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笙有喜 第195章 英雄暮年

时间:2017-10-31作者:鱼不语

    元宝来翠城山接乔治笙,坐在沙发上随意的翻看杂志打发时间,等了二十分钟,听到楼梯处传来脚步声,侧头看了一眼,随即站起身。

    只是第一眼没看仔细,只隐约觉着乔治笙唇上有条东西,再定睛一瞧,元宝着实吓了一跳。

    “笙哥”

    过了一夜,乔治笙的嘴唇没有当时那么红肿,可是唇缝处的伤口却越发的显眼,深红色的一道,像是要把整个下唇一分两半。

    乔治笙如花似玉的一张脸上,突然来了这么一条败笔元宝只想知道,谁活腻了敢在乔治笙脸上做文章?

    然而这个疑问刚刚提出,脑海中已经蹦出宋喜的脸,除了她,元宝暂时不做他想。

    乔治笙阴沉着一张俊美容颜,气压明显比往常要低得多,看都没看元宝,沉声说道:“这两天的约能推的推,推不动的你替我去,我先回趟家里。”

    元宝跟了乔治笙这么多年,怎会不知道他这下是真动怒了,明明昨晚牌桌上走的时候还不这样,这几个小时,发生什么了?

    他不敢问,只跟在乔治笙身后,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说:“其他的都好推,盛市长想约你明天晚上见面,不好拒吧?”

    乔治笙脸上的表情,元宝看不到,往前走了几米,听到他不辨喜怒的声音回道:“说我最近家里有事儿,过几天亲自去拜访。”

    元宝应眼底有为难,嘴上却还要说着:“好。”

    乔治笙回了趟老宅,因为任丽娜打dian hua说,乔顶祥一觉起来想见他。

    回到家,乔治笙刚进家门,家里保姆跟他打招呼,看到他下唇受了伤,眼底一惊,紧接着马上别开视线,装作视而不见。

    一来在乔家工作就要守这儿的规矩,不该听的别听,不该看的别看。二来乔治笙的脾气,无论是乔家人还是在这儿工作的人都知道,他自小长得好看,可神烦别人总是偷偷摸摸盯着他的脸看,他会觉得自己是马戏团里的猴子。

    换了鞋,径自往里走,任丽娜闻声从里面走出来,刚说了句来了,紧接着定睛一瞧,马上脸色大变,蹙眉道:“嘴怎么了?怎么弄的?”

    乔治笙面色淡淡,声音也是平淡无波澜的,“没事儿。”

    任丽娜上前抓着他的胳膊,仔细端详他唇上的伤口,又心疼又生气的说道:“怎么没事儿了,你看这伤口深的,你也不怕豁了唇。”

    乔治笙心底焦躁,面上毫无表情的问:“爸呢?”

    任丽娜说:“里屋躺着呢。”

    “我去看看爸。”

    任丽娜蹙眉说:“你爸看见你这样准要心疼!”

    乔治笙还能如何?总不能戴着口罩进去吧?

    棉布拖鞋走在地板上,基本没有什么声音,乔治笙来到主卧门口,敲了敲门,然后推门往里进。

    其实他此举多余,因为一年前乔顶祥已经因身体原因,huo dong不便,只能在床上静养,也做不了其他需要提前报备的事儿,乔治笙是因为习惯,进门之前都要先敲门。

    迈步往里走,拐过门廊往右看,乔顶祥靠坐在床边,下半身盖着湖蓝色的毯子,头发全都花白了,脸上也布满了褶皱,出神的望着某处时,神情呆滞。

    乔治笙心底忽然有些难过,即便他早就知道乔顶祥老了,可偶尔看到某种景象跟画面,他依然会觉得胸口发闷,因为无可奈何,纵使乔家再厉害,依旧有他们无法控制的东西,比如时间。

    走到床边,乔治笙看乔顶祥依旧没有看他,遂出声叫了句:“爸。”

    乔顶祥像是后知后觉,缓缓抬头,对上乔治笙的脸。

    乔治笙拉过椅子坐在乔顶祥腿边,虽然面上没有笑意,可语气却是难得的温和,“妈给我打dian hua,说你想见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

    乔顶祥直直的看着乔治笙的脸,数秒过后,开口说的第一句便是:“嘴,嘴怎么了?”

    乔治笙说:“没事儿,不小心磕了一下。”

    乔顶祥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

    乔治笙小时候特别皮,fan qiang爬树,打架赛车,什么混他干什么,任丽娜都气得不行,唯有乔顶祥哈哈大笑,说这才是他亲儿子。

    乔治笙记得,他六岁那年跟几个堂兄在后院玩儿jing cha抓小偷,他是匪,怕被抓住,所以灵机一动躲到一颗大榆树上,那棵树少说也得有五十来年,两人怀抱那么粗,就以他现在的身高要爬上去都费劲儿,当时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愣是被他窜上去了。

    但是后来被小姑姑家的儿子发现了,当即朝着树上一喊,乔治笙心急,怕被赶来的人抓到,所以一时情急直接往下跳,树杈离地面三四米,他跳下来的时候一个踉跄,脸着了地,再抬头,鼻子嘴都是血,好险没把几个年长的堂兄给吓死。

    那次他也是差点儿把嘴唇给磕豁了,任丽娜心疼的直掉眼泪,可因为是小姑家的儿子,没有人会追究什么。

    想到从前,乔治笙唇角轻轻勾起,出声道:“你还记得呢?”

    乔顶祥也笑了,“记得,你小时候的每一件事儿,我都记得”

    他洋洋洒洒的给乔治笙说了好些小时候的事儿,有些乔治笙记得,有些已经印象模糊了。

    说着说着,乔顶祥忽然眼眶发红,声音沙哑无力的道:“昨晚我做梦,梦见我死了,就剩你一个人”

    乔治笙喉结上下滚动,伸手帮乔顶祥拉了拉腿上毯子,语气如常的说:“梦都是反的,你这不好好的嘛。”

    乔顶祥说:“可我总要走的,到时候这个家,就要你来挺了。”

    乔治笙看着毯子上的花纹,出声道:“我还不想那么早接你的班,你赶紧养好身体,今年你生日,我带你去瑞士,你上次不是说想吃正宗的奶酪火锅嘛。”

    乔顶祥轻轻摇头,“我最近不想吃那些腻的,就想吃点儿清淡的。”

    乔治笙问:“想吃什么,我叫人给你做。”

    乔顶祥道:“疙瘩汤,上次你回来的时候,你媳妇儿做的。”

    乔治笙没想到乔顶祥想吃宋喜做的疙瘩汤,一时间表情僵住,足足过了五秒钟有余,他垂着长长的睫毛,出声回道:“她不是我媳妇儿。”
小说推荐