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201章 他不哄,她不留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这话恰好听进了乔治笙的耳中,别给好脸,别说好话,让她在你身边待,她都不乐意,这不就是说宋喜呢嘛。

    不着痕迹的抬头瞥了眼常景乐方向,若不是跟他认识太久,乔治笙真要恍惚,丫是不是会算卦?

    这回宋喜是真急了,一副要跟他死磕到底的模样,乔治笙心中本能的想到,要想哄好她简直太容易,从宋元青下手,一来一个准儿等等,他想什么呢?

    乔治笙忽然回过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在想怎么哄好宋喜。

    哈,他差点儿给自己一个嘲讽的表情,他凭什么哄她,她又有什么值得他哄的?

    他一定是被她气疯了,脑子不正常。

    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宋喜,乔治笙起身,跟元宝换了座位,一贯话少又没表情的开始打牌。

    瞧见他唇上明显的伤痕,常景乐还是觉得搞笑,时不时的调侃一句。

    乔治笙也不搭理他,忽然推了牌,众人一看,嚯,好大的一副牌,还是常景乐给点的炮。

    常景乐眼睛一瞥,嘴里念叨:“怎么回事儿,你带火来的?”

    乔治笙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你可以不给钱。”

    常景乐面上一喜,“这么好?”

    乔治笙道:“把你舌头留下。”

    其余几人坐山观虎斗狐狸,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常景乐悻悻的往外掏钱,“一看就是心里窝着火,谁惹你,你找谁去啊,别拿自己人开宰嘛。”

    乔治笙淡淡道:“是你叫我来的。”

    常景乐叫乔治笙来,是想宰他的,谁料隔了一夜,乔治笙忽然手气变好,连着胡了好几把大牌,就连阮博衍都忍不住打趣,“哎,老话果然说得好,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常景乐嬉皮笑脸的道:“那我情愿赌场失意,钱算什么,心里暖和才最重要。”

    说罢,他故意揶揄乔治笙,“不像某些人啊,心里一定拔凉拔凉的。”

    乔治笙垂着长长的睫毛看牌,忽然叫道:“元宝。”

    元宝坐在一旁沙发上打游戏,闻言,抬眼看来,乔治笙说:“把刀递给我。”

    桌上除了常景乐之外,阮博衍跟佟昊都乐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拔舌头了嘛。

    最可乐的是,元宝还一本正经的应道:“这水果刀不快,我去后厨拿把快刀。”

    常景乐不敢冲乔治笙使劲儿,侧头看着元宝道:“欸你很不地道啊。”

    元宝意味深长的说:“谁让我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了?”

    常景乐马上道:“这话是阮阮说的。”

    阮博衍对元宝说:“去拿刀,拿杀鸡的,割他的舌头用不着宰牛的刀。”

    几人你来我往,看似心思全都在桌面上,可乔治笙却又走了神儿,他在想宋喜此刻在干嘛,回家了吗?还是去医院了?

    才想了几秒钟,乔治笙马上强迫自己不要想她,他的时间很宝贵,没理由浪费在外人身上。

    而此刻,外人确实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宋喜离开乔家之后,气得走出五条街,内心才逐渐平静,她很委屈,但她绝对不会在陌生ren mian前掉眼泪,想偷偷躲起来伤心一会儿,发现除了翠城山,如今也没有哪里是她的容身之所。

    越想越觉着悲剧,宋喜干脆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既然没有地方让她流眼泪,她索性省了,而且她又习惯性的自己在心里劝自己。

    为什么要委屈?为什么要生气?她不是早就知道乔治笙是什么人吗?是因为对他有所期待?还是自己想太多,理所应得觉着他就应该跟她好好说话?

    说白了,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只要她摆正心态,就没什么好伤心难过的。

    思及此处,宋喜好像把自己给劝通了,心里那股酸到发疼的感觉,也暂时压制下去。

    来到医院,同事看见她都很诧异,问她今天休息怎么突然又来了,宋喜的回答既真诚又可怜,“在家也没什么事儿干。”

    跟几个同事打了声招呼,宋喜去到副主任办公室找丁慧琴,丁慧琴看见她同样意外,“怎么过来了?”

    宋喜微笑着说:“在家闲着没事儿干。”

    丁慧琴无奈笑道:“你干脆长在医院算了。”

    宋喜顺势道:“正想跟您商量一下,我想值夜。”

    丁慧琴眸子微挑,“为什么突然想值夜?”

    宋喜说:“之前您说我白天手术上的多,大家都轮班值夜,就我跟几个年长的医生没排,虽然大家明面上没说什么,估计私下里也不怎么高兴。”

    丁慧琴道:“没什么不高兴的,你一天上几台手术,他们一天上几台?江主任说得好,物尽其用,把你放在值夜上,那是浪费资源,我要是真这么做,江主任回头一准骂我脑西搭牢了。”

    宋喜忍俊不禁,轻笑着道:“我去跟江主任说,您放心,不会连累您。”

    丁慧琴斩钉截铁的摇摇头,“我不同意,你白天本来就够累的,突然值夜,生物钟都打乱了,你还没结婚,对身体不好。”

    宋喜看丁慧琴的样子,要是不出绝招,她是不可能点头答应了。

    想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丁主任,实话跟您说,我是想抽空写写论文,白天实在是太忙了,一点儿空都抽不出来。”

    丁慧琴闻言,果然换了副神情,认真思索道:“是啊,你要定职称还差几篇像样的论文,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宋喜顺势说:“您就给我开个绿灯,让我值段夜班,等我把论文写出来,您再把调成白班。”

    丁慧琴有些犹豫的道:“你还有假期没休完,要不我给你放一段假,你回去好好琢磨?咱们医院夜班也不轻松,你别熬坏了身体。”

    宋喜马上回道:“我就在医院写论文才有氛围,拜托拜托。”

    她都拱手相求了,丁慧琴也拿她没有办法,一边拿出医生的值夜轮班表,一边说道:“我让你值夜,可是抱着你论文必须写好的前提去的,今年是你来协和的整八年,奔第九个年头,你对医院有重大贡献,医院要破格升你也不是问题,你努努力,争取今年就把职称拿下来。”

    宋喜应得好好的,待出了办公室,这才卸下脸上mian ju。

    其实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积极努力,只不过是不愿回家面对乔治笙,又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想来想去,医院是她最后的容身之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