”

    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正如此时此刻,宋喜做梦都没想到,潘厚循会这么直白的叫她去找乔治笙。

    一瞬间,宋喜懵了,她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听错,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可笑。

    可笑到让人发燥。

    拿着shou ji,宋喜面无表情的说道:“副院长,同样的话我跟院长也说过,我跟乔治笙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关系,我不是他的谁,他也没义务帮我什么。”

    许是宋喜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意,潘厚循也察觉自己失言,就算是真的,宋喜又怎会轻易承认?

    他赶忙改口说:“你误会了小宋,我没有什么其他想法,我就是觉着,你跟乔总是朋友,朋友之间说句话,应该不难。”

    宋喜冷着脸回道:“我们不是朋友。”

    什么是朋友?

    朋友是韩春萌,是顾东旭,他们从来不会对她冷嘲热讽,从来不会把刀尖对着她,一不留神就被戳个满心窟窿。

    宋喜终是被人触到了最敏感的一根神经,如今她看似冷静,实则整个人都如炸了毛的猫。

    潘厚循不止一次亲眼见到宋喜跟乔治笙在一起,虽然乔治笙对宋喜可他的的确确拿出了几千万,就算乔家再有钱,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每次宋喜去办跟海威沾边的事儿,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马到功成。

    所以潘厚循想当然的觉着他们是那种关系,可眼下宋喜的态度,不像是装的,倒像是真的急于撇清。

    一时间潘厚循也很茫然,既怕得罪了宋喜,间接得罪乔治笙,又怕办不好这事儿,回去没办法跟院长交差,两头为难。

    不过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潘厚循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专业实力一定是有,但情商和智商也不可小觑,他竟能在短短几秒钟时间里,话锋一转,如下说道:“小宋,如果我刚才一时情急说错什么话,让你觉得心里不舒服,那我向你道歉,我只是心里着急,卫生局那边难为医院不要紧,甚至难为院长也不要紧,可他们现在是卡你们心外的新项目。”

    “你们多少医生在那个项目上tou zhu心血,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关键新项目启动之后,有多少人会受益?能帮助到多少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为一些欲加之罪,导致新项目临时被卡,我想最难过的除了病人之外,就是我们当医生的了。”

    潘厚循ben ke不应该读心脑血管,应该是读心理的,不然他怎么这么会拿捏一个人的心理?

    宋喜是什么人?她嘴硬心软,如果别人跟她硬碰硬,那她就是鸡蛋,她也要撞出个响来,可如果对方来软的,戳她心窝子,那她一定受不了。

    是啊,因为她的个人原因,连累一整个项目被卡,她又情何以堪?

    两人都拿着shou ji,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良久,终是宋喜这边开了口,她轻声说:“是我不对,我做事儿之前没有考虑周到。”

    潘厚循听她明显语气变软,赶紧说:“不怪你,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数,要怪只能怪医院归卫生局管,我们的三寸被人捏着,没办法。”

    宋喜垂着视线,轻声道:“给我点儿时间,我来想办法。”

    潘厚循说:“好,你也别太着急了,有什么需要院里支持的,随时说。”

    宋喜应声,潘厚循又嘱咐了一番,最后挂断dian hua,宋喜呆呆的坐在床边,床头灯将她白皙的面孔照的发黄,像是上了一层蜜色的糖浆。

    宋喜一眨不眨的望着某一处,不知道是眼睛太久没眨,还是心里太委屈,眼看着她眼眶变得湿润,放在床边的手一寸寸的紧握成拳。

    她又想宋元青了,是不是没有爸爸在,孩子就会容易受欺负一些?

    抬手抹掉脸上眼泪,宋喜的视线马上又模糊了,潘厚循叫她去找乔治笙帮忙的那一瞬间,她第一反应就是,潘厚循欺负她没有老爸撑腰,可乔治笙又如何称得上朋友二字?

    她几乎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为什么难过,因为宋元青?还是乔治笙?

    也许都有。

    宋喜一时难过,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几滴,不过很快,她便直起腰板,深呼吸,强迫自己把眼泪憋回去。

    晚上还要上班,她不能哭。

    不知何时开始,宋喜习惯了将所有的委屈都压在心底,除非是实在忍不住,她会躲起来哭一会儿,可只是一会儿,她就连长久放纵的机会都没有。

    人生,越是难走,越要克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