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9章 弃如垃圾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宋喜面对门口方向,余光瞥见门外两条人影走近,她使劲儿抽着手臂,起初乔治笙不松手,直到听见脚步声,他松开她,紧接着,任丽娜从门外走进来,保姆紧随其后。

    看向宋喜,任丽娜出声道:“怎么弄的?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看来以前真是养尊处优惯了。”

    宋喜垂下睫毛,保姆上前道:“宋xiao jie,我拿了创可贴。”

    宋喜轻声回道:“我自己带了药。”说罢,径自迈步往外走。

    任丽娜眉头一蹙,望着宋喜离开的背影说:“脾气还挺倔,说不得。”

    乔治笙忽然觉着一口难忍的邪火涌上心头,他早就知道宋喜不愿意来这边,每次过来,恨不能一粒米都不带走,如今就算是手指流血,都不肯用乔家的一块儿创可贴。

    似是烦极了,他沉声说道:“你要她那么听话干什么?你没把她当儿媳妇,她也没把你当妈,自己找气生。”

    说罢,阴沉着一张俊美面孔,跨步往外走。

    厨房里只剩下欲言又止的任丽娜,以及面色尴尬的保姆,乔治笙出来之后直奔客厅,他要找宋喜,急着找她,他也不知道找到她具体要干嘛,只是心头的这口气咽不下。

    宋喜蹲在客厅茶几旁,乔治笙从她身后走来,带着愠怒的声音问道:“你跟谁耍脾气?”

    宋喜不语,像是没听到,兀自低头从包里翻出碘酒,棉签,消炎药,还有她临时起意买的一盒创可贴,原本这些都是给乔治笙准备的,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

    乔治笙正在气头上,完全没看出这套设备有多眼熟,他满脑子都只是她竟然敢给他脸色看,他应该有千百种办法能叫她难堪,可眼下,好像难堪的人是他自己,因为他没办法对她说出太伤人的话。

    任丽娜从厨房走过来,见乔治笙双手插兜站在客厅某处,宋喜蹲在茶几旁自己上药包扎,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她开口说道:“受伤就歇着吧,剩下的菜让别人做。”

    宋喜包好手指,出声回道:“我没事儿了。”

    乔治笙忽然冷声说道:“让她把疙瘩汤做完就走。”

    任丽娜瞥了眼乔治笙,只见他面色阴沉冷淡。

    宋喜没有任何异议,将所有药品装进袋子,放回包里,然后扶着茶几起身,一言不发的回了厨房。

    乔治笙对宋喜这么不给面子,任丽娜都觉得看不下去,想说点儿什么,可这头是她起的,她也觉着尴尬。

    别说宋喜了,当妈的都以为乔治笙做事儿太绝,可只有乔治笙自己心里清楚,宋喜不喜欢待在乔家,让她早点儿离开,是对她好。

    当然他不愿意承认内心中的真实想法,只告诉自己,眼不见心不烦。

    宋喜折回厨房,做了个疙瘩汤,做完之后都没去客厅打声招呼,直接从大门走了。

    乔治笙跟任丽娜是在保姆端着疙瘩汤到前厅,这才晓得宋喜已经走了,任丽娜悻悻道:“幸好你们不是真结婚,脾气这么大的儿媳妇,我可受不了。”

    乔治笙没接话茬,本以为这事儿就算过了,可过了十几分钟,正准备开饭之际,乔治笙起身说了句:“我走了。”

    任丽娜看向他,诧异道:“要吃饭了,你去哪儿?”

    乔治笙面无表情的回道:“还有事儿,你跟爸说一声。”

    说完,也不顾任丽娜的挽留,径自离开老宅。

    他没有提前打招呼叫人来接他,因此出了大门要自己往前走一段路,在经过一个公共垃圾箱旁边,瞥见一个老人从里面拎出一袋东西,乔治笙也是眼尖,几乎是一眼就看到袋子里面装的棉签和碘酒,袋子上的标志他刚刚才见过,不就是宋喜用过的嘛。

    原地停下,乔治笙似是不信邪,一直等到老人把袋子打开,里面是整**的碘酒,整包的棉签,没拆开的消炎药,还有一盒创可贴。

    之前在气头上,他没想到宋喜为何会随身带着这些,直到此刻,他在垃圾箱里面看到,这才恍然大悟,也许她是买给他的。

    别问乔治笙为何这会儿才想到,因为东西不在她包里,被她扔进了垃圾箱,以她对他的讨厌程度,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东西先前就是买给他的,只是他没用过的新东西,她都不肯留下。

    看到老人将这袋东西装进自己包里,乔治笙有刹那间的冲动,想上前把东西要回来,不过冲动终归是冲动,他是疯了才会这样做。

    继续迈步往前走,中途乔治笙拿出shou ji,打给宋喜,刚刚在家里他没办法跟她细掰,现在他必须跟她面对面的把话讲清楚,跟谁俩耍脾气掉脸子呢?看看他的嘴,她就不觉得惭愧吗?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dian hua,暂时无法接通”

    shou ji中传来毫不走心的语音提醒,乔治笙挂断后又打了一遍,这次更快,对方直接给挂了。

    从小到大,乔治笙可从未受过这种委屈,如果说之前他是火冒三丈,那此刻,他唯有怒极反笑了。

    气着气着,乔治笙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宋喜应该是真的忍不了了,不然不会破罐子破摔。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巴不得她下一秒就受不了,赶紧提离婚,可现如今,他忽然觉得有些愧疚,一定是被元宝给洗脑了,总说什么她也很可怜,她也很无奈谁不可怜?谁不无奈?她提出的哪一件事儿,他没给她办妥的?瞧她可怜,他还给她庆生,就连蛋糕也送了,她还想怎么样?

    越想越觉得心里不平衡,乔治笙差点儿想打dian hua叫人去查宋喜现在在哪儿,幸好此时一个dian hua打进来,他拿起shou ji一看,是常景乐打来的。

    划开接通键,乔治笙喂了一声。

    常景乐每天都倍儿高兴,dian hua里面兴致勃勃的说:“哪儿呢?过来啊,我们都在等你。”

    乔治笙心情跟清明一样,淡漠的说:“什么事儿?”

    常景乐道:“那天晚上你让元宝替你,丫一个人赢了我们三家好几百万,你赶紧过来,你手气不好,我们都等着宰你呢。”

    乔治笙面色难看,如果常景乐看见他这副要宰人的模样,八成不会叫个活阎王去给自己收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