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8章 逼到份儿上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任丽娜没有故意用趾高气扬的语气跟宋喜讲话,可偏偏是这种客观的陈述,才更加的戳人心肺,刹那间,宋喜觉的自己的一颗心被挖出来,剖心于众,她已经没了感觉,只呆呆的站在原地。

    任丽娜见状,眼底很快的闪过一抹不忍,别开视线,她边往外走边道:“我叫保姆进来教你。”

    说罢,转眼间就离开厨房。

    宋喜一直没动,仿佛没了心的躯壳,整个人一如行尸走肉,不多时,保姆闪身进来,看着宋喜说:“宋xiao jie,您中午想做什么,我帮您准备一下。”

    短短的几秒钟,宋喜脑中划过千万种念头,不是没想过撂挑子不干,可是她现在甩脸子走掉,后果是什么?活了二十六年,她终于明白,从前之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生活,那是因为有宋元青在,即便她口口声声说,没靠宋元青,但是不能否认,她一直都活在他的庇护之下。

    如今宋元青不在身边陪她,她不能为所欲为,最起码,不能再让他担心了。

    垂下视线,宋喜佯装处理西红柿,实则是遮住眼底即将要涌出的泪水,唇瓣开启,她低声说:“你随便拿吧。”

    保姆去冰箱里面拿食材,嘴上念叨着,什么是太太喜欢吃的,什么是先生喜欢吃的,什么又是乔治笙喜欢吃的。

    宋喜一个不小心,眼泪啪嗒一下坠到菜板上,她赶紧抬手擦了下眼睛,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

    客厅,任丽娜走回去坐在沙发上,脸色不无尴尬,乔治笙平日里只是不爱多话,但他从来都是心思敏锐,见状,他开口问:“怎么了?”

    任丽娜借着剥桔子的动作缓解心虚,嘴上不轻不重的回道:“我就是心软,做不了什么恶人,让她做顿饭都觉着心里不舒服。”

    乔治笙问:“她跟你犟嘴了?”

    任丽娜道:“她敢犟嘴看她那副样子,突然觉着挺可怜的。”

    乔治笙脑海中出现宋喜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儿,沉默数秒,出声道:“你让她做饭,就是浪费粮食。”

    任丽娜说:“就算做一份丢一份也必须做,进了我们乔家的门,还想当宋家的大xiao jie?她爸逼着你娶她的时候,想没想过他女儿会有为难的一天?”

    乔治笙忽然不讲话了,因为心口猛然发闷,喘不上来气儿。

    任丽娜没发觉他的异样,还径自说道:“你别总是惯着她,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爸是有把柄在宋元青手上,但你不欠宋喜的,三年,跟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同一屋檐下,想想我都糟心。”

    乔治笙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伸手去拿烟盒,任丽娜眉头轻蹙,“别抽了,你最近抽烟可比从前勤了。”

    乔治笙没管,还是点了一根,随即起身往外走。

    任丽娜也没叫他,乔治笙迈步往外,在经过厨房的时候,余光不受控制的往里瞥,他看到宋喜的背影,站在案板前,身边保姆跟她说着什么,他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保姆手把手的教宋喜做菜,第一道就是菠萝古老肉,宋喜像个机器人一样,一声不吭,让切就切,让炸就炸,放多少糖,多少醋,听话的一如哑巴。

    虽然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快和不耐烦,可保姆也感觉出宋喜的异样,不敢说太多,能少说就尽量少说。

    第一道菜做完,保姆端出去,任丽娜问:“是她做的吗?”

    保姆点头回道:“是,亲手做的。”

    任丽娜眼底划过一抹轻嘲,“就没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就看想不想了。”

    乔治笙在外面抽烟逗狗,半小时后,任丽娜亲自来叫他进去,说是尝尝菜。

    乔治笙也好奇宋喜究竟做了什么,看任丽娜的样子,好像还挺沾沾自喜,走进里屋,来到饭厅,当他看到桌上卖相不错的四道菜时,他心底的第一个疑问就是,宋喜做的?

    任丽娜把筷子递给他,“尝尝不会做饭的人是什么手艺。”

    乔治笙鬼使神差的接过筷子,尝了一口菠萝古老肉,他发誓,这是他吃过宋喜做的最正常的一道菜,不仅熟了,而且味道还很正。

    任丽娜问他好不好吃,他却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为什么,宋喜做菜不难吃了,他却忽然觉着嘴里面酸酸的。

    母子二人正在饭厅中试菜,忽然保姆从厨房中跑出来,虽然没有急声说什么,任丽娜却扭头问道:“怎么了?”

    保姆道:“宋xiao jie不小心切到手,我找创可贴给她包扎一下。”

    任丽娜闻言眉头轻蹙,她还没等说什么,身旁的乔治笙已经迈开长腿往厨房方向走去。

    厨房,宋喜提着割伤的手指来到水龙头处,打开冷水,冲刷自己的左手食指,她刚刚不小心走神,刀尖直接戳到手指上,刀太锋利,两秒之后才见血,四五秒之后才感觉到刺痛。

    血一下子流出来,吓了保姆一跳,宋喜却是面无表情,唯一怕的就是血滴在菜板上面,恶心。

    她正跟水槽前冲水,身后传来脚步声,宋喜以为是保姆,所以没回头。

    乔治笙看着她受伤的手指,在水流下面仍旧汩汩的往外流血,而她像是没事人似的,不痛不痒。

    眼底一片愠怒,乔治笙走上前,抬手扣住她的左手腕,宋喜一愣,紧接着看清身旁的人,本能的拉下脸,用力把手臂从他掌心中扯出来。

    乔治笙也没想到宋喜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竟然被她挣脱,眼皮一掀,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宋喜刹那间的愤怒过后,马上便回归到波澜不惊,抽了旁边的纸巾裹住手指,掉头欲走。

    乔治笙又抬手抓住她的手臂,这一次,他扣的很紧,紧到宋喜会明显的觉着危险。

    缓缓抬眼看向他,宋喜低声道:“你干什么?”

    乔治笙睨着她,不答反问:“你干什么?”

    宋喜说:“乔治笙,要吵架出去吵,别在你家,当着你家里人的面儿吵。”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无比的平和,目光却无比的挑衅,那感觉就像是置生死于度外,姐现在就跟你就事论事。

    乔治笙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不知是气急还是怒极,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